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穿皇妃要娇养温馨四爷 暗香做主角的小说

完结小说《清穿皇妃要娇养》由暗香所编写的穿越架空类型的小说,主角温馨四爷,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穿来清朝,温馨基本上就绝望了!在这个清穿多如狗,主子遍地走,前有李氏恶虎拦路,后有年氏步步紧逼,还有福晋四处放火,想要安安逸逸的过日子,简直是难如登天。论想要杀出重围,安稳度日,怎么破?在线等,挺急的。四四一本正经表示:来撩我啊,撩到就是你的,爷让你安稳一辈子!温馨泪奔:四爷,求不约!撩了你,更绝望啊。…

《清穿皇妃要娇养》 008:这么嚣张真的没有问题吗 免费试读

与温馨的淡定相比,后院其他的女人心思可就多了。

福晋那里安稳如山,就算是四爷再宠李氏,也不会落了正院的颜面,丝毫不担心今晚四爷的去处,便是不去正院,也只会歇在前院。

李氏那里只是琢磨着想个什么借口,能把主子爷从福晋那里抢走。

宋格格就沉默多了,知道四爷回府,也只是高兴了一瞬,就安静下来。

耿格格那里却是心思浮动,她跟温氏刚进府的时候,主子爷就连夜出京办差,可现在回来了,她跟温氏就有了出头之日。

她知道自己相貌不如温氏,但是总不能进府就被死死的压下去,至少……至少也得让主子爷进她的院子,她在这府里才能有一席之地。

一院子的人心思各异,四爷回府的时候天已经黑透了。

苏培盛跟在四爷身后进了府,小心翼翼的大气也不敢喘一声,主子爷想了办法去督建热河行宫,就是为了躲开皇上拘禁索相站队一事。

哪里想到,出去了快俩月,回来就撞枪口上了,这也真是……运气不好。

屋子里四爷正在运气写大字,脸黑如铁。

“议论国事,结党佞行。”

“天下第一罪人。”

“不知感恩,心无愧疚。”

皇上斥责索额图的这些话在脑子里不停的闪过,他今日进宫的时机不巧,正逢太子跪在乾清宫外为索额图求情。

在直郡王跟太子之间,他素来跟太子的关系更近一些,此时更是不能撇清,等候召见的时候,只能陪着太子一起跪了。

陪着太子跪,倒也不觉得委屈,可是为了索额图他觉得憋屈。

就索额图做的那些事情,只是拘禁在宗人府,他都觉得轻了。

若不是看在已逝的仁孝皇后的面上,哪里就这么便宜了他。

可太子还是要为索额图求情。

他是支持太子,可是却瞧不上索额图的行径,为了避免卷入漩涡,这才主动请缨督建热河行宫避开。哪里知道,运气这么背,躲了这么多日子回来,还是撞上了。

想起跪着的时候自己劝太子,太子却跟他说道:“老四,孤……不能不求,你不懂。”

不懂?

想起这俩字,四爷简直要气炸了。

心怀怒气,笔下的字简直是要破纸而出,太锋利了。

看着这一笔字,四爷深吸一口气,搁下笔,将纸揉成一团,放在烛火上点燃,看着它烧成一团灰。

“苏培盛!”

“奴才在。”苏培盛连忙进来行礼,“爷有何吩咐?”

“去福晋那里说一声,爷宿在前院。”

“是。”苏培盛连忙应了就往后院走,心里琢磨着主子爷还是给福晋体面的,不去福晋那里总会让他知会一声。

路过东院的时候,苏培盛的脚步停也没停直接过去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温馨起来梳头的时候,云玲就喜笑颜开的说道:“格格,昨晚上亏得您早些就睡了。主子爷根本就没进后院,歇在前院了。”

还是她们格格聪明,亏得没等。

温馨颇有些意外,“歇在前院了?”

“是。”应了一句,又压低声音道:“奴婢打听到,昨晚上东院的灯光三更才熄了。”

听的出云玲话里的奚落讥讽之意,李氏打压听竹阁,她们对她自然是心存不满的。

别的也做不了什么,但是看个笑话还是很开心的。

等到三更才熄灯,看来李氏是盼着四爷去找她呢。

温馨得了这个消息自然也是高兴的,李氏处处看她不顺眼,她自然不希望她得遂心愿,越发张狂的为难自己。

她就是这么小心眼。

雍正后宫的女人比起康熙,比起后头清朝的皇帝们真是少的太多了,因此就有史学家言说雍正不重女色。

现在想起来就有一种诡异的认同感,出差快两个月,哪个男人不希望回来抱得美人鸳鸯帐里同眠。

放着一窝子美人不顾,居然乐意孤枕独眠。

这个四爷,真是跟她想象中的大不一样啊。

“格格,今日要去正院请安,不如穿这件姜黄色的衣裳吧?”云秀抱着一件衣裳进来开口问道。

“换那件淡青色的。”温馨笑着说道,“今儿个这么热闹的日子,我怎么能抢了李侧福晋的风头。”

伸手将云玲给她插的一件鎏金蝴蝶钗取下来,换了素银嵌米粒大宝石的簪子,真是一点也不打眼了。

云秀有些替格格委屈,倒是云玲想的开,就道:“格格说的是,这个时候跟李侧福晋正面对上必然是要吃亏的。等以后格格有了宠,总有腰杆直起来的时候。”

温馨不爱穿花盆底,只踩着一双软底绣鞋,施施然的往正院走去。

到了的时候,李侧福晋还没到,宋格格跟耿格格已经到了。

宋格格也就罢了,跟往常一样素色的衣裳,倒是耿格格今儿个难道穿了一回水红色的旗装,头上的钗环是鎏金镶白玉的钿子,耳朵上戴着一套的白玉耳坠,真是……耀眼生辉。

耿格格瞧着温馨进来之后,就浑身不自在起来,脸色也有些难看。

她原以为今日温馨必然会卯足了劲儿的打扮自己,这才想着不能被对方压制下去,哪里知道……竟会是这样!

温馨瞧着耿格格的神色,心里倒是松口气,看来这位也有沉不住气的时候。

还没跟屋子里的人打招呼,李侧福晋就带着人呼啦啦的到了,还没进门,就听到前呼后拥的声响传来,架子真是摆的足足的。

李氏一进门,包括宋格格跟耿格格都连忙起身行礼。

李氏轻哼一声,本想着寻温馨的麻烦,但是却被打扮鲜亮的耿格格给吸引去了目光,脸色微沉。

“耿格格今儿个真是打扮的漂亮啊,这是做给谁看呢。”

李氏坐下后,就毫不犹豫的对着耿氏开火,温馨心里松口气。

原想着遭到这待遇的一定是自己,哪里想到耿氏今儿个出了个昏招,倒是替她吸引走了李氏的憎恨。

耿格格的脸都白了,捏着帕子的手指都白了,连忙说道:“奴才不敢。”

“不敢?”李氏冷哼一声,“就你这张脸,擦再多的粉,穿再好看的衣裳,又有什么用,有这样的花花心思,倒不如想想怎么侍奉福晋呢。”

这话如此直白,温馨真是惊呆了。

这个李氏简直是又刷新了她的三观,这么嚣张真的没有问题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