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是崔谨言安子墨的小说免费阅读 崔谨言安子墨为主角的小说

独家小说《农门小财妃:世子太能撩》由喵家小白所编写的穿越架空风格的小说,主角崔谨言安子墨,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21世纪,经营花店的崔谨言,意外身亡下,穿越到不知名的大梁王朝,成了个乡野农家,被休小弃妇。三餐不济,家徒四壁,前任婆婆登门撒泼,各路奇葩亲戚,更是纷纷登场刁难。好在她一双巧手把花种,莲子莲藕做糕点,还有那玫瑰牡丹将花店开。就在她赚钱赚到手发软,数钱数到嘴抽筋时,却被扯进世子府,稀里糊涂拜了堂。崔谨言手一伸,成婚好说,先把欠我的救命之恩,兑成银子交上来。…

《农门小财妃:世子太能撩》 第12章 男女平等 免费试读

对于风餐露宿多日的安子墨来说,此刻能喝上一碗热米粥,已经是件足以叫他,在满足不过的事情了。

因此他忙从火炕上,坐起身相谢道:

“锦上添花人人会,雪中送炭却难寻,如今崔姑娘这一碗清粥,半碟小菜,在我安子墨眼中,足以媲美这世上任何的珍馐美味了。”

安子墨是地地道道的世家贵族,礼仪涵养,自不必多说。

可是他手臂有伤,本想郑重的拱手道谢,却不料扯动伤口之下,惹得安子墨下意识的痛哼了一声。

而崔谨言还以为,安子墨伤的不轻,连握碗的力气都没了。

她的骨子里,本来就压根,没把女训女戒,这些封建东西放在心里。

所以崔谨言很随意的往炕沿上一座,盛起一勺热粥,微微吹凉些,就递到了安子墨的嘴边说道:

“行了吧你,既然伤口没好,那你赶紧好好坐着,我喂你吃饭吧。谁叫我把你奄奄一息的捡回来了呢,所以我就好人做到底吧,快点张嘴把粥赶紧喝了,你好躺下养伤。”

安子墨从小到大,在记忆里,也就被生母辽王妃,小的时候手把手喂过东西给他吃。

如今他都二十好几的人了,望着崔谨言的小白爪子握着粥勺,递到他面前的这一幕时。

安子墨没来由的,竟然脸颊发烫,难为情到只能用一阵咳嗽,来缓解自己的尴尬了。

而崔谨言见他咳嗽了,还以为他伤势复发了呢,赶紧又是端水,又是给他拍背的,弄的安子墨老脸一红,更加不自在了。

虽然安子墨,完全可以自己拿起碗吃饭,如此尴尬的局面,也能得以缓解。

但是望着崔谨言,清澈毫无杂质,充满关心望向他的目光时。

安子墨舍不得,这种被关心照顾的感觉消失掉,因此最终他厚着脸皮,尴尬的笑笑说道:

“在下手臂受伤,的确行动不便,如此就麻烦崔姑娘了,还得你亲自喂我吃饭。若因此有损了姑娘的清白之名,你放心,我安子墨必会负责到底的。”

这安子墨,到是责任心极强,可在瞧往他嘴里,不住塞去米粥咸菜的崔谨言,却大大咧咧的摇着头,满不在乎的嘟囔道:

“你们这的人啊,什么都好,就是太古板,思想也墨守成规的厉害。男女授受不亲嘛,这些我当然懂了。但不过是坐的挨近点,你行动不便,所以我就好心的喂个饭,除此之外咱们清清白白的,这有什么可损害声誉的,我也没打算叫你负责。毕竟人这辈子,也就匆匆几十年,活的有吃有穿就够了。来到你们这种,思想环境与我熟悉的一切,相差了十万八千里的地方,我就没打算嫁人。否则一想到天天只能呆在家里,不能抛头露面,一辈子只能围着相公孩子打转,活的毫无意义,我都觉得可怕,这哪里是人过的日子。”

虽说现代社会里,也有为了家庭牺牲自己,做了全职太太的女性。

但是至少她们是被尊重的,正常的交际生活,也不会太多的被干涉。

但是崔谨言别看才穿越到大梁没多久,可是这些封建社会下的女人,在家从父,出嫁从夫,夫死从子的可怕思想,简直把她吓得,连嫁人的念想都不敢有了。

而这副身躯的原主,更是个活生生的悲惨例子,好好的姑娘家,没有追求自由恋爱的权利也就算了。

十几岁就被卖去当童养媳,做牛做马,好像一条命都不归自己了似得,这哪里是人过的日子。

崔谨言这套言辞,虽然在她看来,根本就没错。

可是对于男尊女卑,已经根深蒂固的大梁王朝来讲,真可谓是惊世骇俗的言论了。

万幸安子墨性格不错,也听得进去百家言论,不是个刻板认死理的人,否则换成是旁人,就凭崔谨言这番话,把她当异类架在火上烧死,或者直接沉塘,省得伤风败俗,那都是有可能干得出来的事情。

而在瞧安子墨,反倒饶有兴趣的喝着粥,细细的将崔谨言的话琢磨了一遍后说道:

“这女子,在家操持,还要生儿育女,世家千金尚算衣食无忧。而具我所知,像你们这样的农家女,更是要下田劳作,上山捡柴,说起来女子的贡献和付出,的确也不比男子差。但是崔姑娘你要知道,这男儿还要上阵杀敌,保家卫国,你们女子在体力上有着先天不足。你也不能因为女子要三从四德,为此甚至宁愿不嫁人吧,还有你说我们这里如此,莫非你不是大梁人氏,在你们那的姑娘家,都如此刚烈不成,你是诸子百家哪一国的人,我竟不知还有如此风俗礼数。”

以安子墨的身份,能这么心平气和的讨论,男尊女卑这个话题,其实他已经够开明的了。

别忘了,比起一般的平民百姓,他可是辽东王府的世子爷,地地道道的世袭贵族出身。

这封建礼法,那是安子墨自小懂事起,就被灌输教导的规矩和礼数。

因此足以看出,他的心胸之宽广,还有对崔谨言的这份另眼相看,更是在显而易见不过的了。

至于崔谨言,自从莫名其妙,来了小柳村还变成了农家女以后。

别看她明面上,积极乐观,忙的不亦乐乎,可是四周的人,根本没有一个,能与她真正说上两句投缘话。

本就是个好动好说性子的崔谨言,这段时间可憋屈坏了。

难得和安子墨聊得投缘,她简直像找到了宣泄口似得。

所以刚刚一激动,差点连她最大的秘密,都险些嘴快给说出来了。

不想在她是哪里人,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的崔谨言,赶紧转移话题的讲道:

“你们男子上阵杀敌,充满了危险,可这又何尝不是建功立业的大好机会。而我们女子,生儿育女,就相当于在鬼门关前走上一遭,付出的辛苦和危险,可一点不比你们少,但换来的却是夫唱妇随,毫无自由尊重可言的生活。”

“等着盼着,总算熬到夫君飞黄腾达了吧。可得来的,不是一句安慰体恤,而是你们男人纳进门来的三妻四妾。所以要我说啊,这个世道对女人就是太不公平了,你也不想想,若无女子,你们男人在能耐又有何用,你们自己生得出孩子,抚育得了下一代嘛。一想到任劳任怨,最终竟然换来的,还是和别的女人共侍一夫,我真是都觉得恶心。我自己有手有脚,活的也不错,真想要孩子,那么多苦命的孤儿领回家养一个还是做善事了呢,何苦嫁人给自己添堵,请回家个大爷伺候着,我不是吃饱了闲的,就是脑袋被门挤了,否则这么吃亏的事情我可不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