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爱豆对家隐婚后txt百度云 齐柚原明鹤免费阅读

《和爱豆对家隐婚后》小说简介

主人公叫齐柚原明鹤的小说叫《和爱豆对家隐婚后》,本小说的作者是凤阿凤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夏日烦闷,蝉大声叫着。太阳火辣辣的烤在地上,沥青路被晒得冒白烟,刺眼的阳光顺着破洞的遮阳棚向下倾泻,暑气从各个角落渗透,热的人睁不开眼。广角影视城。这里被成为东方好莱坞,是无数演员梦想的起点。…

《和爱豆对家隐婚后》 第5章 吃饭 免费试读

原明鹤心情有些复杂。

想了会儿,直接将名单合起来放到一旁,情绪不高,又有些犯困。

好歹还记着这是付工资的节目,面对镜头的时候露出浅淡笑容,认认真真的自我介绍,走了流程。

表情管理无可挑剔。

原明鹤话不多,坐在另一边的季机也有些沉默。

即便如此两人依旧引发了弹幕一顿疯狂的刷屏。

【我的妈耶!世纪同框!】

【竟然是真的?我看到热搜的时候还以为骗人溜粉的,竟然是真的?这个节目怎么做到同时请到两人的?!】

【啊啊啊啊看到男神了!原明鹤好帅好帅,今天状态依旧这么好!】

【我还是好奇这个节目组到底怎么同时请到两人的。】

【别好奇啦看看前几天热搜,再看看选手名单,然后再结合一下工作室撤热搜不否认的行为,一切尽在不言中。】

【**是莫小渔的功劳吗?真的假的?】

【滚啊别倒贴了!】

原明鹤看不到弹幕,就这么平静坐着。

等齐柚出来后,他稍稍抬了下眼。

先前他对齐柚的印象不过是体贴、温柔。

今天灯光打下,原明鹤忽然发现自己这位新婚妻子长得还挺漂亮,眼睛大睫毛长,就是眼神有些飘忽,偷看了好几眼导师席。

很快演技直线式下跌。

不知道为什么,原本还算不错的演技变得僵硬,台词念的磕磕绊绊,走位走错,该笑的部分还哭了起来,嗷嗷嗷呜呜呜的听得人耳朵疼。

“这演员怎么回事,之前还挺好的,演到一半简直换了个人。”旁边老戏骨感叹了句。

原明鹤扯了扯嘴角,没说话。

弹幕同样一片批评——

【看她履历都是没上播的剧我就觉得不对,果然有骚操作!】

【这演技和履历怎么报名成功的?进来抬咖的吗?】

【表情好不自然啊,整容了吧。】

最后齐柚的分数不算高,擦线及格。

季机作为齐柚的意愿选择,第一个评价齐柚,他唇红齿白爽朗少年郎形象,非常官方的点评了齐柚。

“还有待改进。”

齐柚第一次在台上和爱豆说上话,紧张的快哭了,脸颊泛红咬了咬下嘴唇:“我、我会努力的。”

季机笑着露出一口白牙和小酒窝。

齐柚的心跟着抬了起来好想大声尖叫,她磕磕绊绊说:“老师,我——”告白到一半,齐柚突然想到原明鹤也在导师席上,不得不含泪将所有激动摁下去,“我没什么事。”

季机温润如玉的笑了笑:“好的,不过有的时候努力没有用,是看天赋。”

齐柚心都碎了。

自家爱豆竟然说这种话!而不是浇灌鸡汤!——真的太有道理了,毒鸡汤只会让人白费力气,自家爱豆的话才是正确的!

“但也不能过早放弃哦,坚持很重要。”季机又补充了一句,还给齐柚比了个心。

齐柚眼前顿时雾蒙蒙一片,觉得自己来到了花海,整个人荡漾又快乐,幸福无边,好想沉浸在这种快乐之中永远不要醒来。

然而美好幻境很快被打破。

因为季机没有选择她当学生,是原明鹤大发慈悲收下她的。

齐柚真的完全没想到原明鹤会在这,表演途中看到原明鹤的时候,她差点心脏骤停,现在即便有准备,可看到原明鹤的脸,齐柚依旧浑身僵硬,几乎是同手同脚,慢吞吞的走到原明鹤边。

好几秒后,她才憋出“谢谢老师”四个字。

原明鹤视线在齐柚脸上停顿了会儿,眼神复杂,缓慢的应了一声。

比到这里,第一期节目顺利收尾。

比赛结束后,节目组安排导师和学生们一块吃饭。

夜间的场地吵吵闹闹的,非常热闹。

桌子拉成四个长条,仿照霍格沃兹食堂模样,窗外是柔软的暖风,刮着树叶或是玻璃窗,间歇发出沉沉弹奏的摇篮曲调。

一桌子学生凑到一块聊天,大声表白四位导师,有上前要签名的要合照的,还有各种吹嘘声夸赞声彩虹屁,把场地气氛炒的无比活跃。

原明鹤喝了杯茶敷衍应付着。

等人少了点,他想到之前的事情,去看齐柚。

齐柚正躲在角落里,角落只有她一个人。

她穿着长裙和亮漆搭扣小皮鞋,仙气飘飘,安安静静坐着,气氛十分安逸。

可就在她保持安逸心态的时候,原明鹤突然走过来了。

“齐——”原明鹤叫齐柚名字。

第二个字还没念出口,齐柚条件反射性的躲到了桌子底下,速度快到只留下一道残影。

“……”原明鹤挑眉。

齐柚躲下去后,立马意识到自己反应过激。

毕竟原明鹤这张脸对她的冲击太大了。回想几小时前,在她快快乐乐以为自己远离原明鹤,马上能接触到爱豆的时候,突然发现原明鹤就坐在导师席里!距离自己就这么几步!现在还成了自己导师!

能不崩溃吗。

齐柚委屈地进行心理建设。

顺完气后又默默钻出来。

原明鹤淡淡问:“你躲什么?”

齐柚干笑:“我……手机掉地上了。”

原明鹤看了眼齐柚放在桌子上完好无缺的手机,以及空荡荡的细白干净的手。

“……”齐柚知道自己没骗过原明鹤,只好又找了个理由,努力挤出一个亲切笑容,“其实我是怕我们单独在这聊天被人拍到,会对你影响不好。”

原明鹤沉默了一下。

齐柚连忙补充:“我俩的事情被爆出来倒是没事,可网上喷子多,要是奶奶看到了,肯定心里不舒服。”

原明鹤倒是没想到这个问题。

“谢谢,我以后会多注意。”他顿了顿,“你好像挺懂这方面。”

齐柚:“……”

天天追星控评反黑做数据,那必然懂啊!

“没。”齐柚抿抿唇,软声说:“也没很懂,只是稍微了解过。”

原明鹤直接坐到了桌子旁边,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和别人聊过天,这会儿竟然破天荒的脾气不错的和齐柚也客套起来。

齐柚心里不断催促原明鹤快滚蛋,表面上不敢露出半分,小心翼翼应付着。

旁边人可能看两人是师生关系,齐柚先前表现的太差,还以为是原明鹤在给差生打预防针,没人联系到这两人已经开始聊家长里短了。

客套到一半。

原明鹤突然问:“听说填导师意向的时候,你选了季机?”

“……”

如同巨石砸进平静湖面,齐柚懵了。

这要怎么回答!

齐柚大脑空白了一瞬间,脑中回忆起自己黑过原明鹤的种种行为,呼吸顿时不太顺畅。

沉默好几秒,她回了回神,开始编理由。

“我随便选的。”

“是吗?”原明鹤低头笑了笑,“我听说你说这俩字的时候,语气特别开心。”

“……”那个工作人员卖她。

齐柚神情不自然,嘴角的弧度变得僵硬,努力压抑住内心背叛爱豆升起的痛苦。

“我当时没想太多,就想着……抱大腿。”

原明鹤面不改色:“另外两位老师似乎更厉害些。”

齐柚:“……因为季机的名字,念起来,方便,简单。”

空气凝滞片刻。

原明鹤悠悠地回:“确实是。”

齐柚内心流泪忏悔:崽啊妈妈对不起你,以后新专辑一定加购两千张补偿你呜呜呜。

原明鹤抬了抬眼,一副还要问什么的样子。

齐柚再也无法忍受这种折磨。

她压下痛苦,和和气气开口接着说:“而且我那会儿不知道你要来。”

原明鹤低声:“嗯?”

“如果知道你也会来的话,我肯定选你,还选别人做什么。对吧……”

像是怕原明鹤不信。

齐柚停顿两秒,声音压得低低的,挤出两个字:“鹤神。”

“……”

这回轮到原明鹤不自然了。

他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虽然经常被人这么喊,可从齐柚口中喊出来的似乎不太一样,即便这两个字轻的听不清,像是咬着牙漏出的风,依旧让原明鹤内心产生了点异样。

这位新婚妻子,未免太能撒娇了。

又沉默了几秒,原明鹤淡淡的说:“以后和那人保持距离。”

齐柚不怎么乐意,装着好脾气问:“为什么?”

原明鹤:“我和他,关系不好。”

齐柚:“……”

坊间传闻竟然是真的?!自家爱豆果然被原明鹤排挤!

近距离,一手瓜。

真**啊。

……

结束饭局,齐柚连忙上微博确认,确定两人凑一桌的事情没被人拍到,也没被人发散后,缓缓松了口气。

但很快看到了原明鹤的其他消息。

是和莫小渔相关的。

先前吃饭时候,莫小渔上前给原明鹤敬酒,两人有短暂的对视,还有比赛时候也有几秒对视。

这几张照片被发到网络,营销号带节奏说:两人同框照片真的好登对,而且原明鹤竟然还收下了莫小渔当学生,难道真的是为了莫小渔才参加这个节目的?

虽然粉丝不断控评。

但许多路人看多以后,表示有点信了。

莫小渔团队还趁机买了和前队友对比的通稿。

软文中,她的前队友全是抢资源最后孽力回馈的恶人,只有莫小渔身处困境,但是坚强的绽放出芬芳,如今发展的比前队友们更好。

评论纷纷吃起了瓜——

【听说莫小渔前队友最近和她参加同个节目?】

【叫什么啊?】

【这题我会!叫齐柚!两人以前同个团队的,散团时候还阴阳怪气过莫小渔,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

【哇这么精彩!】

【是啊是啊,现在两人都在参加我演技真棒。不过莫小渔有靠山,齐柚啥也没有,谁混得好谁混的差一目了然。】

齐柚看到这些评论没什么感觉,但是李冬梅气炸了。

一连打了好几通电话,骂了好几句莫小渔,骂完后又开始怪齐柚。

“你也太不争气了,就这么让她蹬鼻子上脸吗!不是早就和你说了多做点准备,你表演成那样,果然被她找到机会营销。”

齐柚想到比赛的事情,也有点不是滋味,深深叹了口气。

李冬梅又骂:“你还好意思叹气!”

齐柚说:“那我也没办法啊。”

谁能想到原明鹤竟然出现了,在台上看到原明鹤的时候,她被吓的差点魂魄飞出来,能继续背台词已经很不错了。

李冬梅说:“反正气死我了,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你是带资进组的,还知道你以前欺负莫小渔,这是典型要拿你祭天啊!”

齐柚还在想追星的事情:“嗯……”

李冬梅突然语出惊人的来了一句:“要不你去勾引原明鹤吧!”

齐柚愣了:“什么?”

“莫小渔现在最得意的就是傍上原明鹤,你要是把原明鹤抢过来,她就只能哭了!哈哈哈哈。”

齐柚:“……”

朋友你冷静点。

齐柚没同意这件事,李冬梅气的又开始骂人。

挂断电话,齐柚有些烦恼。

她是为了逃避原明鹤才来参加比赛的,现在一来就瞧见原明鹤?

同时追星路上还多了一座迈不过去的山,那她还在挣扎什么,要不退赛吧。可转念想到自家爱豆曾经说过的“人不能半途而废”,最后还是决定再挣扎一段时间。

后面几天都是选手拿剧本自己排练。

齐柚拿的依旧是《御行》。

她想和几个同队的一块对戏,但大家对她都不算热情——小圈子爱抱团,这几天莫小渔一直在齐柚面前找存在感。

明面上总是客客气气,礼让齐柚。

大家都以为齐柚真的把莫小渔欺负出心理阴影,大部分人都站在莫小渔那边,跟着一块排挤齐柚。

齐柚对此也没什么想法,她有其他想干的事情。

马上就是季机出道五周年纪念日,追星群的姐妹正在商讨怎么为季机庆祝,等着纪念日的时候一块送过去。

齐柚想到自己正好和季机同个节目,跑去和熟人确认了,得知可以将礼物送给经纪人之后,齐柚有些激动。

毕竟是五周年!多么庄严又神圣的事情,当然要送爱豆最好的礼物!

想了想,齐柚连忙去订了一款橙色宝石纯金雕刻的胸针,并且让设计师加急镶嵌上“五周年”的字样。

拿到胸针的第二天,齐柚踩着小高跟,开开心心去找节目组,希望节目组能帮忙把礼物送给季机的公司。

想到季机可能会戴上自己选的礼物,齐柚开心的要飞起来。

——

和选手们相比。

节目四位导师的工作比较轻松,时间也更为宽裕。

原明鹤最近还有其他通告,来节目组指点学生,按照流程走完工作内容,正准备回去。

然而刚走到电梯,便瞧见不远处,自己那位新婚妻子朝着自己走来。

不宽不窄的走廊中央,金色光芒溢入玻璃窗,将人投影拉长。

原明鹤测身望去,瞧见齐柚今天换了一套新套装,打扮的漂漂亮亮的,手上似乎郑重地捧着一个小盒子,脸上更是带着慈祥……嗯?慈祥?仔细看的话,似乎还散发着母爱的光辉。

他稍稍扬眉。

等齐柚一脸神游地走近后,原明鹤抬了抬嘴角询问:“你这是……要去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