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八零小肥妻》小说章节目录(主角乔玉儿傅国伟)

《重生八零小肥妻》在线阅读最新章节:

第1章 跳坝重生

玉儿玉儿啊!

快来人,救命啊!

酷署难挡的深夏,杏花村突然响起一阵撕心裂肺的哭叫声,只见村头那个有半溏浑水的坝里,飘着一包鼓鼓的补丁碎花衣裳。

坐在地上哭泣的刘兰嗓子都要喊破,她一眼就看出来那是她女儿乔玉儿的衣裳。

乔玉儿跳坝了,现在飘在塘子中间不知是死是活,她一个女人家也没法子,只有坐在地上干嚎的份儿。

就在这时候,一个瘦骨嶙峋的青年从远处冲过来,只见他一猛子扎进了浑水里在水中扑腾了好几个来回,终于把乔玉儿拖上岸。

刘兰立刻跑过去一把推开青年,抱着乔玉儿嚎啕大哭起来。

咳咳咳!

乔玉儿醒过来的时候,耳边的哭声炸得她耳朵嗡嗡叫,她张了张眼睛,看到一张饱经风霜消瘦蜡黄的脸,最扎眼的还是对方肩头上那两个显眼的大补丁,再扫一眼周围那些看热闹的人,没有哪个穿的衣服不是补丁摞补丁的。

这是哪?

下一秒乔玉儿终于反应过来,她这是重生了。

睁开眼睛之前,她还和闺蜜站在滑雪山顶峰上,后来发生了什么?

原主的记忆在脑海里被迅速接收,原主名子和她一样也叫乔玉儿,现在抱着她大哭的女人是她母亲刘兰,而在这个八十年代,周围的村民穿着简朴也一点都不显得奇怪。

乔玉儿打小就是眼睛不好使的人,随着岁数渐渐长大,双眼到了几乎啥都看不见的地步。

所有这些信息接收进脑海里的时候,乔玉儿顿时有点懵,因为刚才她张开眼睛的时候确实看到了周围的人,并且看得很清楚,不过现在再看出去,却只能看到众人一个模糊的轮廓。

这血霉倒的,重生在八十年代也就算了,还重生在一个眼睛有毛病的人身上。

此时刘兰完全不知道怀里的闺女睁开眼睛时已然换了芯子,她看到乔玉儿醒过来后就收住了哭嚎,不心疼反而抬手就捶了她背上两下。

死妮子,多大点委屈啊,不就是你小姑说你拿了她的东西吗,这点事情就至于跳坝,你叫你爸我和咋活?

咳咳!

捶得可真重,乔玉儿忍不住咳了两声。

不知道是不是这一咳把堵在胸口的气儿给挣顺了,咦,眼睛又看得清楚。

乔玉儿根据原主的回忆里知道,她这个亲妈刘兰并不是真的心疼她,现在看到她在坝里飘着哭成这样,八成是因为在生死关头,才会激出了那么一点点本能的母性。

要不,咋后来紧接着就给了她两拳呢?

这些都暂时按下不说,现在最让乔玉儿恐惧的是

她很清楚地想起来,原主乔玉儿确实是摸索着走到坝边来,不过她是来摘一种草药的,根本就不是来跳坝,后来她之所以跌落到坝里,是因为身后有人推了她一把。

如果一个有心之人要害一个两眼看不见的人,那简直不要太容易。

乔玉儿知道自己能占据了原主的身体,就说明原主已经被淹死,可这个躲在暗中的杀人凶手是谁?

她暗暗下决心,一定要把对方给揪出来为原主报仇。

我说他婶子,你看玉儿吓成这样,别再埋怨她,孩子一身湿透了快带她回家去,还哭啥啊?

就是,眼睛看不见要是再吓出个好歹来

周围人都看不下去刘兰捶了乔玉儿那两拳。

怪可怜的,跳坝还要被自己亲妈打,亏得有一身膘肉,否则一定疼。

听到村民们说到眼睛,这到给乔玉儿提了个醒。

对了,如果要找到那个凶手,她必须得继续装做看不见。

刘兰听不得村里人对她指手划脚,这会儿便扯了她一把:玉儿起来,咱回家去。

乔玉儿想要起身,发现很困难,手就本能地往一边杵了把措力,感觉扶到一只湿答答的裤腿上,再摸到对方那瘦得跟个麻杆似的腿骨上。

啊哟!

她一借力站了起来。

声音却是从一个男人的嘴里发出来,傅国伟刚救她上来正在缓气儿呢,哪成想乔玉儿来扶他一把借力。

那么胖个身子,可沉。

众人看在眼里都倒抽一口凉气。

乔玉儿不动声色地扫了表情抽搐的傅国伟一眼,小样儿,一个大男人家家的咋那么娇气呢?

等她由刘兰牵着回到老乔家的时候。

乔玉儿才知道刚才傅国伟为啥叫得那么惨。

一个人在屋里换衣服的时候,她总算可以好好使用眼睛把周围土块垒的墙和啥叫家徒四壁给瞧了一遍,同时也可以大大方方欣赏欣赏自己的身体。

肥、圆、粗,三个字用在她身上也不为过。

妈呀,现在她开始担心傅国伟那麻杆腿骨会不会已经断了。

换好衣服乔玉儿沮丧地坐在小破床上,别人重生她也重生,可她倒了血霉的不仅肥还瞎,这

好在!

乔玉儿总算还是从自己身上找到一个优点。

那就是这双眼睛,虽然瞎了十几年,可是眼眸清澈,眼珠黑白分明,说是秋水剪瞳也不为过。

玉儿,换好了没?

刘兰突然推开门进来。

乔玉儿正好凑到土墙那面挂着的镜子前看眼睛,这镜子是刘兰结婚的时候从娘家带来的,栓镜子的红毛线都断了,现在用的是一根不知从哪里检来的细麻绳。

现在尴尬了,你说一个瞎子照啥镜子?

乔玉儿连忙做出伸手在墙上摸索的样子:妈,门在哪?

刘兰呆了呆。

脸色变得很难看地走过去摸了乔玉儿额头上一把:玉儿,你没事吧?

要知道乔玉儿瞎可不是一两天,从她三岁那年开始她的眼睛才越来越差,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们老乔家大房就一直住在这屋。

现在乔玉儿十七岁,也就是说她在这屋里摸了十四年,别说这屋,就算整个响水村她都摸得清楚。

可现在,乔玉儿居然问她门在哪?

这个刘兰能想到的问题,乔玉儿咋可能想不到,她只好顺势说了句:也没啥,就是头有点疼。

听到乔玉儿说头痛,可把刘兰吓得不轻,她可不想女儿即是瞎子又是傻子,心想着可能是刚才跳到坝里真吓出毛病来了。

玉儿,你再想想,再摸摸,妈就不信你连门都摸不到。

刘兰想考验一下乔玉儿。

乔玉儿暗暗好笑,她只能装模作样地乱摸一下:找到了,在哪边。

然后越过刘兰身边走出小木门。

刘兰站在原地:

走到院子里的乔玉儿环顾一下四周,老乔家有一个窄长的院子,他们大房这屋在西南面的最顶头,中间分别是小叔乔实和姑姑乔美的房间,再往当头走,就是乔家二老的房间连着厨房。

老乔家一直没有分家,因为乔玉儿她爸乔忠就是乔家的大儿子,虽然他上面还有一姐姐,但姐姐嫁在同村,所以老乔家养家的重任,实际上大部份压在乔忠的身上。

总的来说现在老乔家老老小小算起来一共有八个人。

可八个人里面在八十年代农村居然有两个胖人,你说这叫啥事儿?

乔玉儿怎么胖的她心里清楚,小叔乔实咋胖的大家心里也明白,但现在乔玉儿实在想不明白,就这家徒四壁的,他们是哪寻摸到的那么多食物来喂他两。

玉儿?

听到乔实的声音,乔玉儿本能地转过头去,不过她的目光做得很到位,依然是一副茫然直视的样子。

乔实今儿穿着一件洗得看不出颜色的衬衣,一米七不到的个子扛着一身瞟肉,给人感觉要是稍不留神,那些瞟肉就会从衬衣上的衬丁里冒出来。

第2章 害人害已

只见乔实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只剩两条缝,一副幸灾乐祸的样子:听说你跳坝,你说你多大点事情就去跳坝,跳也就算了,咋没淹死你呢?

十九岁的乔实在老乔家是宝贝疙瘩的存在,乔老婆子乔桂花曾经是乔家的长女,年轻时候招夫入赘,老了老了得这么个老儿子,自然心疼得跟自己个的眼珠子似的。

长年累月,就造就出一身膘肉,性格小家子气的乔实。

乔玉儿不恼不怒地说:小叔,说起这个我还真要告诉你一声儿,当时我都跳下去呛得半死的时候,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和我说话,你猜他说啥?

乔实果然上当:说啥?

乔玉儿说:那人说,要老乔家一个肥的,但不是这个,是另一个。所以我才又活了回来。

老乔家另一个

乔实眯着眼睛寻思,一会后才反应过来说的是自己,顿时小眼睛一瞪:乔玉儿,你敢诅咒自己小叔,死丫头,看我今儿不给你点厉害尝尝。

平日里他仗着乔玉儿看不见可没少欺负她,在她走过的路面上打草结拌她,要么放根棍子,让她踩到摔倒,要么就是往她的水里加点料。

现在看到乔玉儿突然敢回嘴,当然气得乔实想打人。

这时刘兰才从屋里走出来乔实,你姐呢?

乔实都开始找棍子了,看到大嫂也在,只能气哼哼地说一声:不知道。

刘兰沉着脸立刻往前两步冲着乔美那屋吼:乔美你给我出来,都是因为你胡说八道才把玉儿逼得去跳坝,怎么着现在有胆做没胆认,不敢出来了?

这时破破烂烂的大门口突然冲进来一个消廋的汉子,看上去四十来岁,长年累月的种庄稼让他看上去黝黑却干练。

瞧到对方只冲着自己跑过来,乔玉儿在记忆里迅速找到这个人的定位。

他是原主的父亲乔忠,是老乔家的顶梁柱,这些年来,乔忠明里暗里对女儿百般疼爱,他做到了一个八十年代所有父亲都做不到的努力。

否则,乔玉儿这身肉哪来的?

虽然这身肉让人很苦恼,可是看到真正疼爱自己的人,乔玉儿心里还是一阵小激动。

实际上原主都已经不记得自己的父母亲长啥样子,所以现在,父亲的样子也是她第一次看到。

玉儿,咋啦,你你真跳坝了?

乔忠在田里听到村里人说女儿跳了坝,他连忙把锄头一扔就跑了回来,一颗悬着的心在看到白白胖胖的女儿还站在院子里时,这才落了地。

但想想就后怕,一边问,一边声音都哽咽。

乔玉儿十分感动,但她不能表现出来,只能安慰他:爸,没事,我这不好好的了。

乔忠摸了把泪:没事就好没事就好。

刘兰憋了一肚子的气:都是怪你妹子,要不是乔美说玉儿进她屋偷她东西,她会想不通去跳坝?

她就是偷我东西,咋的我还说错了?

原本乔美那屋一直没有动静。

现在突然拉开门就从里面走出个人来,乔美梳着两条辫子,脸庞有些清瘦,翻过年去就是二十七的人,这个岁数还没有嫁出去,那在农村可就是老姑娘的存在。

她早上去生产队做活回来发现自己的房间门开着,有三根头发夹针不见了,自然就联想到乔玉儿身上,就为这事儿,乔美吵得不可开交。

而胖呼呼的乔玉儿根本就不想跟她吵,她得到坝那边去寻摸些草药。

最近几天天气越来越热,屋里蚊子多咬得弟弟乔小志晚上睡不好,哪知道就在那个时候,突然有人从背后推了她一把。

你说玉儿偷了你的夹针,有啥证据,你亲眼看到了?刘兰火大地指着自己小姑子:我知道你那夹针稀罕,可是玉儿从来不会走窜屋,就算她走窜了她也不会乱拿人东西。

哟,大嫂,你自己的女儿你当然护着,偷没偷你们大房心里有数,这抹面子撂里子的事情就你们最做得出来。

乔美冷笑了一下。

刘兰气得要吐血,她这辈子生下两个孩子,小志聪明好学,玉儿打小就眼睛不好使要弱得多,虽然在她的心里她一直偏向小志。

可如果外人说玉儿当贼,那就是往她这当妈的脸上抹粪,这已经不关乎乔玉儿一个人的事了,所以她一定得把这事儿给掰扯清楚。

这时乔实说出一句来:我说姐,大嫂,你们这么吵有啥用,吵来吵去也没个理儿,不如直接去大房屋里搜搜看,要是搜不到,大家不就都清静了呗。

乔实说这句话的时候眼底闪过一抹狡猾的光茫。

乔玉儿立刻意识到这是一个局。

可那边刘兰却堵气答应:成,那你就去我们大房搜,要是搜到你咋对付玉儿我管不着,要是搜不到,今儿我跟你没完。

看到XF和妹妹闹得不可开交,乔忠实在无奈得不知该说啥才好。

一行人就这样进了屋。

乔玉儿也跟着进了屋,因为她离屋里近,所以转身就走在最前面,刚进去她就睨到那三个黑夹针就放在她的乔麦枕头上。

也就是刚才她换衣服的时候没有留意到这个,否则也不会还放在那里了。

她注意到乔实朝着放夹针的方向看了一眼,心里更笃定是他想害自己。

乔玉儿不动声色地迈步过去挡着枕头,说了句:爸,刚才我跳到坝里时听到一句话,现在想想还害怕呢,我都不敢说第二遍,你问问我小叔。

乔忠护女心切,这就赶忙问:老四,啥话?

到这份上乔实也没有那么大的防备心,他本能地扭头看向哥哥,就在这短短的瞬间,乔玉儿一把将三个夹针抓在手中。

等乔实说了句:我啥也不知道。的时候再扭头,发现夹针不见了。

这是在他眼皮子底下的事情咋可能会不见,乔实皱了眉头问:姐,找到没?

乔美正一肚子的火,她是个急性子,进屋就来个整体大扫视,到没看细处,这会就气呼呼说:没找到。

乔实提醒:找找枕头下。

刘兰冷眼旁观地瞅了乔实一眼。

可是乔美把枕头掀起来也啥都没看见,乔实心想不可能啊,是他亲自放的,而且刚才还看见就在那上面,于是走过去跟着一块儿找。

就称着这个大家都站得近,而且谁也没有留意的时候,乔玉儿把三个夹针装进了乔实的上衣兜里,装完了她还假意拌到了床脚,人不由得朝前踉跄一步,手也恰到好处地推到了乔实的胸口上,然后一把捏住他的衣兜:小叔,这是啥?不会是姑姑正在找的夹针吧?

众人扭头:

每个人的目光都定在乔实的上衣兜那儿。

八十年代的衣服穿了又穿,洗了又洗,布料薄得跟啥似的,兜里装着啥东西自然就都能看出个轮廓来。

乔美冲过去一把将夹针掏出来,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好啊,好你个乔实。

乔实懵得张大嘴巴:不是的,姐,我,我

话还没说清楚,乔美手里随手捡的木棍就朝着他招呼来。

今儿乔美原本打算去相亲,哪知道因为没有这三根夹针,她觉得不打扮打扮没那份自信所以没去成,却没想到原来是亲弟弟在耍她,当然气不打一处来。

而被她追得在院子里东躲西藏顺着粗气的乔实心里有个大大的问号,他感觉就像见鬼了一样,那三根夹针啥时候在他兜里的?

第3章 那个救命恩人

就在这时候,小院门走进两个人来,走在前头鸡皮鹤发的乔老婆子乔桂花进来就断喝:干啥?

只见她吼完了院子里也顿时安静下来,在老乔家,乔桂花的级别相当于慈禧太后,她一向说一别人不敢说二,如果这个世界上还有一个人敢反抗她,那就是她的宝贝老儿子乔实。

此时乔桂花的三角眼里迸出冷光,吓得乔美连忙放下手里的棍子:妈,是乔实拿了我的夹针我才打他的。

妈,我没有拿。乔实一脸委屈。

你还说,夹针就在你的兜里

还有完没完了?

乔桂花干瘪的身躯挺得笔直,再破烂的衣服也挡不住她的气势,她先让姐弟两住口,然后才看向老大一家:我说老大,你就看着他两闹也不管管?

乔忠老实交待:妈,你开啥玩笑,我哪能管得了他们。

而刘兰却低垂着眼睛,虽然先前吵着要为乔玉儿跳坝的事情讨个公道,可是现在婆婆大人登场后,她顿时就蔫头搭脑的啥也不敢说。

果然人啊,就是一物降一物。

乔桂花冷笑一下:老大,不是妈说你,身为长兄,就得有个长兄的样子,他们两是你的亲妹妹亲兄弟,你不管,不叫外人看了笑话?

乔忠呵呵一笑:妈,说起这事儿我正想跟你说呢,乔美的夹针不见了非得说是玉儿拿的,咱玉儿想不通就去跳了坝

哟,还跳坝,就这点心气儿呀?

乔桂花没等乔忠说完话就打断了他。

实际上对乔玉儿跳坝的事情她心里有数,虽然今儿他们不是在一块田里做活,但消息还是传到了耳朵里,现在她把话头给抢过来,就是不想给大房再说这件事的机会。

玉儿,你没死成,改天奶奶去坝边给你叫叫魂儿。

说完这句后乔桂花就吼着乔美和乔实跟她回屋,她有话说。

就这样,老乔家一家子人吵吵闹闹地走远,就好像乔玉儿跳坝这种事情轻微得可以忽略不计。

他们这分明是心虚。许久,刘兰才憋出一句。

行了,回屋吧!乔忠也实在无奈,他皱着眉头往里走,走了几步才发现女儿还站在外边,回头叫了句:玉儿,回屋。

乔玉儿的眸光闪了闪。

看着刚才发生的一切,她心里暗暗感叹,就于乔美和乔实这个智商,肯定不是把她推进坝里的人。

回到屋里乔忠把她拉过去按在一把椅子上:听爸的话,今儿你吓得不轻,哪里也别去,就乖乖呆在家里。

乔玉儿没出声,她看到刘兰的脸色不好看。

爸,我没事。她说。

刘兰便也说:跳也跳了,起来也起来了,现在瞧着是没事,一会把衣服洗洗去。你也是,别整天老叫她坐着坐着,瞧瞧都胖成啥样了。

乔忠说:我不是怕她绊到东西摔了嘛。

乔玉儿看到刘兰给乔忠使了个眼色,又招了招手,乔忠不解地凑近过去,刘兰就小声跟他说:不知道跳这坝会不会对玉儿有影响,她先前跟我说头疼,你说她原本就瞎,要是再把脑子给跳坏了,那咱两这日子还有啥奔头,唉,看来我这辈子,也只能指着小志了。

刘兰能当着她的面说这些小话做这些动作,原本就是当她瞎看不到,乔玉儿没太在意,她只是为原主感到悲哀。

乔忠很显然听到刘兰的最后一句话后有些不高兴,可一个男人家不想跟个女人吵,而且这种话题估计在他们大房吵过也不下百次,现在他只关心女儿的头还疼不疼。

玉儿,告诉爸,头还疼不?

眼前的庄稼汉子一脸疼爱,让乔玉儿心里一暖,她前世就没有父亲,这一世遇到一个好父亲,是她的福气。

乔玉儿摇摇头:不疼了爸。

乔忠还是不放心,他用大手在她头顶上这里按一下,哪里按一下:这里疼不,这里呢?

都不疼,你放心。

乔玉儿看到刘兰瞅了她一眼。

对了,玉儿是谁救上来的?乔忠突然想起这件事。

傅国伟。

刘兰没好气的哼一声。

他?乔忠深感吃惊。

傅国伟是响水村出了名的病怏子,打小身体就不好,从出世就没有父亲,只有他和他妈两人相依为命,因为当年他妈怀他是未婚先孕,所以他们母子两就像傅家大家族里的一个污点,一直被排挤和欺负。

这些年村大队上苦公分,傅国伟都只能做最轻的活儿,苦最少的公分,每天的吃食,大部分还是得靠他母亲。

这样一个人拖着那样一副身体把白白胖胖的乔玉儿救上来,可想而知当时他冒着多大的风险,又得拿出十足的勇气。

可当时,刘兰连句谢谢都没说。

乔玉儿也是这会才从原主的回忆里找到关于一切对傅国伟的认识,以前原主瞎,也没太留意这个人,现在才知道原来人家居然这么不容易。

天呐,她现在越法的担心傅国伟的瘦脚杆,不会被她给压断了吧?

我们得去感谢人家。

沉呤了片刻的乔忠说道,乔玉儿连忙点头:爸,我支持你。

感谢个啥,又不是我叫他下去救的?刘兰很不高兴:就你们两傻了吧唧的还要去谢人家,现在这年月家家过得青红不接,人家不找上门来就得了,咱虽然不会看到人绕道走,但也不至于要傻到上门给自己找事儿吧?我告诉你,你要是敢去,我跟你没完。

乔玉儿看到乔忠张了张嘴,却始终没有说出话来。

老乔家的人物关系就像捧子吃鸡的游戏,刘兰怕婆婆,可回到屋里对自己的男人乔忠就要多凶有多凶,对女儿乔玉儿也从来没有好脸色。

说白了大房屋里,她只看得顺眼自己的儿子乔小志。

看到爸蔫了,乔玉儿说了句:爸,傅国伟对我有救命之恩,咱是得去谢谢人家。

乔玉儿在家里一向没啥话语权,唯一让她感到窝心的事情就是爸爸从田里回来时,会偷偷塞给她些嘴头食。

可是现在,她居然有自己的主意。

乔忠一脸欣慰,女儿真懂事。

《重生八零小肥妻》已经完结,继续阅读记得关注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