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偏执薄少的追妻之路》小说全文免费试读 《偏执薄少的追妻之路》最新章节目录

火爆新书《偏执薄少的追妻之路》是水澜安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薄煜城时倾澜,书中主要讲述了:再敢逃,我就毁了你!不逃不逃,我乖!薄煜城眼眸深邃,凝视着曾经试图溜走的妖精,当即搞了两本结婚证,现在,如果你再敢非法逃离,我就用合法手段将你逮回来。女孩小鸡啄米式点头,薄爷自此宠妻成瘾,护妻成魔。但世间传闻,薄太太痴傻愚笨、身世低贱、丑陋不堪,根本配不上薄爷的宠爱。于是,全球的十亿粉丝不高兴了,谁敢哔哔我们家女神?世界级的医学研究院跳脚了,谁眼瞎了看不上我们…

《偏执薄少的追妻之路》 第3章 报仇雪恨 免费试读

茗城高中。

久无人迹的旧教学楼,经过大火与爆炸后已经成为废墟,破败的墙面轰然倒塌,周围的绿化也受到影响而被烧焦,残破不堪。

沈如瘫坐在地上,望着眼前的废墟哭得梨花带雨。

“妹妹,你怎么能这样不听……就算你跟我置气,不想拿骨髓救我的命,也不该将我带到这种地方乱来,反倒是拿你自己的生命开了玩笑啊……”

明哲将她抱在怀,柔声安慰说不是她的错。

周遭议论纷纷:

“我没听错吧!校花的意思是……时倾澜本来是想要纵火杀她,结果却引火烧身?”

“我之前就听说校花生病,时倾澜的骨髓恰好能配上,偏偏就是不愿意帮忙,献点骨髓怎么了,至于这么自私还想杀人吗!”

“沈如雪家里收养这种狼心狗肺的白眼狼,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了……”

周遭舆论全都向着沈如雪,邵明眼瞅着戏演得差不多了,便要怜惜地将她给扶了起来。

“雪儿,你身体本就不好,再哭下去会出事的,

回家吧,你为她做的已经够多了”

沈如雪装模作样地从地上起来,个人几乎都靠在邵明哲身上,弱禁风的样子,把坐在树杈上看热闹的时倾澜看笑了。

她把手里吃剩的果核准确无误地砸到邵明哲身上,接着纵身跃下,瞬间出现在沈如雪和邵明哲眼前。

一袭红裙包裹着她细腻如雪的肌肤,亦更将那娇美的脸蛋衬得仿佛白瓷,女孩本就肤白貌美、唇红齿白,又笑盈盈地从天而降……

“鬼……鬼!鬼啊——”

沈如雪尖叫一声,脸色唰一下变得惨白,差点便一**跌坐在地上。

“我的好姐姐你在怕什么呢?”时倾澜红唇浅笑,漫不经心地向她逼近着。

沈如雪牙齿都在打颤,“哲哥哥,你……你看到她了吗?她不是死吗!为什么我还能看到她?”

沈如雪抓紧邵明哲的手臂,“是我出现幻觉了吗?”

她亲自跟着她一起教学楼的!

她亲眼看到她没有出来的!

她怎么可能还活着…怎么可能!

沈如雪想到这些,冷汗更是瞬间便浸透衣衫,转身便慌乱地想要逃走。

时倾澜当然不会给沈如雪这个机会,腾出一只手洋洋洒洒地挥了些令人四肢酸软的粉末。

“啊——”沈如雪旋即软得跌倒在地。

时倾澜满意地望着眼前这幕,红唇噙着的笑意更深,蹲下身来,手肘撑在大腿上单手杵腮,歪着脑袋望向沈如雪。

“我亲爱的好姐姐,以前你对我意打骂也就算了,可是现在却想要我的命,那就过分了。”

“你,你想干什么!”

“不干嘛,就是想让你受到应有的惩罚而已。”

时倾澜满意地拍拍她脸,凑过去小声地说:“还有啊,邵明哲那种渣男,你若是要就随便拿去,反正是被我丢掉不要的破鞋,就当做是垃圾赏赐给你好了啊。”

“记得好好享受你现在拥有的。”

“毕竟,我怕你活不了太久了呢……”

沈如雪听到这番话,心里的恐惧更是无限放大,将她的精神逼到几近发狂的程度。

“时倾澜,你到底是人还是鬼!不不不!你是鬼!你肯定是鬼!”

“你说的这些事都不是我做的!是你自己要进那幢楼的,是你自己倒霉才死掉的!不是我做的……不能怪我的!

沈如雪两只手臂胡乱挥舞着,像个疯子似的不断为自己辩解,直到赶来的警察将她带上警车:

“沈同学,接到举报你与这场火灾有关,麻烦跟我们走一趟接受调查吧。”

“不……你们不能抓我!你们没有证据!”

邵明哲眼睁睁地看着她被带走,他惨白的脸上挤出一抹笑,“小澜,沈如雪做的事情我都不知情,而且你还深爱着我不是吗,你肯定不会……”

邵明哲正准备伸手去碰时倾澜,女孩却蓦然擒住他的后肩陡然用力狠狠地拧了一下,随即便听见“咔嚓”一声骨响!

“小澜,你……”男人脸色惨白,不可置信地看着眼前的女孩。

她竟然徒手,把他的手臂掰断了!

时倾澜依旧巧笑嫣然,单手捏住邵明哲的肩,另外一只攥住他的手腕,凑近时嗓音含笑。

“邵明哲,我可是颜控呢,像你这样的丑东西,怎么可能入得了我的眼?”

“以后别再四处散播我爱慕你的谣言,否则下一次,就不知道让你断哪里了。

音落,她傲然地转身离开。

红色的裙摆在空中扬起一抹弧度,让之前讽刺呆笨痴傻、丑陋不堪的人倒吸一口凉气……

容貌倾城,身姿妩媚,那红裙在修长白皙的双腿间摆动着,只留下一抹霸气的背影,和在同学们脑海中挥之不去的盛世美颜!

这般姿态样貌,又怎可能会是之前传说中邋里邋遢、蓬头垢面的丑女!

……

时倾澜愉快地哼着小曲离开茗城高中,正准备履行约定乖巧地回家,却倏然被一群身着黑衣的男人给拦住了去路。

为首的闻漠面无表情地看着她,“时小姐,薄爷特意吩咐我们来接小姐回家。”

“我自己走行吧……”时倾澜红唇轻撇。

但闻漠显然不信她的鬼话,“时小姐,我没有闻乐那么好骗,您还是恕我无礼吧。”

……

到达别墅,时倾澜下车时还带着气,闻漠不仅强行将塞进车里带回来,还顺手搜刮走了她身携带的各种伤人工具!

这么不近人情的保镖,有机会一定要好好地治他!

小心眼嘀咕的时倾澜走进别墅,突然听见一声惨痛的哼声。

定睛一看,却是薄煜成趴在沙发上,后背一片狼藉,似乎是受了非常严重的伤。

时倾澜的心微沉,“这是怎么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