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小财妃》完结版免费阅读 《农门小财妃》最新章节列表

《农门小财妃》小说简介

崔谨言安子墨是《农门小财妃》里面的主角,作者是喵家小白,小说主要的讲的是:21世纪,经营花店的崔谨言,意外身亡下,穿越到不知名的大梁王朝,成了个乡野农家,被休小弃妇。三餐不济,家徒四壁,前任婆婆登门撒泼,各路奇葩亲戚,更是纷纷登场刁难。好在她一双巧手把花种,莲子莲藕做糕点,还有那玫瑰牡丹将花店开。就在她赚钱赚到手发软,数钱数到嘴抽筋时,却被扯进世子府,稀里糊涂拜了堂。崔谨言手一伸,成婚好说,先把欠我的救命之恩,兑成银子交上来。…

《农门小财妃》 第17章 怜香惜玉 免费试读

薛盈盈心机深沉,无论是哭泣,还是说出来的话,全都有着明确的意图。

反观崔谨言,就有些神经大条了,甚至直到此刻她都完全没意识到,自己的言辞犀利,已然变成衬托薛盈盈美好大度的踏脚石了。

就见崔谨言,这会已经强行将薛盈盈,扯住她裙罢的手给拉开了,有些难以适应的边退边说道:

“你这人哭哭啼啼的做什么,说到底我到现在,都没碰你一下,重话也没说上半句。明明是你们欺辱上我的家门,怎么现在好像我欺负了你薛盈盈似得。你能别再我屋里哭了吗,赶紧给我走人。”

虽说崔谨言,来自现代,这权谋诡计她根本就不擅长。

但是她也不傻,下意识就觉得薛盈盈现在的哭泣,不但瞧着心烦,对方似乎还在酝酿着什么她看不透的心思。

若不将人赶紧撵走,崔谨言总有一种马上要出事的感觉。

似乎为了认证,她猜测的确实没错一样。

只见薛盈盈在面对驱逐,哭的更加梨花带雨不说,接着更是起身来到了安子墨的身边,摇摇欲坠的柔弱说道:

“公子既然住在谨言姐姐这里,想必定然是姐姐信任的人,盈盈求你替我说句好话,规劝姐姐不要在同我薛家生气了。为此小女愿意长跪在外面的院子里,给谨言姐赔不是。”

薛盈盈这番颇识大体,又诸多忍让的话一说完,果真一副要去篱笆院里跪地请罪的姿态。

只是才一转身,薛盈盈忽然柳眉轻皱起来,嘴里发出痛苦的咛喃声,整个人就一副悲伤过度,在难承受的模样,向后仰着直接昏了过去。

只是薛盈盈这昏倒的角度,选的可是精准无比,好巧不巧的正好是向着安子墨怀里栽去的。

而安子墨下意识,自然伸手就将薛盈盈给接住了,望着对方挂满泪珠的脸颊,他不禁微微焦急的轻唤道:

“薛姑娘醒醒,你可能听到在下讲话,这好端端的怎么还昏倒了,看来我得赶紧带你去就医才成。”

薛盈盈忽然昏倒,崔谨言也被吓了一跳。

但是脑海里的记忆,却时时刻刻提醒着崔谨言,昔日在薛家时,她但凡违逆薛盈盈的意思,没按她的吩咐办事。

这个小姑子,就立刻哭哭啼啼的去寻冯氏,或者对薛丛文说崔谨言欺凌于她。

接着薛盈盈话说到一半时,十次有八回都会弱不禁风的昏迷过去,最终崔谨言自然是被打骂一通。

等到冯氏,或者薛丛文一走,薛盈盈就会立刻笑吟吟的睁开双眼,警告崔谨言下次最好乖乖听话。

否则凭她薛盈盈的手段,可以随时叫崔谨言吃尽苦头,却又无处伸冤。

所以眼瞧薛盈盈,又来老一套,装昏都装到安子墨跟前来了。

崔谨言可不是个,逆来顺受的软柿子,就见她生气的冷哼一声,边活动手指,边凶巴巴的说道:

“薛盈盈你又装昏扮可怜,但是我和安子墨,可都不是薛家人,谁也不会可怜你的。所以收起你那假惺惺的把戏吧,要不然我并不建议,在你的浑身上下,狠狠的捏上几下,到时吃痛之下,我看你还装不装得下去。”

这世间本就没有那么多巧合的事情,薛盈盈会昏的如此恰到好处,其实正如崔谨言说的一样,这些不过都是装出来,博取同情的把戏而已。

所以根本什么事都没有的薛盈盈,在感觉到崔谨言的脚步声,正在向着她靠近过来。

可薛盈盈,这会倒在安子墨的怀里,正少女怀春着呢,自然不想被坏了好事。

因此就见薛盈盈,当即露出昏迷呓语的模样,可怜楚楚的说道:

“谨言姐姐……别,你不要打了,都是妹妹的不好,我知道自己错了……求……算我求姐姐了,你就原谅我吧。”

薛盈盈这副做派,就像在昏迷里,崔谨言还在欺凌她似得。

当即走到近前的崔谨言,不禁瞧着更加来气了,伸手向着薛盈盈的胳膊就要掐去,因为她实在受不了对方,这装腔作势的侨情模样了。

可谁成想崔谨言伸过去的指尖,连薛盈盈的衣服边都没碰到呢,就被安子墨抬手给拦住了。

“谨言,你这是作甚,莫非你真想动手去掐薛姑娘不成。你应该也瞧见了,她因为觉得羞愧见你,已经悲从心来的昏了过去。如此善良柔弱的女子,你怎么忍心在去伤害她呢。”

根本就没想到,安子墨竟然会拦住她,等到崔谨言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不禁怒火中烧的说道:

“安子墨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别忘了若非是我,你现在早就被歹人抓走了。可如今你竟然为了这么个白莲花,拦我的手不说,言下之意还说我狠毒没人性是吧。果然你们男人都一个德行,但凡这女人梨花带雨的哭上几声,在柔柔弱弱的往你们怀里一躺,你们这心啊就变软了,连带得脑子都像被驴踢了似得,真昏假昏也分辨不出来了。这么懂得怜香惜玉,那你赶紧抱着薛盈盈从我家门里出去,到时你想怎么照顾她都成,我只求眼不见为净。”

安子墨闻言,不禁露出无奈的神色叹了口气说道:

“谨言好好的,你怎么还恼上了,就算要赶我走,你先帮忙把我的佩剑取来可好。”

崔谨言为何会穿越到,大梁这鸟不拉屎的穷乡僻壤,住进这四面漏风的茅草屋里。

说到底还不是因为崔谨言的男朋友,被别的女人迷魂了头,背着她都把婚给结了,婚礼争执间害的她跌倒丧了命。

而她占据的这副身体的原主,不但与她名字一样,两人的遭遇也是何其相似。

那薛丛文寒窗苦读,一朝高中,马上就另娶她人,害的崔谨言受不住闲言碎语,只能上吊了结性命。

因此对于装腔作势,擅长扮可怜,博取男人怜惜之情的女子,崔谨言岂止是厌恶,简直是打心眼里恨的牙根都痒痒。

她本以为安子墨虽是个古人,可是却能接受她男女平等的观点,应该是与别的男人,有所不同的。

所以眼瞧安子墨,竟然也吃薛盈盈这套把戏,崔谨言也说不出来是为什么,她觉得无比失望的同时,心里更是难受的厉害。

此刻她只想将安子墨赶走,再也不愿看见对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