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子妃是个演技派》小说章节列表免费阅读 于锦双楚景淮小说全文

《太子妃是个演技派》小说简介

网络红文作者未末带着最新的作品,这部《太子妃是个演技派》内容十分丰富,文中出场的主人公是于锦双楚景淮,主要讲述的是:庶女云锦双被人设计推下池塘,醒后发现重生成侯府嫡小姐于锦双,这可真是天大的好事啊,以为开挂的人生就要开始了,万万没想到,这侯府嫡女也不好当啊,婚约在身,嫁给了太子爷做太子妃,想着终于可以打脸那些人,结果却在新婚之夜与太子爷互换了身体…

《太子妃是个演技派》 第3章 进宫 免费试读

于锦双反应过来他做法的用意,不觉红了红耳朵。

楚景淮瞪了她一眼:“还愣着干什么,过来躺下!”

于锦双赶紧乖乖躺好,楚景淮也在她身侧躺下,道:“叫他们进来。”

“咳,你们都进来吧。”许是见着这么多人还有些紧张,于锦双的声音简直就像是被捏住了嗓子的鸭子一样,话音一处来楚景淮的脸都扭曲了。

门外的侍婢鱼贯而入,捧着毛巾盆子站在两侧,连头都不敢抬。

楚景淮抢先下床给于锦双穿靴子,于锦双的脚立马就想收回来,被他死死按住:“殿下,臣……臣妾伺候您穿鞋。”

于锦双的脚背被他捏得生疼,这男人,一点都不懂得怜香惜玉。

穿好鞋,楚景淮又去给她拧毛巾洁面,这待遇于锦双以前可是想都不敢想的。如今在他鹰虎般的目光下也只能装得镇定。

嬷嬷偷偷取下床上的帕子,见上面一抹嫣红,顿时笑开了花,朝于锦双盈盈一拜,道:“殿下和太子妃今天要面见圣上,万万不可晚到,奴婢先回去复命了。”

“你……”楚景淮刚要说话,觉得不妥,便看了一眼于锦双。

“嗯,你先去吧。”于锦双反应机敏。

楚景淮见她洗得差不多了,便道:“你们先下去吧,我伺候殿下更衣即可。”

“是。”一群人又鱼贯而出。

楚景淮关上门,然后看着于锦双道:“今日面见父王须得更衣,你……你不准乱看乱摸,听到了没有?”

于锦双的耳朵一红,硬着嘴道:“你一个大男人怕什么?我还没有说什么呢。”

两个人一时间都有些尴尬,不知现在该做什么。还是于锦双先开口了:“殿下,我……我想去茅厕……”

“不准去!”

“啊?”于锦双哭笑不得,“会憋死人的。”

楚景淮的面色变了变:“不准乱看。”

于锦双得到赦免一般奔出寝宫,在茅厕急急忙忙解决完。他不愿让她看,她还不愿意看呢。

回到寝宫的时候恰好看到楚景淮在换衣服,那美妙的身体看得于锦双都呆住了,她可从来没有想过以一个男人的视角来看自己的身体,果然还是有几分姿色的。

就在她津津有味欣赏的时候,楚景淮忽然转过头来,恶狠狠地瞪着她:“你看够了没有?”

于锦双赶紧低下头,半晌不见他说话,抬起头看到他一张俊秀的脸憋得通红:“看够了就过来帮孤宽衣!”他这辈子还没有穿过女人的衣裳呢,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

“是,殿下。”于锦双赶紧过去帮他整理好衣服,他全程捏着拳头,于锦双真怕他找自己出气。

换完衣服,楚景淮盯着她:“你也得换。”

于锦双问:“殿下你不回避一下吗?”

楚景淮这回儿倒不害羞了,扬起头高傲地说:“孤的身体,有什么好回避的?”

于锦双气得牙痒痒又不能说什么,算了,都到这个份儿上了,要什么礼义廉耻?她一闭眼,把衣服一脱,飞快地换上新服。

楚景淮在一边喝茶,道:“换好了就跟孤进宫。”

于锦双指着他的脸道:“殿下确定就这样进宫见陛下?”

楚景淮摸摸自己的脸,光滑柔软,这丫头的皮肤倒是不错。“怎么了,不行吗?”

“行倒是行,只是您这面色惨白的,我怕吓到陛下。”

于是,后面进来的婢女就看到了太子殿下亲自为太子妃梳妆的恩爱场面,个个羡慕不已,一出去便聚在一起窃窃私语:

“没想到太子和太子妃的关系证明好。”

“先前还以为太子殿下不近女色,如今看来,竟是我们看走眼了!”

“还有传闻说太子殿下和侯府只是勉强联姻罢了,依我看哪里是联姻,这分明是两情相悦嘛!”

……

只有于锦双暗暗叫苦,说服一个大男人去接受这些胭脂水粉是件多么困难的事只有试过的人才知道,更何况这个人还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太子殿下。

若不是心里想着她要好好活下去,看到殿下那张愤怒记恨的脸,于锦双估计连站都站不稳了。

一切收拾妥当,两人启程进宫。

坐在轿子里的于锦双开始紧张起来,她根本就没见过皇上的面,不知道他是个怎样的人。听说现皇后是个难缠的人,她更不知道该怎么应付了。

坐在她对面的楚景淮倒是悠闲的很,闭着眼睛小憩,却时不时打量那个坐立难安的人,就看她什么时候开口求自己帮忙。

“那个……”于锦双绞着帕子,抬头看着他:“殿下,你就真的不担心吗?”

楚景淮十分淡然的眼睛都没睁:“担心什么?”

于锦双道:“皇上他那么睿智,你又是他的亲儿子,你就不怕他识破我们吗?”

楚景淮道:“就算被识破了,受到追究的也只会是你而已,孤有什么好担心的?”

于锦双急了:“殿下,话可不能这么说啊,我们现在是一根绳子上的蚂蚱,生死与共的。依我看,要是皇上知道这世上有这种能把两个人的灵魂互换的妖法,第一个倒霉的只怕是殿下吧?”

楚景淮睁开眼看着她:“何以见得?”

“殿下想想,你身为太子,本来皇上对你就多有忌惮,要是他知道你会这种妖法,肯定担心你会篡位。皇上他正值盛年,要想保住自己的江山,第一个要对付的就是殿下你了。”

“可孤也是被人所害。”楚景淮拧了眉头。

于锦双慢条斯理道:“我知道殿下是被人所害,可是皇上是不会信的。帝王之心,向来多疑,这话恐怕殿下比我深有体会。所以,为了殿下您自己,我们也绝不能被人识破。”

楚景淮的脸冷了冷,忽然扬起嘴角,扯出一个笑:“于锦双,孤之前倒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还会攻心之计呢。不过你说的也有些道理,说吧,你想要孤做什么?”

于锦双嘿嘿一笑:“也不用做什么,殿下保证了我的安全,您自然也不会有什么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