盛世暖婚甜入骨主角亿可可司博琛全文精彩内容在线试读

熬夜必看小说《盛世暖婚甜入骨》是您的不二选择,该书是宝宝爱我吧的经典之作,小说内容的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亿可可司博琛的小说讲述了:谁都知道知道司少养了一个宝贝,含在口里怕化了,捧在手心怕摔了,疼的不得了。可是谁也不知道这是个带刺的宠物。亿可可,你敢咬我!别碰我,你不是心里有人了么,哼!看着连自己的醋都要吃的亿可可,男人一把将她抱入怀里。从头到尾我寻的人,只有你,你才是我WIFE。亿可可的心扑通扑通直跳,这男人真是该死的好看,她好像沦陷了,怎么办?…

《盛世暖婚甜入骨》 第18章不喜你身上沾染别人味道 免费试读

到时候亿可可,等我成了邵家的夫人,整死你全看我心情。

另一边,车厢里,低气沉沉,亿可可感觉快无法呼吸了。

司博琛将她拉到了车上便一声不吭,黑着脸坐在那里。

亿可可一脸的郁闷,自己到底是哪得罪他了?

原本想说谢谢之类的话,可是亿可可看着司博琛那张谁欠他钱似的脸,却怎么也说不出口。

正在亿可可准备找点话题时候,听到冰冷低沉的声音响起。

“你就这么喜欢勾三搭四?”

这句话没把亿可可气得半死,原本想解释可是话到嘴边却成了逞强。

“是啊,我就是这么贱,你满意了?”

司博琛眉宇成川,手指紧捏着亿可可的下颌,让她的目光与他对视,“你听着你是我的宠物,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许与任何人眉来眼去,不然我不介意挖了你的双眼。”

亿可可不由地哆嗦一下,那眼眸透着一抹红色的戾气,是真的,这男的恐怕真的会这么做的吧!

回到家,亿可可回到自己的房间,正打算关门,却被司博琛单手阻止了。

“有事?”

司博琛直接推开门,亿可可踉跄一下,差点没站稳要摔倒在地。

果然长的好看的男人都有点暴力倾向!

亿可可嘀咕着。

可是下一秒亿可可被司博琛拉到了洗手间,毫不留情将她直接推到浴缸里。

“给我洗干净,我不喜欢你身上沾染着别人的气息。”

亿可可被推的有些疼,忍不住骂道:“你是不是有病!”

司博琛微眯着双眼,直接打开了喷水头,冰冷的水呛得亿可可直咳嗽,眼睛刺痛的无法睁开了。

“我不介意帮你。”寒气逼人。

眼看着那一双魔爪接近自己,亿可可立刻捂着自己胸部道:“我洗,我洗!麻烦你出去!”

司博琛手指顿了一下,慢慢地收拢:“记得洗干净,若是检查不通过,我不介意亲自来。”

亿可可听到门关的声,揉着乌青的伤痕,是刚刚被司博琛无情推的。

内心有着一肚子的委屈,他干嘛要对自己这么凶,又不欠他什么!

真是可恶,要不是自己有求于他,又何必如此的低三下四。

亿可可逼回了要掉下眼泪,对着镜中的自己凶道:“哭什么哭,哭有什么用!大丈夫能屈能伸!想办法不惹毛他就是了!”

吼了一声,情绪得到发泄,亿可可心里好受了点,洗完之后,听到了冰冷命令式声音。

司博琛扯开了领带,依靠在沙发上:“按摩。”

亿可可乖乖地走了过去,听说老虎发毛,只是顺着它的毛,把它抚平了就可以了。

“过来别让我说第二次。”司博琛手指轻敲着,一下一下极富有节奏感。

而亿可可听着却心惊胆颤,仿佛是一种无形的威胁。

亿可可怯怯走了过去,乖乖地按摩。

你是老大,你厉害。

亿可可敢怒而不敢言地在司博琛的肩膀上按摩,多少次想朝着司博琛的头爆打几次,可是有贼心没贼胆。

司博琛对亿可可手艺倒是很满意,她捏的恰到好处。

“哪学的?”

亿可可敛下眼帘,帘里荡漾无尽的忧伤:“我妈脊椎不好,为她学的。”

司博琛眉尾微动一下,抿着薄唇,并没有说话。

“你若是乖乖地在我身边,我是不会让任何人伤害到你。”

亿可可忍不住翻了白眼,将衣袖拉起道:“是吗?你看看这个。”

司博琛看着已经变紫的瘀痕,不悦道:“谁伤的?”

“你刚刚推的。”

司博琛“……”

不知道为何,看到司博琛吃瘪的表情,亿可可心里莫名的感觉一爽。

司博琛忽然起身,亿可可以为他又要打自己,吓得亿可可双手遮挡住自己的脸。

可是没有想像中的疼痛,只听到拉抽屉的声音。

当她把手放下时,看着司博琛提着药箱走到了她面前。

亿可可有些疑狐盯着司博琛,看样子他是想帮她擦药,可是他有这般的好心?

亿可可有些警惕看着司博琛,就同一只受伤的小刺猬一般。

司博琛看着亿可可如此警备着他,好像他对会她动手一般,他稀罕?啧!

陆司琛的手微顿下,直接将药箱扔给了亿可可:“自己擦。”

亿可可撇了撇嘴,她就知道,他会这么好心,才怪!

亿可可打开药箱,拿出了云南白药喷完之后,打算自己揉,可是疼的她另一只手无法弯曲,试了好几次都不行。

司博琛不由地扶额,这个女人,简直就是笨死了。

当司博琛的手接触到亿可可肌肤的时候,亿可可身体如同触电一般,被一股强大的电流击遍全身。

“别,别碰我。”亿可可不由地脸红。

“别动!”司博琛手一用力,亿可可尖叫一声。

一用力,疼的亿可可又是一声尖叫。

司博琛有点不忍直视,“我说,我只是擦药,你这样会被人误会的。”

“可是真的很疼。”亿可可疼得眼泪水都从眼角流了出来,“你就不会轻点?”

司博琛怔了一下,大概,是他的错觉,有那么一瞬间,他怎么会觉得这只小刺猬竟然有点可爱。

司博琛直接甩开,冷声道:“得寸进尺。”

亿可可被这一甩,手臂更疼了,不仅疼了,还有些微肿,气得亿可可好想怒摔!

这一甩让亿可可项链挂在了衣领口中,而吊坠刚好落在胸口处。

司博琛看着那个吊坠露出的头,不由地伸出了手,他很想看看这个吊坠。

亿可可看着这双手朝着自己胸部袭来,立刻捂住自己胸部,不由地后退几步,大叫:“你变态啊!”

变态两字让司博琛幽暗眼眸闪着红光,戾气浓浓滚动着。

上下打量着亿可可,最后选择放弃,这样的女孩绝对不可能是她!

亿可可抱着药箱离他远点,慢慢地一步一步的移开。

这男人怕不是从精神病院出来的吧?

精神看上去有点不正常。

司博琛:……

弄完后,亿可可看着司博琛睡在床上,想出去再找个房间可是门被反锁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