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策战神完整全文全集精彩试读 天策战神小说免费阅读

《天策战神》小说简介

夏尘江琴是《天策战神》里面的主角,作者是断茄明月,小说主要的讲的是:三年前,他是豪门阔少,却遭人陷害,锒铛入狱。三年后,他沙场归来,满身荣耀,贵为战神,曾经欺压过我的,我必百倍奉还。…

《天策战神》 第13章 一个不留 免费试读

“参见焱国战神们。”

来人正是之前被夏尘吩咐离开的朱武等人。

地面上为首的接机的最高长官也跟着行了军礼,上前说道。

“在下中州海陆空三军总帅空蝉,恭候焱国战神们的到来。”

说着,在胸口比划了一个感谢的手势。

“也感谢夏皇对中州和整个世界格局的庇护。”

“不必了。”朱武打量了空蝉一眼,冷冷地说道:“从昨日后,世上便再无夏皇和镇国战神。”

什么?陆上中州的高级官员和军队纷纷表示震惊。

世上再无夏皇?夏皇出什么意外了?

“怎么回事?”空蝉也惊异的问道。

夏皇可是稳定了世界格局的存在,现在世道和平,不应该陨落啊。

“怎么回事?呵。要怪,就怪你们自家的新兵蛋子儿吧。”

冷哼了一声,朱武将楚家兄弟与军部的资料全部甩在了空蝉的脸上。

丝毫没顾及空蝉的面子。

视线如刀般的锋利。

“我夏皇和焱国庇护中州和世界平和数年,却遭你们老家的人这样在背后捅刀子,你们可真是有种啊,什么都能干得出来。”

身旁其他两位战神也是跟着示意着。

他们这些人可是随着夏尘征战多年,直到一天后,他们也接受不了夏尘辞去镇国封位的事实。

而原因,居然只是因为这些蝼蚁们。

“你自己好好看看吧。”

听着朱武的谩骂,空蝉疑惑的捡起掉在地上的一张张文件页翻阅起来。

上面记录着四位战神收集的密密麻麻的楚家对夏家施压的资料。

尤其是楚天雄抢妻与东阳势力对夏家迫害的事情,看得更是让空蝉有些恼火。

四大家族的事情虽然夏尘说了要自己处理。

但不代表这些人不会偷偷地把记录塞进这些文件内。

这就是程序。

“夏皇就是因为这个..”

空蝉愕然地阅览完,也不禁握紧了拳头。

“这些流氓兵是你们的人,而今天,你东阳的某个蠢师长部下又要借着军部的力量犯上了。空蝉,你应该知道这些该怎么处置。”

沉默了片刻,空蝉郑重地点了点头。

“是,在下明白。”

焱国在夏尘封镇国之位后曾向世人流传着这么一句话。

与焱国为敌或许无所谓,但若是与夏皇为敌,那便是与世界为敌。

P.M.23:00酒店

东阳的马师长?

会宴上的众人们顿时惊呼了起来。

马师长可以算是东阳最有资历和话语权的老牌人物。

没想到楚家还能结识马市长,甚至还能把马师长这种大人物请出来。

看来这个夏尘,注定不会有好果子吃了。

夏尘不是当过兵么,甚至连军衔也会被永生剥夺也说不定。

要知道,这在军人眼里可以称得上是一生的耻辱。

“马师长..?”

夏尘皱了皱眉头看向身旁的昼虎。

“你有听说过这号人么?”

“属下对东阳这边驻扎的势力不熟,没有。”昼虎摇了摇头说道。

“不过今天倒是个可以好好认识一下的机会。”

说着,目光看向人群中挂着几分得意之色的楚家兄弟。

马师长和他们楚家的爷爷辈可是老交情了,有这么个人物镇场。

谁还怕得了夏尘的威慑?

“不过夏皇,你觉不觉得这小子也有点太可怜了吧,还需要拿出老一辈的才能压我们。他自己貌似没什么本事。”

身旁的昼虎不知什么时候点起了烟卷打趣道。

“所以我说了,只会躲在别人身后的他,配不上小琴。”

“你…”

见二人非但没有被威慑到,反而一副云淡风轻的样子。

楚天骄也是略有些意外。

如果夏尘真的当过兵,不应该没听说东阳里马师长的名号。

而楚天雄更是一副气结的样子,原本他想放过夏尘在江琴面前树立起形象。

似乎现在却被夏尘藐视了。

顿了顿,夏尘目光转向了江成文身后有些受惊的江琴平静地说道。

“如果你真的爱他,愿意跟他我也无所谓。可你爱么?”

“我..”

江琴还想说什么,却被楚天雄一把揽在了身后。

“可以,夏尘,,既然你那么不怕死,也别怪我欺负你了。虎雄,阿莫出来。”

话音刚落,两道身影从四大家族酒席角落后的阴影中窜了出来。

身上各带着两道星级的勋章的两个壮汉。

和楚家兄弟一样,这二人也是军部的特种兵。

而且还是中尉级别的。

“他们二人是我军部所认识的老友了,兄弟,不用给我面子,收拾这个家伙。”

一名壮汉点了点头,看向楚天骄。

“天骄,这家伙就是故意来砸场子的,你不应该把他们放进来。”

“我知道。确实失算了。”楚天骄摇了摇头。“麻烦你们二人了。”

“交给我们吧。”

说着,两个中尉拔下了腰间的手枪,瞄在了夏尘和昼虎二人的身上。

“两个中尉啊..年纪轻轻的可惜了。”

夏尘话音刚落,子弹推进的声音随着闷喝的声音同时响起。

其中的一位肌肉男口中猛地吐了一口殷红,瘫倒在了地上。

“阿莫!”

众人还没反应过来,错愕地看向阿莫胸前留下的贯穿的弹孔。

这一切发生的太快了。

甚至眨眼的间隔都不到,这个中尉已经倒下了。

发生了什么?

“夏皇,如果是我带他们,恐怕就要把他们踢出军营了。”

昼虎不知什么时候拔出了左轮,悄无声息的将子弹推动了过去后。

吹了吹升起硝烟的枪口。

而拔枪到开枪的整个过程,在场的众人肉眼甚至都没来得及捕捉。

怎么回事?阿莫怎么那么快就中弹了?

见虎雄扶起了中弹的阿莫。楚天骄骇然地看向夏尘身边的昼虎。

这是经过特种训练的人才有的枪法。

甚至这个枪法还在特种兵的难度之上,上将级别的枪术。

居然在这种地方能看到。

夏尘身边的叫昼虎的这个护卫究竟是什么人?

“如果你的手底下能教出这种兵,那我恐怕要连你一块踢出军营了。”

夏尘视线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阿莫的伤口。

面无表情地说道。

“不用避开致命伤,我说过了,今晚在这个会宴上的人。”

“一个都不用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