迟迟归你南知 主角叫南知盛迟的小说

《迟迟归你》是由作者花开点点为大家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该篇文章内容的结局非常精彩,荡气回肠。南知盛迟的小说讲述了:南知追逐盛迟五年,他从来没有把她当做他生命中的人需要呵护的人。一场车祸,差点丢命,才懂一切在生死面前都是微不足道的小事。…

《迟迟归你》 第15章 你到底在发什么疯?” 免费试读

助理小心翼翼的从后视镜看向坐在后座的盛迟,长久的相处,让他明白,此刻boss的心情欠佳。

到槐城来是为了参加一个电视剧盛典。

盛嘉旗下的艺人今年不少获奖,盛迟是此次盛典的投资方,在受邀之列。

盛典在晚上八点,但是跟主办方吃饭在晚上十点。

现在已经九点多了,要是在不走,时间就来不及了。

这个盛典在国内算是影响力一流,如果鸽了这次饭局,即便盛迟是投资方之一,也难免会得罪一些人,办起事情来就会增加难度。

赵严犹豫着,还是出声提醒,“盛总,时间要来不及了。”

盛迟的思绪这才回归,他收回目光,升起车窗,“走吧。”

助理启动车子,平缓驶入车道。

槐城虽然不是一线大城市,但是文化底蕴浓厚。

此刻霓虹闪烁,映衬着独具特色的建筑,现代化中蕴含着古典的味道,别具一格。

据他了解,南知跟槐城是没什么交集的,为什么会在这?

是因为那个男人吗?

盛迟蹙眉,揉了揉太阳穴,再次看向了车窗外。

……

本以为回了酒店,就能休息,但洗完澡之后,却怎么也睡不着。

一想到自己的父母在这里逝世,南知就无法入眠。

站起身,走到落地窗边。

万家灯火,城市流光溢彩,如梦似幻,脑子里像是装着很多事,但却又像是什么也没有。

站了许久,忽然觉得有些饿。

之前跟许承遇吃饭,胃口不好,没吃几口就放下了筷子,现在倒是有了饥饿感。

耳边传来母亲絮絮叨叨的话。

“知知,别总不吃饭,对胃不好。”

南知深吸一口气,换了衣服,出门去买吃的。

随便找了一家粥店,点了一份香菇鸡肉粥,坐下来慢慢的吃着。

店内放着电视,轮流播放的是今晚电视剧盛典的热门片段。

林薇薇拿着奖杯,含笑致辞。

【能拿到最佳女配角奖,是惊喜的,谢谢喜欢我的人,谢谢我的公司,谢谢盛总。】

她那含羞带怯的样子,只怕最想感谢的是盛迟?

脑中忽然想起南暖说的那句话。

【我听说盛迟跟林薇薇打算订婚了,还以为你是因为大伯和大伯母回来的,原来是被人家扫地出门……”】

南暖也是混娱乐圈的,跟林薇薇认识,她说出这句话,虽然可能有气她的成分,但是绝对不会是空穴来风。

或许是林薇薇说的,也或许是盛迟给了什么暗示。

南知无意识的搅动着碗里的粥。

忽的又没了胃口,放下勺子,离开了店家。

快十一点的城市,非但没有趋于静谧,反倒是热闹非凡。

道路两边的梧桐树上挂满了红色灯笼,随着道路蜿蜒至远方。

原来是中国年快到了,怪不得,这城市如此纷扰。

寒风吹过,南知拢了拢羽绒服,将围巾围好,漫步在这个陌生的城市。

一个人,不用掩饰,不用压抑,周围谁都不认识……

仰头看墨蓝色的夜空上不真切的星星。

伸出手想去触摸,才发现,它离你那么远。

手机在手里震动,南知依旧仰着头,没看来电显示,直接接通。

“喂。”

那端响起林薇薇惊讶的声音,“呀,怎么是你呀,我打错电话了。”

她说打错电话,但是却没有要挂断的意思。

南知轻笑,“林薇薇,你是垃圾桶吗?这么能装?”

林薇薇语气里带着得意,“听说你父母没了?还是在通往宁城的高速上发生的车祸?”

“南知,看见没,这就是你坏事做尽的下场,就跟那条狗一样,该死。”

南知眸光赫然一凛,“你再说一遍?”

“我说,你父母跟那只狗一样该死!活着浪费空气,怎么着?”

南知捏紧了手机,“林薇薇,你最好这辈子都不要让我看见你!”

林薇薇毫无惧意,“看见你能怎么着?还想打我?我就在槐城湖酒店8801,有本事来咬我?搞笑!”

“哦,再告诉你一个消息,我和阿迟会结婚,至于你,也跟你父母一样,死远点。”

气到极致,南知反倒是平静的吓人。

她没在回林薇薇的话,按断了电话。

伸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直奔槐城湖酒店。

南知像是一个失去思考的躯壳,脑子里除了林薇薇刚刚说的话,没有别的。

找到8801的包间,南知未加思索,直接推开了门。

里头一众的人看过来,但是南知眼睛里谁也没有,只看到了坐在盛迟边上的林薇薇。

南知忽然出现,盛迟眸子锁住迈步进来的南知,眉头皱起。

察觉到她朝他这边走来,盛迟眉心一跳,站了起来。

挡在南知跟前,“你怎么来了?”

桌上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见这忽然闯进来一个人,未免有些不悦。

“这位小姐是?”

林薇薇赔笑道,“这是来酒店配备的来倒酒的。”

言下之意就是来陪的。

侮辱完她父母,还要继续侮辱她,南知的情绪终于达到顶点。

伸手猛的推开盛迟,抬手一巴掌扇上了林薇薇的脸。

林薇薇反手摸了桌子上的红酒瓶子,朝南知砸去。

南知截住她的手腕,猛的一甩,想将她甩开。

但是林微微却用足了劲将那红酒瓶子朝自己头上砸去,看起来就像是南知砸的。

瞬间玻璃破碎,红色的酒液,混着血液,从林薇薇的头上滑下来。

分不清究竟是酒还是血,看起来触目惊心。

饶是在场的人都是见过大世面的,也被这场景吓了一跳,这该不会是什么恐怖分子?

盛迟没想到转瞬间事情就发展到了这个地步。

他眸子里跳动着怒火,一手将南知丢开,担忧的看向林薇薇,“微微,你怎么样,我送你去医院。”

说着弯身要抱起她,但是南知没了理智。

既然林薇薇要污蔑她,那她就坐实了罪名,拿过桌上的另一瓶酒,就要砸过去。

盛迟眸光一沉,抬手截住她的手腕。

啪——

清脆的巴掌声在包间响起。

盛迟阴沉着声音,“你到底在发什么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