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策战神》小说在线免费阅读章节 夏尘江琴小说无删节

《天策战神》小说简介

完结小说《天策战神》由断茄明月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夏尘江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三年前,他是豪门阔少,却遭人陷害,锒铛入狱。三年后,他沙场归来,满身荣耀,贵为战神,曾经欺压过我的,我必百倍奉还。…

《天策战神》 第18章 军事法庭见 免费试读

楚家楼盘所处的地段

消防车的警笛声徘徊在了整个楼盘的四周。

拉起了一道围挡的封锁线。

蔓延的火海整个淹没了楚家势力的楼盘。

火势也越发旺盛地继续向着四周的建筑攀了过去。

奇迹的是,整块地段上只有楚家的建筑和资产遭到了焚毁。

没有任何其余无关人员的房产遭到波及。

“啊,楚家看起来是真的完了。”

透过瞭望镜瞄向下方的火海,

将武装直升机迫降在对面几百码大楼的朱武喃喃地说道。

接通了麦克风。

“你那边怎么样?”

“看起来,那个安排的东阳师长威慑感挺足的,自己家后院着火成这样居然都没有人敢冲下来。”

对面麦克风里的声音答道。

“如果他敢的话,夏皇恐怕也不会让他这么离开吧。被他盯上的人,至今没有一个是活在这个世上的。”

“等这边忙完结束后,我们三个战神就过去接我们的皇吧。”

切断了通讯,朱武视线冷冷地扫了下方被火线吞没的一排排化为废墟的楚家建筑群。

冷笑了起来。

“活该。”

P.M.23:30会宴场内

夏尘漫不经心地翻阅起名单。

念着上面的人名和所犯下的罪证。

每一条可以说放到世面的法律上都要是要牢底坐穿的死罪。

可在场的人却依旧通过各种手段站在了完好无损地在会场里。

而现在,也重新将这些罪恶暴露在了阳光之下。

正如夏尘所说的,在场的人里没有一个是无辜的。

这就像是一场宏大的处刑。

在煎熬与挣扎中一步一步剥开了这些恶人的皮。

每随着罪责的揭露,在场的众人眼皮都要多沉下去几分。

生怕下一个被读到的就是自己。

毕竟这些可都是要烂在肚子里的死罪。

“上官家,吞并我夏家资产共计1200亿,其二少爷上官舆更是直接侵犯了我姐姐的直接罪人之一。”

说着,夏尘视线冷冷地看向上官家席位上蜷缩起来直直打着冷颤的公子哥。

“你放心,我或许会留你一命,但是你身上的每一个零件我不会保证全部都会是完好的。尤其是下面对我姐姐动粗的那东西。”

“嗯,还有就是,上官家可以绝后了。”

说着,夏尘又一次将手上的名单甩向四大家族席位的桌上。

在场的众人在夏尘的威慑下没有一个人敢出声。

更没有人会问夏尘是怎么收集到这些罪证的。

毕竟以家族盘踞在东阳势力,不止民间,甚至官方也都有拉拢帮忙善后的眼线。

这些罪证本就不应该重新出现在世上,却被夏尘一个不落的收集全了。

除了震惊和恐惧外,此刻会场上没人敢产生多余的想法。

只能静静听着对方的差遣及保佑自己不会面临太沉重的处置。

“目前收集到的罪证就这些了。”

夏尘看向一旁脸上阴晴不定的马师长。

“我尊敬的马师长,我只是一介小民,没那么多权力直接对这些人处刑。您觉得该怎么处置这些罪证较好?”

您没有权力?

您若是一句话,整个世界都可以为你踏平这四个家族。

马师长默默想着,也沉默了下来。

有些不敢直视夏尘刺眼的目光。

刚才那张名单里,有很大一部分都是因为东阳军部给予楚家和四大家族放任的权力。

甚至可以说,军部内和四大家族成员暗中勾结的人。

都或多或少成了覆灭夏家的帮凶。

而这其中,就有他马师长的一份。

一想到自己成了侵害镇国战神的帮凶之一,马师长的后背也不禁一阵发凉起来。

这个时候不做点什么,恐怕在镇国战神面前就再也挽不回了。

沉吟了片刻,马师长平静的开口道。“军部与在下,听君尊便。”

一时间,会宴上的众人感觉跌入了冰窖一样。

这是什么意思,这代表无论家族又或是他们个人。

只要夏尘想的话,随时都有绞死他们的权力。

“行。”

夏尘点了点头,目光扫向会场内的老家伙们。

“先带他们回去将属于夏家的一切资产递交转移手续。一周之内完成,之后罪状重的直接由你带走上交到军事法庭,军法处置。”

“罪状轻的嘛..”

见夏尘的目光扫了过来,会宴内家族里的年轻人的心中同时一紧。

这可就是要对他们发落了。

视线缓缓看了会宴上一排排惊恐的表情。

最后停留在了江琴那张看向自己有些惧意的脸上。

顿了顿,夏尘收回了目光。

缓缓说道。“

自行裁掉自己的手臂吧。”

语罢,不再注意会场众人脸上留下的惶恐与愤懑。

看了马师长一眼。

“马师长,没有意见?”

“没有。我会联系军部监视这些人完成吩咐,然后押回军事法庭。”

“那就麻烦你收尾了。”

点了点头后,夏尘径直走向了江琴的身前。

见对方后退了一步,带着几分恐惧感看着自己。

而一旁的楚天雄也在夏尘靠近后原本想上前将江琴护在身后。

却被马师长一个眼神瞪了回来。

那似乎,是警告的眼神。

“怕我么。”

看着眼前仿佛受惊的江琴,夏尘轻声说道。

江琴倒是没想到夏尘会这么问。

摇了摇头。

“没..我只是..似乎觉得现在的你变得有点陌生..”

江琴喃喃地说道。

“你之前认识马师长么,为什么他会那么愿意听你的差遣?”

夏尘摇了摇头。

“不认识,只是之前服军役的时候恰好认识比较几个熟悉的上司,所以马师长才不会站在他们那边。你看,人就是这样。四大家族有了军部的撑腰,才能那么剑拔弩张。”

“我也一样。有了马师长的撑腰后,也才能公开的和四大家族叫板。这就是尝过权力的味道。”

说着,夏尘看向江琴的面庞。

“我和四大家族还有楚家这些人归根到底也是一丘之貉,你怕了么?”

江琴注视着夏尘有些认真的目光。

摇了摇头。

“其次..”

顿了顿,夏尘表情平静地说道。

“我也只是做了一个公民该做的维护自身权利的义务,这个义务,任何人都夺不走,就算连镇国战神也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