李修沈梦小说主角 李修沈梦是哪本小说主角

小说主人公是李修沈梦的书名叫《战尊狂婿》,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梦游天际所编写的都市生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五年前他被贼人陷害,导致众叛亲离,他的未婚妻看向他的眼神再也没有爱意,只有刻苦铭心的恨意。五年后,他荣耀归来,成就无上战尊,只为洗清当年那件误会…….

《战尊狂婿》 第4章 送棺 免费试读

帝景酒店,安城顶尖的酒店。

张家老爷子的寿宴就在这里举办。

“云海集团云总,送来一尊玉佛,祝张琨松老爷子寿比南山。”

“安城王家送来一副烟水画,祝张琨松老爷子福如东海。”

……

随着门童报贺,在酒店大厅高位坐着的张琨松老脸早已笑开了花。

张琨松的儿子张楚强,朝众人道:“诸位有心了,感谢你们能在百忙之中抽出时间参加我爸的寿宴。”

张楚强语气故作谦虚,可神态却一副高高在上。

“张先生客气了,能参加张老爷子的寿宴,这是我们的荣幸。”

“张老爷子,你们张家在五年之内,已然成为了安城的一流世家,还望多多关照一下。”

不少人纷纷朝张琨松和张楚强拍着马屁。

张楚强一脸受用,他十分喜欢被众人捧的感觉。

想到五年前,他们张家还是一个二流世家,如果不是成功的扳倒了沈家的沈豪,他们也不能在短短五年内扶摇直上,晋升为成为一流世家。

对于主策划者的张楚强,时常感觉自己实在太聪明了,不仅在那件事中成功抽身而退,还找到了替死鬼。

想到那个替死鬼李修,张楚强嘴角浮现一抹冷笑,那么多年过去了,骨头估计都被江里的鱼给啃完了。

随后和张琨松对视一眼,两人不谋而合的笑了起来。

他们张家注定要飞黄腾达,谁也无法阻止!

见宾客基本来齐,张楚收回思绪,“各位,先落座吧,菜很快就会上来了……”

轰!

张楚强话还未说完,一声巨响从门外传来,随即一件整体通红的物品,砸在大厅中央!

赫然是一副棺材!

原本嘈杂的大厅,顿时寂静无声。

“我家主子送来一副上好的棺木,祝张老爷子早死早超生!”

铁战雄厚的声音传遍整个大厅。

哗!!!

大厅顿时炸锅了。

“**,这是哪路英雄,敢玩这么一出。”

“这不是明摆和张家对着干吗?”

众人议论纷纷……

只见张琨松和张楚强脸已阴沉如墨,死死的盯着门口,眼底已带着浓浓的杀意。

居然有不长眼的东西来他们张家捣乱,那就别想活着回去!

众人也好奇的看着门口。

只见一个面色苍白,身体消瘦的年轻人在一个魁梧大汉的搀扶下,缓缓步入大厅。

见到来人,张楚强瞳孔急剧收缩,不敢置信道:“你……你……”

“我这个本应该在五年前就死了的人突然出现在你面前,是不是很惊讶。”李修神色揶揄道。

张楚强被李修说中心怀,神色瞬间有些慌乱,不过很快收敛起来。

所有人看着这一幕有些不明所以,似乎来人确实和张家有渊源。

这下有好戏看了。

张楚强转而换了一副讥讽神情,“你死活与我何干?”

“你个沈家的叛徒,我只是没想到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你回来就算了,居然还敢来我张家捣乱,那就别怪我张家对你不客气了,也算帮沈家除害了。”张楚强大义凛然道。

此话一出,所有人恍然大悟。

原来这个年轻人是当年沈家那个臭名昭著的叛徒李修。

“这种叛徒人人得而诛之。”

“张先生,我支持你为民除害。”

所有人纷纷附和道。

李修见张楚强倒打一耙,笑道:“好一个为民除害,真是能够往自己脸上贴金的。”

“当初你张家买通沈豪身边秘书,然后栽赃嫁祸到我的身上,真以为这一切能瞒天过海?”

张楚强神色慌乱了一下,刚想开口,就被张琨松抢先道:“哼,满口胡言!”

“你可有证据?”

“证据自然有,不过不是现在公布。”李修缓缓道。

张琨松听到李修的前半句,眼皮一跳,然而听到后半句却笑了起来。

“哈哈,那你就是没有了,我张家是名门望族,不屑去做苟且之事。”

为了避免再生事端,张琨松直接下令。

“来人,把这个沈家的叛徒拿下!”

大厅顿时出现了十几名保镖,朝李修一拥而上。

“我看谁敢!”

铁战魁梧的身影瞬间出现在李修面前,右脚一跺地,酒店大厅内的大理石地板纷纷爆开。

一脚横扫,那些裂开的地板纷纷飞起砸向那些保镖。

“砰!砰!砰!”

所有保镖吐血倒飞而出,骨折声纷纷传出,贯彻整个大厅。

大厅众人目瞪口呆。

这还是人嘛……

一脚就搞定了十几名训练有素的保镖。

只见李修轻轻拍了一下袖口,随后转身走到高台上。

见李修似乎朝自家老爷子而去,张家的人顿时急了。

“李修,你想干什么?你要是敢动老爷子,我不会放过你的!”张楚强威胁道。

“你要是敢动我爷爷,我让沈梦那小娘们死无葬身之地。”

一直未开口的张楚强的儿子,张云一脸恶狠道。

张云不知道现在李修对沈梦还有没有感情,只能死马当活马医,试试威胁一下。

李修对于张楚强的话充耳不闻,然而听到张云的话语,神色徒然冷漠。

龙有逆鳞,触之必死!

沈梦就是他的逆鳞!

“我本就没打算今天动你们张家!”

“可有些人不得不逼我动手!”

话落!李修整个人徒然消失在原地,再次出现时,已经来到张云面前,一手卡住后者的脖子。

“爸,救我!”张云朝张楚强求饶道。

“李修你给我住手!”张楚强惶恐道。

李修淡漠一笑,“就当是利息了!”

“咔嚓!”

清脆的声音响起,张云顿时没了气!

随后一旁的铁战一脚踹飞棺材盖,李修将张云的尸体扔了进去。

刚好派上用场!

“我杀了你!”张楚强见儿子被杀,怒目欲裂。

李修直接一脚踹飞他,随后看向张家其它的人,“当年的事,你们张家在一个月后,也就是沈豪的忌日那天,当着全安城人的面,承认当年的所作所为。”

“你们也可以动用你们的人脉来对付我。”

“总之……你们张家会寸草不生!”

言罢,李修大步离去。

大厅寂静无声,所有人目送李修离去。

“今天的事,你们最好当做没看见,否则我把你们剁碎丢江里喂鱼。”

待李修离去之后,张楚强揉着发痛的胸口,朝大厅内的宾客冷声道。

今天的事发生的太过离奇,他儿子也被杀了,现在只能封锁消息,保留颜面,再做进一步打算。

“送客!”

发生了这档子事,寿宴也没办法举行了。

张楚强大手一挥,所有宾客连忙立场,不敢再做停留。

……

车内,铁战一脸不岔道:“尊座,为什么刚刚你不洗清当年的事?”

此次回来就是为了洗清这个误会,可李修却放弃了这个机会。

“小梦的身体还没好,受不了那么大的**。”

“一个月后,她身子也已经好了,生活也会逐渐步入正轨,再洗清这件事刚好合适。”

李修抽着烟,想起沈梦目光逐渐柔和。

“可等沈小姐知道了事情的真相,难以想象她会有多愧疚……”

李修垂眸,“命不久矣,就要慢慢淡了心中这份感情。”

“她未来的路,我会帮她铺好,到那时候我也该离开了……”

铁战如鲠在喉,久久没说话。

他似乎要将整个世界都给她,以及最后的陪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