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馨四爷 暗香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主人公叫温馨四爷的书名叫《清穿皇妃要娇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暗香创作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穿来清朝,温馨基本上就绝望了!在这个清穿多如狗,主子遍地走,前有李氏恶虎拦路,后有年氏步步紧逼,还有福晋四处放火,想要安安逸逸的过日子,简直是难如登天。论想要杀出重围,安稳度日,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四四一本正经表示: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爷让你安稳一辈子!温馨泪奔:四爷,求不约!撩了你,更绝望啊。…

《清穿皇妃要娇养》 007:歪门邪道 免费试读

正院里福晋瞧着王顺成只带回来一碗面,就有些不高兴了,这不是在爷面前失礼吗?

王顺成自知差事完成的不好,不等福晋降罪,自己立刻在主子爷面前请罪说道:“膳房里这会儿还未备午膳,说来也巧了,听竹阁的温格格正要了刀削面,奴才去的时候刚出锅,孙一勺就先送了这个过来。”

福晋听到这话,面上的笑意浓了些,王顺成是个会办事儿的,这样一来,这碗简陋的面合了主子爷的胃口,那就是膳房会办事儿。若是不合主子爷的胃口,那也是膳房的不对给四爷吃格格瞎折腾的东西,是温格格的不对。

自打四爷进了门,眉头就一直紧皱着,福晋心里也是忐忑不安。

她跟四爷做了这么多年的夫妻,可依旧看不透他的心思。

此时,顺着王顺成的话茬,似是聊家常般的轻声说道:“这个温格格就爱些稀奇古怪的吃食,这段日子可把膳房折腾的不轻。这碗面瞧着也稀罕,跟咱们寻常吃的竟是不一样,爷若是不喜,不若休息下,一会儿膳房那边的饭菜也就送来了。”

白色的面片浸在红色的汤汁里,鲜香的味道扑鼻而来,嫩黄的豆芽,清脆的菜叶,连夜赶路进京的四爷,犹豫一下,还是拿起筷子夹了面片放进口中。

蔬菜的清香,海带的鲜味,再加上嫩滑的牛腩,那一片薄薄的面片裹着鲜美的辣油入口即化,这滋味简直是,爽!

一大碗刀削面下肚,额头上吃出一层薄薄的汗珠来,四爷只觉得出了这一身的汗,疲惫尽去。

命人备了水沐浴更衣,四爷就要立刻进宫见驾,临走前,看着福晋吩咐道:“晚上不用麻烦了,爷要进宫,府里的事情福晋有心。”

福晋原本要问一句,晚上要不要摆个席面给四爷接风洗尘,听到这话,只要咽了回去,恭送四爷离开。

人一走,福晋自己也轻轻地松了口气,以前弘晖还在的时候,他们夫妻还能聊聊孩子,可现在孩子也没了,两夫妻坐在一起,除了吩咐家事竟是无话可说了。

罗嬷嬷瞧着福晋这样子,心里也着急。

福晋性子严谨,做事端正,可不像是李侧福晋那样娇媚不要脸会哄人,能讨得主子爷欢心。她有心劝一劝福晋姿态放低点,柔软些,可是想想福晋的性子,这话只得又咽了回去。

“主子爷心里还是福晋最要紧,一回来就先来看您,李侧福晋那里几个孩子呢,主子爷也没工夫去看一眼,福晋也该宽心一二。”周嬷嬷只能这样劝道。

福晋闻言神色果然宽松几分,是的,她是四爷的正妻。看,四爷回来首先要见的就是她,就是李氏是个侧福晋又生了几个孩子,主子爷也是要先放一放,她这个嫡妻的体面,主子爷还是维护的。

这会儿主子爷直接出了门,李氏那里怕是又要生气了,想想福晋竟觉得有几分开心。

她跟李氏斗了这么多年,心里一直存着一口气,吐不出来,咽不下去。

“把主子爷的话传给各院,晚上就不用来正院了。”福晋说着这话,嘴角都勾了起来。

周嬷嬷忙应了一声,李侧福晋那里她是亲自去的,去的时候,李侧福晋正梳妆打扮,身上的衣裳也换了,听了周嬷嬷的话,脸立刻就黑了下来,“是主子爷的意思,还是福晋的意思?”

周嬷嬷挺直脊梁,依旧笑着说道:“自然是主子爷的意思,福晋原是想在正院摆一桌给主子爷接风洗尘,可主子爷身负皇差,又兼旅途疲惫,这才不许设宴。侧福晋放心就是,主子爷得了空自然会来看大哥哥跟二阿哥的。”

听着周嬷嬷这戳心的话,好像主子爷到她这东院,就只是因为孩子似的。

“有劳嬷嬷关心,替我给福晋请安,就说我身子重,改日再去给福晋请安。”李氏看着周嬷嬷走了,手里的玉梳“啪”的一声扣在桌子上,碎成了两半。

她身边的大丫头玉娇连忙把碎了玉梳收拾了,开口安慰道:“主子何必生气,您若是生气,这才趁了正院的心。主子爷去正院只是给福晋的体面,历来都是如此,您又何必生气。”

“也是,正院那里惯会抖威风,生了大阿哥多年都没再有孕,主子爷可不就是不待见她。她呀,就是命好,得了个福晋的名头。”李氏嗤笑道。

“主子说的是,如今最应该防着的是听竹阁那位,福晋那里倒是没那么要紧。”

反正是个不得宠只剩下名分的福晋,自然不如新进府颜色正娇媚的温格格威胁大。

李氏听着这话柳眉一竖,那温氏倒是有福气,她这里正想着再折腾一回,主子爷就回来了。

这回要下手,怕是要仔细些。

“膳房那边的事情打听清楚了?”李氏问道。

“奴婢细细的打听过了,说是温格格爱吃,又是在南边长大的,送去膳房的好些点膳单子,孙一勺都稀罕的紧。”玉娇也是不得不服气,这个温格格真是不能小看。

做厨子的,可不就是稀罕没见过的食谱吗?

这一招真是不动声色的就抓住了孙大厨的要害,真是不知道温格格是运气好,还是心机深。

李氏一愣,没想到还能这样,简直是……歪门邪道!

可偏就合了孙一勺的脾性。

玉水此时掀起帘子进来,手里捧着新衣裳进来,笑着说道:“针线房那边总算是把衣裳赶出来了,今儿个晚上正好主子穿了给主子爷看呢。”

李氏的眼睛落在那衣裳上,神色间难免带着几分得意。

晚上总是要主子爷来她这里才好,至于福晋那里,反正截人也不是头一遭了。

她不怕!

东院里忙成一团,此时听竹阁却是格外的悠闲。

“格格,您真的不准备准备?”云玲劝说道,虽然不太可能,但是万一主子爷要来呢?

“准备什么?”温馨随口回了一句,这府里有福晋,有怀孕的侧福晋,四爷怎么可能回府的第一天撇下嫡妻,撇下宠妾到她这里来。

这样的梦,还是不要做得好。

人啊,得活得明白点,才能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