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煜城时倾澜txt下载 (薄煜城时倾澜)小说全集免费在线阅读

火爆全网的豪门总裁小说《偏执薄少的追妻之路》,主人公是薄煜城时倾澜,该篇小说是作者水澜安呕心沥血之作,小说的文风和笔锋时刻在线,故事情节非常抓人眼球。薄煜城时倾澜精彩节选:再敢逃,我就毁了你!不逃不逃,我乖!薄煜城眼眸深邃,凝视着曾经试图溜走的妖精,当即搞了两本结婚证,现在,如果你再敢非法逃离,我就用合法手段将你逮回来。女孩小鸡啄米式点头,薄爷自此宠妻成瘾,护妻成魔。但世间传闻,薄太太痴傻愚笨、身世低贱、丑陋不堪,根本配不上薄爷的宠爱。于是,全球的十亿粉丝不高兴了,谁敢哔哔我们家女神?世界级的医学研究院跳脚了,谁眼瞎了看不上我们…

《偏执薄少的追妻之路》 第13章 小骗子 免费试读

时倾澜离开时还在不断地拨电话。

薄煜城从来都不会让她找不到,这次却连电话都不接,这不禁让她担心,是不是出了什么事,毕竟后背的伤还是有些严重。

时倾澜紧蹙眉梢。

她正担心着加急脚步往外走,眼前却倏然闪过一道黑影,紧接着是一股力量骤然将她揽入怀里,“澜澜……澜澜!”

“阿城?”时倾澜美眸轻眨,环住他的腰,“你怎么跑来这里了?”

“你身体不舒服还敢瞒着我一个人偷偷跑来?”

薄煜城大掌捧起女孩的脸蛋,紧紧地蹙着眉:“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已经检查过吗?医生怎么说的?”

他在前台询问无果,于是便干脆冲进来自己找,幸好看到安然无恙的女孩。

时倾澜:“……”什么跟什么。

她斜眸轻瞥,幽幽地看了眼姜止,想起他说薄煜城打过电话,大概猜到了什么。

姜止也是叫苦不迭,他倒是想解释,可要这位大佬给他解释的机会啊!

姜止眼瞅着自己在这不合适,赶忙地道了个别,转身跑路了。

薄煜城捏住时倾澜的下颌,急切忐忑地问,“你怎么了?快点告诉我?”

时倾澜无奈地轻撇红唇,用余光瞥了眼身后的急诊,“阿城,来看病的真的不是我。”

于是她便将老爷爷晕倒的事讲了一遍。

薄煜城眸光微深,仍旧在怀疑她是否瞒着自己,“你什么时候学的心肺复苏?”

时倾澜仰眸,盘算着时间,这是医学范畴里最基本的东西,她很早就接触了,

“大概……十二岁?”

薄煜城眼角微挑,狭长的眼眸幽暗深沉,他终是伸手捏了捏女孩的脸,“小骗子。”

时倾澜红唇轻嘟,挽住他的胳膊。

两人往医院外面走着,女孩轻倚着身侧的男人,“我真的很早就接触心肺复苏啦,我还能给心脏动手术呢,而且我……”

是世界顶级医学研究院的继承人。

但薄煜城却打断她的话,未听她继续说下去,嗓间发出低沉地笑,“我信你就是了。”

时倾澜叹气,暗道他还是不信。

……

薄煜城的伤势果然又严重了。

回家后,时倾澜重新帮他处理一遍伤口,正准备回卧室睡觉却被圈在怀里。

“今晚留下陪我,嗯?”

薄煜城侧卧搂着女孩,轻抵着她的鼻尖,黯哑的嗓音既听着可怜又满是蛊惑意味。

时倾澜看着男人背上惨不忍睹的伤,**的脸颊微微鼓起,“那我就在这儿窝一晚。”

闻言,薄煜城绯色的唇瓣微微勾起,眼眸里噙了些许笑意,“好。”

薄煜城暂时还不方便盖被子。

他只能趴着或者侧卧,于是时倾澜便将被褥全部卷走,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露出一颗脑袋,漆黑灵动的眼眸滴溜溜地转。

“你不能盖被子,凑合一下吧。”时倾澜红唇轻翘,露出一抹狡黠的笑意。

薄煜城墨染般的瞳仁不禁沉了沉。

他原以为能温香软玉在怀,却不曾想彼此间隔着厚厚的被褥,他依旧寂寞而冷。

“我还有多久能盖被子?”

时倾澜认真盘算着,“过了这周末吧。”

只是薄煜城的伤口暂时不适合敷纱布,免得跟伤口黏在一起不利于恢复,只要晾一段时间就会方便多了。

“好。”薄煜城勾唇,修长的手指轻捋着女孩额前的碎发,极为宠溺地道,“睡吧。”

时倾澜红唇轻弯,“晚安,男朋友。”

“晚安。”

薄煜城嗓音沉澈,极富有磁性的声音里,缱绻着无尽的深情。

哪怕不能将她搂入怀中,就这样凝视着女孩恬静的睡颜,他也足够满足了。

整个周末,时倾澜都在清澜水榭陪着薄煜城,帮他补液换药照顾伤口,所幸男人只是表层的皮肉伤,恢复得还算比较快。

但时倾澜仍旧拒绝他开车接送。

临闻乐送她上学前,薄煜城搂着女孩的腰不依不舍,“放学后早点回家。”

“知道啦。”

“不准乱跑,再有上次那种事,要记得先联系我。”

“好。”时倾澜仍旧乖巧点头。

目送着女孩离开别墅,直到那辆车彻底消失在视线范围内,薄煜城才敛了敛眸,恢复成往常冷凛凉淡的模样,回书房开电话会议。

……

茗城高中人言籍籍。

同学们聚集在公栏前,对着一份通报批评的文件指指点点、议论纷纷。

“沈如雪涉嫌失火案被拘留半月!”

“天哪!那幢旧楼被烧真的跟她有关?公安部门都发文件给学校通报批评了!”

“那她妈妈还有脸在学校门口闹……”

时倾澜刚走进校门,便听到这些窸窣的议论声,清魅的眼眸微微挑起。

“之前说时倾澜狼心狗肺、污蔑校花的言论,都是她养母故意制造出来,毁她名声吧?”

“雾草!我就说嘛,长成这种模样的小仙女,怎么可能心肠那么歹毒……”

“你们难道没听说?那天有人在学校门口晕倒,是时倾澜心肺复苏把人给救了!”

“真的假的?果然人美心善,肯定不会是那养母嘴里,恩将仇报的白眼狼嘛……”

舆论永远是这样的,可以瞬间改变风向。

时倾澜再理会,为躲避围观寻清净,她特意绕了路从花园那边往教学楼走。

但却没想到,窸窣嘈杂的声音倏然从灌木丛传来,伴随着粗鄙不堪的咒骂。

“**嫩娘个彪子!保护费赶紧交出来!否则你今天别想有手有脚地从这儿离开!”

“**戈壁的还敢踹老子!”

“给我揍死她!臭彪子就特么欠揍!揍老实了,她就知道这学校里,谁才是老大!”

随即,拳打脚踢的声音,蓦然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