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蜜爱:战少宠妻无底线全本资源 孟繁星战薄川完整未删减版

《深度蜜爱:战少宠妻无底线》小说简介

小说《深度蜜爱:战少宠妻无底线》近来受广大书友追捧,主要人物有孟繁星战薄川,是作者溪云起精心创作的热门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呜呜,你混蛋!放手!老婆这么迫不及待,实在是让我受宠若惊。战薄川的手越发不规矩了,气的孟繁星想揍他。…

《深度蜜爱:战少宠妻无底线》 第3章 结果 免费试读

杜近芳被他邪魅却透着寒意的目光吓一跳,想说的话卡在喉咙里,莫名的没底气说下去了。

“怎么不说了?那行,换个人说。”战薄川扬了扬下巴,“不如,你来说?”

孟繁星突然被点名,身子一僵,正对上战薄川妖孽的笑容,没来由心里一慌。

不过,她很快恢复淡定,脆生道,“我昨晚被这对母女下药,买凶意图先奸后杀,好在战少及时出手,就这么简单。”

杜近芳母女听傻了眼,什么?昨晚的女人是孟繁星?那孟微月睡得人是谁?

杜近芳皱着眉头看孟微月,孟微月也是一脸茫然。

昨晚,跟她一起的明明就是战少啊……

“谋财害命,杀人未遂,来人,把这两个女人送到警察局。”薄凉川凉凉开口,修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敲击着沙发扶手。

还不等杜近芳,母女想清楚,很快就有人过来要带走她们了。

杜近芳大惊:“战少,你不能抓我们,孟繁星说谎!”

“战少,昨晚跟你在一起的人是我,根本不是孟繁星!你不要被她骗了!”孟微月急的大喊。

“战少英明,这女人诡计多端,是她想要害我们家微月,故意嫁祸啊!战少,你毁的是我们家微月的清白,不能不负责啊!”

“负责?”战薄川眸光一暗,“你确定要我负责?”

孟微月傻眼了,不知道战薄川这是什么意思,可还是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昨晚跟战少在一起的是我,所以……战少是要对我负责的!”

孟微月心一横,咬牙说。

“好,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问你,我身上有多少伤?”

伤?什么伤?

昨晚黑灯瞎火的她没有看清楚啊,而且她摸那人的时候,他身上光滑的很,哪里有伤?

会不会是战少炸她的,还是说……

她下意识看看战薄川,又看看孟繁星,如果昨晚跟战少在一起的人是她,为什么一大早孟繁星会出现在这里?

孟微月想通了什么,瞬间脸色惨白。

可到了这种时候,就是弄错了人,也绝对不能承认。

孟微月脸上红一阵白一阵,即便她再蠢,也知道接下来的话不能乱说了。

而事实上,战薄川压根懒得理她说什么,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孟繁星身上,娇娇嫩嫩的可人儿,好想咬一口。

舔舔唇,战少果然是个不委屈自己的主儿,“过来。”

孟繁星很想无视他,可战薄川的视线实在是太过狼性,她不由抗拒的后退两步。

战薄川怎么能允许自己的小猎物距离那么远,轻轻一勾手,就把她整个人圈在怀里了,修长的手指细细密密的划过她娇媚的脸颊,“这结果……舒服了吗?”

舒服了吗?!

这句话,他说的极其暧昧。

这个臭流氓!

她娇嗔的瞪战薄川一眼,小脸爆红。这男人是撩她上瘾吗?这个**!

“要不判个死刑玩玩?”战薄川锐利的凤眸闪过一抹玩味,成功让孟繁星抬眸看他。

他挑眉回望她,嘴角带着邪笑:没错,他在等她求她。

孟繁星吐血,这男人就像是个对猎物十拿九稳的猎人,不着急吃下去,坏心的把他的小猎物玩弄于鼓掌,而且还很享受。

感受到孟繁星的控诉,战薄川潋滟的眸色闪烁着戏谑:求我啊。

杜近芳母女眼睁睁看着战薄川跟孟繁星一起,心里恨得不行,小妖精就是小妖精,这么快就把战薄川收服了。

不行,这件事情决不能这么结束。

“你可不要被坏人骗了啊!我女儿被你污了清白,你不能不负责……我们微月好好的一个大姑娘,现在还怎么嫁的出去?”

“被我污了清白?”战薄川眸色骤沉,雍容的面容阴冷的横过去,“再给你一次机会,那你告诉我,我身上最显眼的那道疤在什么位置?”

什么疤?

孟微月慌了,如果说之前她还信誓旦旦的以为自己睡的是战薄川,可这会儿越发不确定了。

看看战薄川身形,再想想昨晚那男人,好像真的……弄错了!!

完蛋了,完蛋了,现在该怎么办?她惊恐的不行,一直抓着杜近芳的手。

“说!”

阴鸷,冷酷,狠劣,凶残。

孟微月要吓死了,现在认错还来不来得及?不不不,这是她好不容易抓住的机会,不能就这么放过。

“肚子上,腰上……不不不,也许是胸前……”她越是紧张越是慌乱,红着眼眶看杜近芳。要是被战薄川确认她们在污蔑他,她和妈妈会不会死的很惨?

杜近芳就奇怪了,这有什么不知道的,总不能睡了一晚上什么都不清楚吧?

她皱眉,看向孟微月。

孟微月紧紧咬着唇,一脸心虚。

杜近芳对这个女儿再熟悉不过了,瞬间就知道事情出了问题,可能怎么办?已经这样了,只能硬着头皮撑下去。

无论如何,她的宝贝女儿必须嫁进战家!

何况,战薄川到底睡了谁,这事儿谁能说清楚,只要她一口咬定就是孟微月,闹到战家,战薄川也未必能顶住战家长辈的压力。

“战少这是什么意思?黑灯瞎火的,又是那种情况下,我女儿害怕又绝望,怎么可能注意那么多?”杜近芳到底是比孟微月手段高,心理素质好,这话说得猛一听居然还真是听不出半点毛病。

“战少,我们孟家是没有战家家大业大,可是发生了这种事情,如果战少不给我们一个说法,这事儿没完!”

啧啧,杜近芳还真是不要脸到底了,孟繁星表示佩服。

孟微月见杜近芳硬生生让自己站稳了脚跟,虽然害怕,可为了嫁进孟家,还是咬牙配合道,“战少,我不是逼着你负责,就算你瞧不上我,可也不能被孟繁星蛊惑,这么冤枉我们啊。”

她哽咽,楚楚动人的看看战薄川,最后悲愤的视线落在孟繁星身上,“姐姐,我妈辛辛苦苦养你这么多年,不求你感恩,可你怎么能这么狠心,想要害死我和我妈妈?你想要攀高枝,嫁给战少,我可以让给你,但你不能昧了良心啊。”

孟繁星狠狠抽了抽嘴角,就差为孟微月的演技鼓掌了:全世界都欠你一座小金人。

她嗤笑,既然这对是彻底不要脸了,她也没必要非要给她们扯块遮羞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