席薄阎司漠全文 主角叫席薄阎司漠的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席薄阎司漠的书名叫《重生军婚夜瑾君斯墨》,本小说的作者是南九茶最新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双强爽宠,闷骚VS纨绔】二度重生,席薄最想做的事情便是对阎司漠宠宠宠!偏偏阎司漠这人最闷骚,以为媳妇儿想离婚、所以处处躲。别人家是媳妇儿被宠上天,在阎家偏生就是媳妇儿宠老公。别人家是抓破脑袋还在找证据破案,结果席薄一出手就是直指凶手。证据?自己找。问原因,笑而不答。南市乃至后来上京,最不想听见的就是阎家媳妇儿说话。问为什么?谁不知那阎家媳妇儿最擅长的便是说啥是啥,一抓一个准,人称乌鸦嘴的言灵师。———阎司漠对席薄恃爱入骨。———若爱是一种病,那他情愿病入膏肓。———若爱是一种毒,席薄便是他唯一的解药。…

《重生军婚夜瑾君斯墨》 第16章 得罪席家的后果 免费试读

吕兴阳连同帐单一并送去吕家,一如席薄意料之中、吕家那位大舅舅立刻让他妈给席老爷子打电话过去。

席薄早就在老宅那边拉黑了吕家几个人的号码,压根就打不进来。

着急之下吕家的人又去了老宅,结果直接被看守在外头的人扔了出去。

笑话,是亲戚又怎么样。

有大小姐的吩咐,他们当然知道怎么站队了。

吕父万般无奈之下又跑来找席薄。

见吗?

当然不。

顺道还给了吕家一点教训,让吕父气得不得不先把钱补上。还有外头那张贴的“吕家人与狗不得入内”差点没把吕鸿老毛病气犯了。

这一补,一千五百万就出去了。

吕鸿虽然给了他钱,那也是从公司里漏税克扣两三年才有的。如今一下付出去,他这个心肝都气得疼。

老子气得直抖,身为儿子的吕兴阳当然也避免不了一顿胖揍。

“你说,你到底对席薄做了什么?!”

吕鸿以为是吕兴阳让席家怒了,于是一回到家就顾不得在床上躺着养伤的吕兴阳、松开皮带就往他身上狠抽。

一千五百万啊…

就这么给了席薄。

吕兴阳被医生诊断说是左腿以后能不能还是个问题:“爸我怎么知道那个贱丫头发什么疯!”

吕鸿可不管那么多,他只知道自己好不容易克扣下来的一千多万就这么送出去了……还有席家那边,老爷子以前还会看在过世的席老夫人的面子上给吕家客气点。

吕鸿的父亲当初能够在南市混到现在这个地步,就算公司模式比较小,但是在南市、谁人不知道吕家和席家攀上了亲戚关系,所以多少会给点面子。

席薄这一招出得极狠。

她让陈叔将人和帐单一并送去吕家的同时压根儿没有收敛,各家稍微一打听就能得到消息知道发生了什么。

吕家得罪席家了!

这个消息和认知让一些早就看吕家不爽的企业早就想吞并或是给他添堵了。

短短的三天,吕鸿的公司遭受前所未有的打击。

现实给了吕鸿一巴掌,他并没有因此而感到愧疚。相反、他对此更加觊觎席家。

一切都是因为席家——

凭什么他们吕家要依附席家才能壮大……为什么席家不能属于他们吕家的?那席薄都是赔钱货、嫁出去与其便宜别人倒不如送给他们吕家。

吕鸿从小被他母亲带大教导,灌输了女孩子是赔钱货、迟早都要嫁出去如泼出去的水的思想,所以他身为席薄的舅舅总是以语重心长的长辈身份自居,然后经常说什么有的没的。

以前是不计较,但现在……不存在的。

她很清楚,吕家人的野心。

“明天我带着你亲自去席家谢罪!”吕鸿这几天因为公司单子取消的事情一再抓狂崩溃,明明之前一个个都是来巴结自己,结果不过是和席家的关系出点纰漏就到如今的地方,甚至还有人刻意打压。

“我不去!”

吕兴阳的脾气也很倔,自己的腿还残着呢,大学他都不去。去什么狗屁席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