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尘江琴小说全文 《天策战神》已上线小说

《天策战神》小说简介

《天策战神》是由作者断茄明月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小说,小说主要人物是夏尘江琴,作者文笔细腻流畅,情感质朴生动,值得一看!这本小说主要讲述的情节是:三年前,他是豪门阔少,却遭人陷害,锒铛入狱。三年后,他沙场归来,满身荣耀,贵为战神,曾经欺压过我的,我必百倍奉还。…

《天策战神》 第17章 被逼婚 免费试读

这也是他们所想问的。

只是碍于面子和官威不敢开口而已。

马师长皱了皱眉看向沈秋红。

夏尘不愿在东阳闹出太大动静,他当然不能暴露对方的身份。

可是从理上,他这边代表军部出面袒护夏尘也确实不占理。

是应该拿出个合理的解释。

“那么,有人问过江小姐究竟到底愿不愿意嫁么?”

昼虎见马师长似乎说不上话,在一旁补充道。

“我们家的这位大人和江小姐的关系在场的各位应该都清楚,如果江小姐是被逼婚,那么我们过来抢人造成了伤亡也算是于情于理吧。”

这下子,会场上众人的目光一时间纷纷投递到了沈秋红身后的江琴身上了。

很显然。只要她说愿意,那么至少今天,夏尘先动手是理亏的。

“我..”

江琴见会场内的众人看向自己,顿时惊讶了起来,显得有些遮遮掩掩的。

而同样惊讶的还有马师长。

看向江琴带着几分打量的眼光。

能让镇国战神倾心的女人..倒是看上去比想象中要平凡的多..

“我..”

江琴在众人聚焦的目光中有些含糊了起来。

她当然想说自己不愿意嫁给楚天雄。

可碍于立场,碍于四大家族与江家的关系。

自然是不能当众袒露的。

否则,与四大家族商业利益上直接捆绑的江成文和他们江家也会受到打压。

可现在在这种场合,很明显她成为了决定性的关键。

可如果说了想嫁,不止浪费了夏尘前来抢亲的苦心。

从今往后可就彻底地成了楚家的过门夫人。

至少在东阳,在四大家族面前,她没有再反悔的权力了。

何况她心里的确还对夏尘存有念想。

“你什么你啊女儿,别忘了我们今天来会场的目的,你只要说出你想嫁就行了。”

见自己的女儿吞吞吐吐的,沈秋红忙在一旁示意着。

“是啊,江小姐。你只要说出你的心声就行了。你放心,今天发生的这一切不会给你带来不好的影响。”

“没错,不用管夏尘会如何,说出来吧。”

四大家族的众人也跟着附议着。

只要江琴能说出来,他们这些老家伙便会找更多的理由和马师长迂回。

甚至往夏尘的身上直接泼脏水。

江琴低下头规避开了众人的视线,微微侧目看向江成文。

只见江成文点了点头,说道。

“爸爸支持你做对的决定。”

意思很明显,江成文也是站在楚家立场这边的。

虽然不知道马师长为何会庇护夏尘,但江家毕竟和四大家族拥有直接的利益关系。

江琴理清了这点后,余光又偷偷瞄了一眼夏尘。

发觉对方也正脸色平静地注视着自己,等候着自己的决定。

一时间,江琴又变得难以取舍了起来。

吸了口气缓缓镇定下来后,抬起头说道。

“其实我不..”

“等一下。”

话音未完,只见夏尘忽然掐断了江琴的意见。

“夏尘你干什么?”

楚天雄怒喝道。

这可是最关键的决定。

一旦江琴站向自己,今天会宴内颜面扫地的可就是夏尘了。

“我说,你们是不是搞错了一件事,我可从来没说过今天只是来抢亲的。”

说着,夏尘目光森然的扫向会场,最后停留在了马师长的身上。

“马师长,军部第二条军法守则你可还记得?如果军部对平民造成强权上的侵压,而平民却无法通过民法军法取得自己本应得到的权益,该如何处理。”

马师长表情一愣,守则下意识地脱口而出。

“根据军方守则,这个时候,平民可以对对方适当的动用暴力伸张。”

“那如果不止侵压,甚至直接见血出人命呢。”

说着,夏尘冷笑了起来。

“如果确实是事实,这个时候,可以不计一切动用任何手段反抗制裁。”

“很好,看来你还清楚。”

夏尘点了点头,视线居高临下的看向会场的众人。

高傲地像个君王一样。

一字一句的说着。

“那么,这些四大家族的兵人不仅吞了我夏家的利益,害了我满门,甚至侵害我姐姐。敢问尊敬的马、师、长,在军令里,我这能不能算是,正当防卫呢?”

如果是中州的任何人这么称呼马师长,他当然都会有几分得意之色。

可夏尘这一尊称,无论如何他都是承受不起的。

而听着夏尘话中刺骨的寒意,一直呆在东阳并不清楚这些家族斗争的马师长顿时也听明白了。很明显,夏尘今天就是过来复仇的。

会场内无论是四大家族又或是楚家.

都曾对夏尘曾身处的夏家造成了严重的伤害。

他们疯了么?

这可是收回世界格局的镇国战神啊!

这几个渣仔怎么能这么做!

要知道放眼全世界,镇国这一封号都是要被奉为最高敬意甚至当成信仰的存在。

这几个家族的畜生居然敢这么对待镇国战神?!

这么对待一直保卫他们国家生死存亡的最大恩人?!

下意识地握紧了右拳,马师长也不再摆出那副军官的姿态。

视线锐利地扫向了会宴内的四大家族。

“如果真是这样,那么这些人不但折损了夏家的利益,甚至丢掉了我军人应当维护的颜面和职业操守。如果查清楚军部对平民造成欺压,于情于理应该斩草除根才对。”

这下子,会宴上的人顿时脸色大变。

再也无法镇定了。

这明显是将矛头指向了他们四大家族。

原本自己在这场会宴上才是受害者的立场一下子反转了。

只见这些老东西们相互比了个脸色,原本和夏尘对峙的此刻也倒戈了过去。

纷纷顺着马师长的斩铁截钉的说道。

“对,确实要查,虽然在生意场上因为夏家的没落,我们确实吞掉了不少的财产。但是害人就太过分了。”

“没错,马师长,你要相信直接残害夏家和夏尘他姐姐的不是我们,我们其实也不清楚其中具体的内幕,还以为只是传闻没放在心上。”

见四大家族的老家伙们变脸比翻书还快,昼虎低哑地笑了笑。

“老狐狸。”

而夏尘倒是平静的看着这些家伙各种展露的精彩演技。

待众人安静了下来后点了点头。

拿起之前扔在会场桌上的名单。

“既然你们都这么说了,那就清点一下吧。看看谁到底才是害了我夏家的罪人。”

一时间,老家伙们一个接一个纷纷跟着色变起来。

夏尘目光瞥了一眼众人的反应。略微阴冷的笑了起来。

“至于刚才那些说自己无辜的和为自己辩护的,现在,可都一个也跑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