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薄少的追妻之路》薄煜城时倾澜免费试读

薄煜城时倾澜是豪门总裁小说《偏执薄少的追妻之路》中的主角,这本小说是由金牌网络作家水澜安精心编写,文章感情细腻、情节流畅,是非常值得观看的,小说故事情节是:再敢逃,我就毁了你!不逃不逃,我乖!薄煜城眼眸深邃,凝视着曾经试图溜走的妖精,当即搞了两本结婚证,现在,如果你再敢非法逃离,我就用合法手段将你逮回来。女孩小鸡啄米式点头,薄爷自此宠妻成瘾,护妻成魔。但世间传闻,薄太太痴傻愚笨、身世低贱、丑陋不堪,根本配不上薄爷的宠爱。于是,全球的十亿粉丝不高兴了,谁敢哔哔我们家女神?世界级的医学研究院跳脚了,谁眼瞎了看不上我们…

《偏执薄少的追妻之路》 第8章 贫嘴 免费试读

女孩的眉越蹙越紧,眼里满是埋怨。

薄煜城的眉心也不着痕迹地一皱。

他刚刚被色所惑,于是便大意忘了这件事,没想到就被时倾澜给发现了……

时倾澜的美眸里添着怒意,将外套脱下,踮起脚尖披在男人的肩上,然后便扣住他的手腕往别墅走。

“澜澜,你把衣服穿好。”

薄煜城紧紧地蹙起眉,抬手便要将外套还给她,侧眸却触到那有些凌厉还满含恼意的目光。

他的手顿住,“晚上凉……”

“闭嘴。”时倾澜美眸斜睨,她没好气地咬了咬唇瓣,“知道凉就给我好好披着。”

薄煜城:“……”

他身体好,是怕她会冷。

但时倾澜态度坚决,微凉的手紧紧地将他牵住,霸气侧漏地领着他加快脚步,从花园通往别墅的路,就好像缱绻了一辈子那么漫长。

男人的唇角情不自禁地扬了扬。

“砰——”

时倾澜指纹打开别墅的门,抬起脚便直接踹开,然后又反腿一踢将它关上。

薄煜城斜眸淡瞥了眼门上的脚印,狭长的眼眸里敛着笑意,“澜澜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力了,我以前怎么没发现?”

他微微低首俯在女孩耳畔,嗓音低哑着打趣道,“你以后会不会家暴我,嗯?”

“再贫嘴,我现在就家暴。”

时倾澜随手弯腰从茶几上捞过遥控器,单手握住指节用力,

“咔嚓——”

电视遥控器它裂开了。

薄煜城不禁低哑地轻笑出声,他接过女孩手里残破的遥控器,指腹轻轻摩挲着,

“以后我不再担心你会被别人欺负了。”

也许,他该考虑一下,若是以后有人被她揍得半身不遂甚至全身瘫痪该如何收尾。

“还贫?”

时倾澜松着指节,微翘的红唇噙着些许威胁般的凉意,“赶紧给我把衣服脱了。”

薄煜城身高少说也有185,披着女孩的高中校服外套,确实有些别扭的违和感。

男人敛眸淡笑,“好。”

说着,他便伸手要去剥女孩的衣服。

时倾澜旋即侧首躲过,向后撤了一步,“我让你脱衣服,你扒拉我做什么?”

“嗯?”

薄煜城尾音微扬,“澜澜刚刚明明说……让我给你把衣服脱了。”

时倾澜:“……”

她又松了松指关节,家暴的心蠢蠢欲动,最后还是恼羞成怒地转身,去拿来医药箱。

回来时,薄煜城已经将校服外套脱掉。

衬衣的纽扣解开,领大敞着,露出精壮的胸膛,以及精致完美的腹肌线条。

薄煜城得寸进尺:“澜澜乖,也让我看看你,你这蝴蝶骨上的月牙形胎记,真的好美啊……”

时倾澜也跟着低头看了眼,胎记确实很美,不过那又怎样呢?好像也没法帮她找到家里人吧?

时倾澜连瞅都没瞅,垂眸取出医用手套戴上,准备着酒精棉球和镊子。

“去沙发上趴好。”

薄煜城没听话,向她面前凑了凑,大掌正准备覆上那拿着镊子的手。

女孩却倏然抬起手来,用镊子尖戳向男人的眼睛:

“我刚刚说,让你在沙发上趴好。”

薄煜城仿佛从她的眼睛里看到杀意。

“澜澜,疼……”

薄煜城抬眸望着女孩,打算再演苦肉计。

时倾澜却不理他,低头,极为认真地在准备消毒用的工具,脸蛋的侧影精致而又完美,抬眸时却吐出一个字,

“该。”

薄煜城:“……”

薄煜城的伤有些血肉模糊。

鲜血将白衫浸染得殷红,纱布更与血肉黏连在一起,看起来触目惊心。

这个蠢蛋,苦肉计也不用这么实在啊!

尽管时倾澜有些恼,但她看着伤口,终究还是心软得一塌糊涂,就连语气也放柔许多,

“你如果实在太痛就跟我说,我会尽量轻点。”

薄煜城狭长的眼眸微微挑起,他用余光轻瞥着女孩,只见那如瓷般的鹅蛋脸满是担忧,眉眼间也尽是心疼的神色。

他角轻翘,眸光里缱绻着无尽的满足:

“澜澜亲自帮我换药,痛也能忍。”

时倾澜手指捏着镊子

仔细认真地用酒精棉球,擦拭着伤口与纱布黏连的部分,慢慢地将浸了血的纱布揭掉,然后再重新消毒上药。

“伤口需要晾一下,不能再敷纱布,公司这几天也别去了,先让闻漠帮你应付。”

时倾澜柔嫩的指腹轻抚着他的背,动作极轻极缓,好似羽毛般撩拨过男人的心尖。

弄好之后将用品收进医药箱,絮絮叨地咐:

“还有,最近动作幅度不能太大,睡觉就只能这样趴着睡,痒也不能挠……!”

她正说着呢,薄煜城却倏然翻身坐起,长臂揽在女孩腰间将她揽入怀里,

“澜澜是在心疼我?”

时倾澜将手抵在两人间,余光瞥见男人的背即将碰到沙发,想推却又不敢,生怕刚处理好的伤,因她的反抗再次功亏一篑。

恼却只能忍着,时倾澜小声嘟囔,“你是我的男朋友啊,我不心疼你心疼谁……”

薄煜城喉间发出低笑声,他微抬首,又情不自禁地轻啄了下她的眉心,

“我是你的男朋友,嗯?”

时倾澜假装生气,“后悔了?”

指尖搭在男人的下颌,轻轻挑起那俊逸妖孽的脸颊,“就算现在想退货也来不及了,我这辈子赖定你了。”

她仰着那明艳娇俏的脸蛋,耀武扬威似的美眸里,潋滟着得意又璀璨的光。

薄煜城墨色的瞳仁微深,逐渐染了些许炙热:

“怎么可能,既然你已经是我女朋友了,那你总不能,一直让我当和尚吧?”

薄煜成话里暗示的味道极其明显,时倾澜一时羞红了脸,她将手指移到男人的唇瓣上,莹白的指腹轻轻抵住,然后微微倾身贴在他的耳畔:

“谁让你不听话弄裂伤口,乖乖忍半个月吧。”

薄煜城抵在女孩腰间的手臂倏然一紧,他将时倾澜往怀里一捞,眼眸幽深,“可是我不想忍了,怎么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