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蜜爱:战少宠妻无底线》全集免费在线阅读(孟繁星战薄川)

《深度蜜爱:战少宠妻无底线》小说简介

孟繁星战薄川是《深度蜜爱:战少宠妻无底线》里的主角,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溪云起,下面我们一起看看这本小说的主要内容:呜呜,你混蛋!放手!老婆这么迫不及待,实在是让我受宠若惊。战薄川的手越发不规矩了,气的孟繁星想揍他。…

《深度蜜爱:战少宠妻无底线》 第4章 小猎物输了 免费试读

她不紧不慢站起来,缓声说,“你口口声声说战少污了你的清白,这事儿也好解决,这不才一个晚上吗?现在去医院还能验的出DNA,正好叫上媒体做个证明,也别说战家家大业大的欺负人。”

一听要做检查,孟微月脸色一白,下意识往杜近芳身边靠了靠。

杜近芳一时间也没了底气,看样子,孟微月昨晚睡得真不是战薄川了。她狠狠瞪她一眼,不知道一天到晚她在干什么?

没办法,现在只能替她兜着。

“孟繁星,你别太恶毒!这事儿传出去,战少还有颜面吗?”

“不用在乎我,颜面这玩意,我从来不在乎。”战薄川凉凉开口,冲着孟繁星挑眉:这算是本少爷帮了你一把吧?

孟繁星无语。

战薄川这话分明就是把杜近芳母女的后路堵死了,杜近芳急了,这检查千万做不得,最起码现在做不得,更不能惊动媒体,真要在孟微月身体里查出别的男人的DNA,就算战家不要了她们母女的命,孟庆凯也不会放过她们。

何况,孟微月名声毁了,她的下半辈子可就没指望了。

“战少不在乎,我们孟家还要脸,这要是传出去,我们微月还要不要做人了?”杜近芳拉着孟微月就往外面走,“微月,我们回家。”

战薄川眯着眼睛看她们,笑的邪肆而渗人:“着什么急,孟副总很快就来了,我们通电话的时候,他可是赞成的很。”

杜近芳瞬间僵住了脚步,攥着孟微月的手死死的,疼的孟微月要哭了。

肯定是孟繁星,绝对是孟繁星这个小**指使的!!

“孟繁星,你这个小**,你就是见不得我们家微月好是不是!”她转身,尖叫着朝孟繁星冲过去,伸手就去扯她的头发。

战薄川脸色一沉,出手迅速的把孟繁星揽到怀里,抬脚,狠狠踹了过去。

唔!

杜近芳被踹离了大远,捂着肚子摔在地上,双目猩红的瞪着孟繁星。

“这算不算我又帮了你一次?”战薄川在孟繁星耳边低语,邪恶的咬一下她的小耳垂。

孟繁星一个激灵,飞快推开战薄川,逃离了大远。

这男人,简直了。

战薄川挑眉,小东西,居然还有点功夫底子,有意思。

孟繁星这会儿可不想理会他的调情,走到杜近芳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冷冷道,“是你不坏好意一心置我于死地,我要是再不反击岂不是太没心没肺了?”

“孟繁星,我不会放过你!”

“正好,我也不打算放过你。”孟繁星微微弯腰,极其傲慢的凑近杜近芳,笑着说,“小妈,希望你别太让我失望。”

“你!”

“战少,孟副总来了。”这时候外面传来保镖的声音。

一听见孟庆国来了,杜近芳哭着冲过去,“孟庆国,你养的好女人儿,都骑到我脖子上拉屎了!你今天不给我个说法,我跟你没完!”

孟庆国觉得丢人至极,一把推开杜近芳,低吼道,“也不看看这里是什么地方?你以为菜市场让你撒泼的地儿?给我回家!”

以前在孟家可是杜近芳说什么,孟庆国就听什么的,这会儿这**居然当着一群人的面,尤其是孟繁星的面让她下不来台?

杜近芳哪里受得了这种委屈,撕扯着孟庆国的衣服哀嚎,“姓孟的,你敢这么对我?你养的好女儿欺负我们母女就算了,连你也偏心,你这个**,这个家没发呆了,我不活了!”

孟庆国好不容易才有机会高攀到战家,不管因为什么,都不准被杜近芳这个不看眼色的女人给毁了。

他恶狠狠瞪她一眼:“还不带着微月回去,真等着不要脸呢!”

这话就像是控制杜近芳的开关,一下子就让她老实了。没错,现在孟微月的事情要紧,只要能躲过检查三天,到时候什么都检查不出来了,晾他战薄川也没有证据了。

杜近芳拉着孟微月就走,离开前还不忘警告的瞪孟繁星一眼:走着瞧!

直到杜近芳她们离开,孟庆国这才尴尬的回头,羞愧的说,“战少,家门不幸,让你见笑了。”

“孟副总,事情我已经跟你在电话里说清楚了,该怎么处理,想必你应该很清楚。”战薄川慵懒的坐在沙发上,淡淡开口。

“是是是,微月做出这种丢人的事情,是我管教无方,打扰了战少的清净,还望战少海涵。”

“我倒没什么,就是见不得我的女人受委屈。”战薄川把玩着手里的扳指,似笑非笑的看向孟庆国。

孟庆国微愣,战少刚刚说的说:我的女人??

他大喜,这话的分量可是重的很,谁不知道战少向来不近女色,多少名门闺秀想要巴结攀亲,都被战薄川冷冷回绝了。

可这会儿,他居然认了和孟繁星的事情,那岂不是……不错不错,这个女儿没白养。

他试探的看向孟繁星:“繁星,这事儿是你小妈做得不对,可到底是一家人,你看,能不能通融一下?”

别以为孟庆国对杜近芳是有多留恋,这话更多的是在探究孟繁星在战薄川心里的位置。如果孟繁星真的能如的料战少的眼,那他以后在孟氏的脚跟可算是站稳了。

当上孟氏主事的梦想,还会远吗?

孟繁星自然知道孟庆国的心思,而她的目的也算是达到了,自然不会现在就把他们赶尽杀绝,猎物嘛,自然要慢慢玩。

何况,杜近芳背后那人还没有露面,不是彻底解决她的好时机。

“既然爸爸都开口了,我当然没什么好说的。”孟繁星极不情愿的看向战薄川,“战少,不如这事儿就算了?”

战薄川薄唇微勾:“这算拜托我的?”

孟繁星:“……自然。”

得到了满意的答案,战薄川悠然的站起来,双手插兜,极其缓慢的走到孟繁星跟前,“别忘了我们赌注。”

小猎物输了,自然要接受惩罚。

孟繁星一个激灵。

孟庆凯看着战薄川对孟繁星亲昵的样子,心里别提多得意了,没想到啊,被他忽略了这么多年的女儿,关键时候居然这么有用,以后看来要好好对这个女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