纨绔将军戏嫡妻纨绔将军戏嫡妻小说 齐紫鸢楚卞惊在线阅读

《纨绔将军戏嫡妻》 小说介绍

独家完整版小说《纨绔将军戏嫡妻》由语花馨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齐紫鸢楚卞惊,书中主要讲述了:这么会发誓?若不是重生一世齐紫鸢还真的相信了。“没事,你起来去吩咐厨房给我弄吃的,等一会带我去看娘亲。”齐紫鸢要等不及了,但是又不能表现的太过于着急。吃饭一点饭菜齐紫鸢立马要去看文清芳,虽然在一个院子…

《纨绔将军戏嫡妻》 第4章 略胜一筹 免费试读

这么会发誓?

若不是重生一世齐紫鸢还真的相信了。

“没事,你起来去吩咐厨房给我弄吃的,等一会带我去看娘亲。”齐紫鸢要等不及了,但是又不能表现的太过于着急。

吃饭一点饭菜齐紫鸢立马要去看文清芳,虽然在一个院子,隔着几间屋子。

果然,齐紫鸢的卧房外面守着几个白薇薇的丫鬟,婆子,看家齐紫鸢过来立马上前请安。

“大小姐,白姨娘在服侍夫人,夫人这会劳累的很,大小姐还是不要进去,以免打扰了夫人。”一个嬷嬷阻拦在齐紫鸢面前。

曹嬷嬷也是白薇薇的走狗,上一世除了秋蝉还有她参与把她弄到上吊的。

“曹嬷嬷,我要进去看看我娘,你给我让开。”齐紫鸢呵斥。

“夫人还要休息,夫人在休息的时候不喜欢任何人打扰呢。”曹嬷嬷语气坚定。

齐紫鸢呼吸一口气,强迫自己镇定,这个时候她一定要把自己的情绪掩藏起来。

“曹嬷嬷,没关系,我去看看我娘就行了。”齐紫鸢坚持。

“大小姐,不是奴婢不愿意,着实……”

齐紫鸢奋力大喝一声道:“都给我滚开。”愤怒着急能让人力气增强,再也管不了自己是否体力不支。

众人震惊之余,齐紫鸢急忙侧身挤进去。

屋子憔悴无比的文清芳躺在床上,病气缠身脸色蜡黄,眼神有点浑浊,身体极为枯瘦,才三十出头的女子看起来就好像是五十岁的老妪。

反观二十出头的白姨娘一身丝绸锦衣,梳着高高的妇人发髻,眉眼都是风情,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玲珑别致,光是一个背影就让人觉得是一个柔软曼妙的富贵女子。

妾室在喂夫人喝药。

“夫人姐姐,婢妾来喂你喝药,这个药喝下去就好了,夫人的身子会逐渐的好转。”白姨娘温声细语,说话的声音十分的娇软,酥酥麻麻,让人起鸡皮疙瘩。

文清芳咳了好一会感激道:“谢谢你。”

“夫人姐姐说笑了,大家都是姐妹,娘娘服侍夫人姐姐是婢妾的福气,来吧,这药物不烫嘴了。”白姨娘道。

文清芳十分配合白姨娘,刚要张开嘴喝药之际,忽然门被打开了,是猛地被撞击打开的。

开门的是无比虚弱的齐紫鸢。

紧接着曹嬷嬷大叫道:“大小姐,夫人还在喝药,你不能进去。”

齐紫鸢不说二话急忙上前把药碗砰的一下摔碎在地上。

“娘亲……”齐紫鸢走到文清芳点钱紧张喊叫,额头浸出豆大的汗珠子,一颗一颗的往脸上淌,迷了眼睛。

文清芳惊愕的看着齐紫鸢,不知道她何来的剧烈反应“鸢儿有何事?”

齐紫鸢带着希冀的语气问道:“娘亲,这药你喝了没有?”

文清芳说起来唉声叹气道:“你咋冒冒失失的,这药物是白姨娘花了不少代价给娘亲求来的,娘亲还没有喝一口。”

齐紫鸢脚步一虚,差点一个趔趄,但是她松了一口气,实在是太好了,赶上了。

转眼看着眼神幽暗的白姨娘,齐紫鸢觉得好笑,也的确是冲着白姨娘笑了一下,然后身子一阵虚晃,就好似被人抽走了力气。

秋蝉看着齐紫鸢的背影,越来越觉得不对劲,从齐紫鸢起床到撞碎药碗,这一切都那么匪夷所思。

于是秋蝉急匆匆的把这件事告诉了白姨娘。

白薇薇的神色微动,烛光把她的脸颊照的格外的莹润,好看的就好像是珍珠似的,年轻活力,朝气在她的身上体现的淋漓尽致,精致美白玉,美人玉芙蓉。

白薇薇微微皱着蛾眉:“秋蝉,她真的是这么说的?”

秋蝉福着身子道:“方才大小姐醒来之后一门心思要看见夫人,还说做了一个梦,梦见奴婢要害死夫人,大小姐是不是在怀疑什么?”

白薇薇扶额,原本年纪轻轻,但是穿戴整齐高雅,又刻意的模仿高门府邸的夫人的言行举止,倒是把自己涵养给提高了不少,竟然有点夫人的风范。

比如此时白薇薇扶额,这样的举动倒是有点不符合年纪的成熟,在她身上做来也不会有太大的违和感。

“那一碗东西是我花费了好多代价寻来的,只要把那东西喝下去,文清芳不出半年就要死,只要她死了,齐紫鸢也死了,我们娘两才有更大的机会。”文清芳语气糯糯软软的,但是眼神却很犀利,让人毛骨悚然。

“白姨娘,那我们接下来该如何是好?”秋蝉问道。

白姨娘想了一会,道:“过两天去告诉老爷我病了,看看老爷对我的重视态度,至于齐紫鸢那边你给我盯紧一点。”

秋蝉道:“是的,奴婢遵命。”

白薇薇看着秋蝉,眉眼生花,气质不错,一副小家碧玉的样子,既然让人家做事了,肯定也要给人家一颗甜枣的。

白薇薇站起来走到秋蝉的面前,伸出手拖着秋蝉的手,顺势套上一个红玉宝石的手钏,并且握着秋蝉的双手,道:“我知道你喜欢那位世子爷,只要你帮我除掉她们,以后我就是这侯府的夫人,到时候我自然会认作你当我的妹妹,只要你身份够,世子爷也不在话下的,并且我觉得那个世子爷对你也还不错。”

秋蝉顿时红着脸不好意思。

两天后听说白薇薇病了,好几个丫鬟服侍着。

齐紫鸢这边消息闭塞的很,身边没有一个是忠心于她的丫鬟,当齐紫鸢被喊叫过去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

齐紫鸢很少看见煊侯齐文瀚,哪怕是上一世死之前。

齐文瀚坐在白薇薇的院子,一脸焦急,齐紫鸢到来的时候发现文清芳也坐在边上的,不断的咳咳咳,没一会消停。

客卿大夫从卧房出来跪在低山对齐文瀚道:“侯爷,白姨娘忧郁不舒,忧思导致这几天没有好好吃饭睡觉,所以才生病的。”

齐文瀚皱皱眉头,“好好的为何会抑郁忧思不吃不喝?”

一个不惑之年的男子,身居高位时间很久,自带上位者气场,即便不是很帅的,但也十分逼人。

“这……”大夫也不知道。

齐文瀚的语气顿时严肃起来:“这就是怎么回事?你们是怎么照顾白姨娘的?”

小说《纨绔将军戏嫡妻》 第4章 略胜一筹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