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心已许夫君情入怀》小说免费阅读 《芳心已许夫君情入怀》最新章节列表

主角向孤云蔺宁的古代言情小说,书名是《芳心已许夫君情入怀》,全文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推荐阅读。全文主要讲述了:前世,她错爱小人,为他背弃夫君,窃取军情,机关算尽,最后却落得个暴尸荒野,遗臭万年的下场。重活一世,她发誓要报仇雪恨,怒斩负心狗!还有就是,好好回报那个被她坑了小半辈子的耿直将军。夫君。下去!他沉声道。夫君~她勾住他的脖子,喊的更欢。他终于忍无可忍,决定好好振一振夫纲!…

《芳心已许夫君情入怀》 第十九章 春桃受罚 免费试读

第十九章春桃受罚

“小将军……”春桃喃喃喊了一声,显然还没明白前一秒明明还满心甜蜜,怎么突然就变了天。

厉衡正了正脸色,严肃道:“其一,这里是将军府,不是军营,但凡有点脑子的奴才都该知道,要称呼本将军为少爷。”

春桃下意识开始辩解:“可不是您自称将军,奴才只是跟着……”

“其二,主子问什么答什么,这叫本分。”厉衡打断她的话,不悦道:“主子不问自答,这,叫做愚蠢。”

“是。”春桃低着头,语气中还有些不甘。

“其三,本将军最讨厌别人在我面前拽文弄墨,再有下次,本将军会割了你的舌头,拿去喂狼。听明白了吗?”

春桃这下是彻底反应过来了,听到厉衡说要拿她的舌头去喂狼,下意识捂着嘴巴猛摇了几下头,随后又猛然点了几下头。

厉衡嫌弃的瞥了她一眼,便将目光移开:“实在蠢笨如猪,连自己明白不明白都不知道。小折枝,你的这位姐妹需要到外面去清醒清醒,还不快点给人递扫帚。”

折枝欢快的福了一礼,立马从不知道何处变了一把扫帚出来,丢到春桃面前,冷声道:“天冷路滑,小将军一会儿要在浩然轩用了晚膳再走,晚膳结束前把院门到大门口的路扫出来,有一滴你今天都别想吃晚膳!”

春桃脸色一白,院门到大门口,平日里走路也要走一炷香的时间,那得扫到什么时候去。

她懒惯了,下意识就想指使别人去,不过厉衡在这里,她今天出尽洋相,哪里还敢造次,只能不情不愿的拎着扫帚出门扫雪去了。

待她一走,屋内的厉衡立马又恢复了原先那副笑嘻嘻的模样:“行啊,小折枝,都会打着本将军的名号唬人了,不错不错,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褥子可教也?”

折枝赶忙道:“小少爷,是‘孺子’,不是‘褥子’”

厉衡摆摆手:“都差不多,做人不要太斤斤计较。”

折枝摸摸额头上的冷汗,难得的决定保持沉默。

她不说话,厉衡又不干了,他戳了戳折枝的额头,愤愤道:“小折枝,本将军就没见过你这么小气的人,用了本将军的名号,一声道谢的话都没有就算了,一顿答谢宴总该有吧。”

折枝继续无语,这逻辑,好像是说反了吧?

不过这么多年,对于这么小少爷的孩子心性,她也已经习惯了,于是十分认命的说:“是,感谢小少爷的大恩大德,奴婢没齿难忘。那么,小少爷您今日的晚膳想要用些什么呢?奴婢这就交代下去,保管让您吃的称心如意!”

厉衡这才满意的点点头,道:“对嘛,这才像话。本将军要吃麻婆豆腐,酱爆肉丝,酸辣竹笋,回锅肉,还有……”

……

与屋内的热闹相比,外面扫雪的春桃就不是那么好受了,她虽是丫鬟,但自幼时起便是贴身伺候主子的,从来没干过扫雪的这样的粗活,何况她一边扫,天上一边掉,等勉勉强强将小花厅到门口的路扫出来,便已经过了二柱香的时间。

她跨上门槛,听着远处小花厅里传来的欢笑声,气愤的将扫帚一丢,就想这么不干了。

丢了一会儿,又兀自将扫帚捡了回来,心中怨愤的想:都怪卫若衣,早不昏迷晚不昏迷,偏偏这个时候昏迷,要是她好好的,自己也不至于得罪了厉衡这个往日八竿子都打不着的瘟神,也不用寒冬腊月的,还被别人当个下等杂役一样的使唤、作践。

卫若衣又有多金贵,不过是个贵府的庶女罢了,在正儿八经的嫡姐那里,也就是个为奴为婢的,凭什么就她卫若衣能锦衣华服穿着,夫君还是战功赫赫的从一品将军,整日里端着个圣母脸到处走一走,就能让府里的人,军营里的人个个点头称赞。

而自己,整日里讨巧卖乖,供人取笑,也换不回一句好话。

越想心中就越是委屈,小花厅里的声音聒噪的有些扎耳朵,春桃干脆打开浩然轩的大门,提着扫帚出门而去,直接来个“眼不见心不烦,耳不听心为静”。

不过一打开门,她便被吓了一跳,因为浩然轩的门口,赫然立着两个人形雪人。

春桃四处看了看,这会儿雪下的大,院子里四下也无人走动,她壮着胆子走了过去,待走的近了,只听得断断续续的声音从雪人嘴里传来:“末,末将凤,凤岚歌,误判,军情,擅,擅自带兵迎敌,招致,严重后果,特,来向厉将军,请,罪。”

春桃听了几次,才发现雪人反反复复都在重复这句话,等听清这句话的内容是什么,她的神情便一时变得有些微妙,又忍不住在内心默默偷笑。

这位凤副将军平日里身后总是跟着一大堆的亲兵护卫,走到哪里都是威风八面,神气的不行,没想到今日还能让她看到她这副模样。

不过笑了两下,春桃想到自己的遭遇,便又笑不出来了。

她闷闷的拿起扫把,在凤岚歌断断续续的声音中,继续扫雪。

等她将别处纷纷扫干净,这才发现凤岚歌居然还在,大雪已经将她糊的失去了形状,远远的望去,只剩白白的一团。

主子们的晚膳快要结束了,接下来就是丫鬟们的吃饭时间,她得赶紧扫完,不然去晚了,可能连馒头都落不下一个。

她走进凤岚歌,微微蹲身一礼:“凤将军,麻烦您让一让,奴婢要将这里最后一点雪扫完。”

凤岚歌毫无反应,人没动,口中的话也未有丝毫停顿。

春桃皱了皱眉,又喊了两声,情况依旧如此。她眉头更深,看凤岚歌这样子,十有八九是魔怔了,至于身后那个护卫模样的,也丝毫没有反应,大概是已经冻得失去了知觉。

她撇撇嘴,反正她的任务只是扫雪,凤岚歌要跪在哪里,本来也与她无关,无论怎样,只要把她身上的雪扫干净了就行。

想通了之后,春桃伸手就要去掸凤岚歌身上的积雪,将将伸到一半,一阵寒风呼啸而过,冻得她马上缩了回来。

这么冷的天,要用手去掸雪,可能会让手生冻疮。

犹豫片刻,春桃目光不由自主落到了身上唯一的工具——扫帚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