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狂女婿苏阳江婉笔趣阁 最狂女婿苏阳小说全文在线阅读

《最狂女婿苏阳》小说简介

经典小说《最狂女婿苏阳》由大神夜秋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类型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苏阳江婉,书中主要讲述了:难道……就在苏阳胡思乱想的时候,刘经理回头看向一脸阴沉的朱鸿业,说道:我突然想起来,有些事要和朱总聊聊,如果朱总有时间的话,不妨跟我一起走?…

《最狂女婿苏阳》 第5章 婚前同居 免费试读

第5章婚前同居

老太太坐在主位。

江婉和朱炫龙作为订婚宴的女主角和男主角,分别坐在老太太两侧。

这个位置,江婉平时是没有资格坐的。

而在江婉身后,放着一堆包装精美的礼盒和一个暗红色的檀木箱子,礼盒里面装的是各式各样的名贵首饰,箱子里装的则是八十八万现金。

这些,都是朱家带来的聘礼!

“八十八万!朱家不愧是泉城的大家族,真阔气!”

“那些首饰全都是名牌,随便哪一个,价格都不低于十万,这一整套下来,怎么说也得一百万以上。”

“婉儿这次算是嫁对人了,傍上朱家,往后老太太都要对她敬上三分……”

江家的亲戚朋友盯着那堆礼盒议论纷纷,眉宇间难掩艳羡之色。

这些话落在江超的耳朵里,却显得格外刺耳。

从小到大,江超仗着老太太的宠溺,向来不把江建国一家放在眼里,对江婉和江玲更是不屑一顾,特别是最近两年,江婉丢了江家的脸,成了过街老鼠,要说对江婉冷嘲热讽、欺负打压最狠的那个人,非他莫属。

偏偏,江婉走了狗屎运,居然被朱炫龙瞧上了。

“朱炫龙这家伙,真是个猪脑子!瞎了眼!堂堂的富家少爷,想要什么样的女人得不到?却对江婉这个结过婚的二手货情有独钟!”

江超阴沉着脸,忍不住在心底默默的骂娘。

如果江婉真的嫁给了朱炫龙,岂不是野鸡变凤凰,一下子骑到了江超头上?江超以前那么欺负她,打压她,让她得了势,万一打击报复怎么办?

这是江超绝对不能容忍的!

可箭在弦上,眼瞅着就要订婚了,怎么才能阻止?

突然!

江超想到了苏阳……

但凡是个男人,应该都会介意自己的女人结过婚、和别的男人上过床吧?何况是朱炫龙这样的富家少爷?何况是朱家这样的大家族?

他就不信,朱炫龙心里会一点芥蒂都没有!

即使朱炫龙鬼迷心窍,不介意,那么朱鸿业呢?朱鸿业是朱炫龙的父亲,朱家的家主,和江家联姻,让朱炫龙娶了江婉,只会让朱家和江家一起,成为整个泉城的笑柄!

朱鸿业会这么傻?

江超抬起头,瞧了眼坐在朱炫龙身边的朱鸿业,果然,正如江超猜测的那样,朱鸿业脸上虽然挂着笑,笑的却并不真诚,心里明显憋着一股气,一团火。

这就好办了……

江超轻咳一声,不动声色的站起身,端起一杯酒走到朱炫龙跟前,笑道:“龙哥,你英俊潇洒,我堂姐貌美如花,你们两个坐在一起,郎才女貌,简直就是天生的一对儿,等苏阳那个强歼犯出了狱,堂姐跟他离了婚,然后嫁给你,你就是我姐夫了,干了这杯酒,我提前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

江超很聪明,他没有直接拿苏阳说事,而是冠冕堂皇的说了一堆讨喜的祝辞,然后看似随意的提了苏阳一嘴。

一嘴,就够了。

正如江超预料的那样,他话音刚落,原本热闹的客厅里顿时一阵安静。

朱鸿业的笑容僵在了脸上……

朱炫龙的嘴角狠狠抽搐了几下……

“回去,老实坐着!”就连老太太的脸色都冷了下来,怒瞪江超一眼,示意他不要没事找事,坏了江家和朱家的联姻。

江超装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仰起脖子,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尴尬道:“瞧我这张嘴,是我不对,不该在今天这种大喜的日子,提起苏阳那个强歼犯,我自罚一杯。”

说完,转身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他突然跳出来敬了杯酒,挖了个坑,然后拍拍**走了,可是关于苏阳的事,所有人都心知肚明,原本心照不宣,保持着一种很微妙的平衡,而现在,这种平衡一下子就被打破了。

朱鸿业放下筷子,哼道:“江老太太,我们朱家冒着被整个泉城嘲笑的风险,和你们江家联姻,本来就是自降身份,现在聘礼送了,婚也订了,江婉和苏阳之间的关系,是不是应该给我们一个交待?”

果不其然,对于朱、江两家的联姻,朱鸿业是心怀怨气的。

老太太脸色难看,却只能赔笑解释:“你们放心,我已经和婉儿说好了,等苏阳出狱,马上让婉儿去民政局和他办离婚手续……”

说着,老太太扭头看了眼坐在江婉身边的吴兰英。

吴兰英现在心里直打鼓。

能攀上朱家,是江建国一家翻身的绝佳机会,吴兰英当然不会放过,可是偏偏还有个苏阳,像个绊脚石一样挡在中间。

苏阳提前出狱,还打了江玲和陈子昂,这件事,在场的人里面,现在只有吴兰英和江婉知道,究竟要不要当众说出来?

迎上老太太冰冷的目光,吴兰英欲言又止,再看看朱鸿业和朱炫龙阴沉的脸色,她咬咬牙,最终还是忍住了,心说,还是等宴会结束以后,单独对老太太说比较保险。

“对对对,妈说的没错。”吴兰英笑道:“亲家,婉儿这孩子脾气拗,两年前大学刚毕业,也还小,虽然一时糊涂,被苏阳那个混小子蒙骗,领了证,可万幸的是,他们还没有入洞房,苏阳就原形毕露,被警察抓走了,所以,婉儿的身子还是干净的,一张结婚证而已,离了也就没了……”

“你确定?”

听到这话,朱炫龙倒是眸光一闪。

“那当然,我的女儿我知道。”吴兰英拍着胸脯保证,怕朱炫龙不信,又道:“要不这样,反正你和婉儿订了婚,不如从今天开始就搬到一起住,同居,到时候一试,就什么都明白了。”

同居?

一瞬间,所有人都扭头看向吴兰英,有震惊,有愤怒,有鄙夷,也有幸灾乐祸,心说吴兰英为了攀附朱家,真是豁的出去啊。

“妈,你胡说什么呢!”江婉也被吓了一跳。

“这怎么能是胡说呢?”

吴兰英完全不顾江婉的感受,理直气壮道:“你和炫龙订了婚,往后就是炫龙的女人了,同居也是合情合理的,再说了,正好可以借着这个机会,证明你的清白,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好事。”

好事?好个屁!

作为女儿,江婉自然了解吴兰英的脾气秉性,知道多说无益,懒得再说,就断然拒绝道:“我不同意。”

“不同意也得同意,我是你妈,必须听我的,这件事没的商量,我说了算。”吴兰英的态度很强硬。

“妈,你怎么能这样?”江婉被气坏了。

“我是你妈,能害你吗?以后你自然就会明白了,我这么做,全都是为了你好。”吴兰英有些恨铁不成钢的劝说道。

“爸,你倒是说句话呀。”没办法,江婉只好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了江建国。

“我……”

江建国撇了眼吴兰英,见吴兰英瞪着他,吓的他收回目光,赶紧附和道:“婉儿,我也觉的,你妈说的对。”

江婉欲哭无泪,瘫坐在了座位上。

江建国怕吴兰英,江婉自然知道,可不知怎的,她还是想听听江建国的看法,说白了,就是还抱有那么一丝丝侥幸。

可结果……

“那就这么定了,订婚宴结束以后,就让婉儿和炫龙同居。”吴兰英的提议正中老太太的下怀,老太太没有再给江婉反对的机会,就一锤定音。

在江家,老太太向来言出如山,说一不二,她表了态,周围的人面面相觑,却噤若寒蝉。

“这还差不多!”

朱炫龙暗喜,贪婪的目光投向江婉,心说,泡了你这么久,终于要泡到手了,看我怎么收拾你。

江婉悲愤交加,张了张嘴,正要做最后的抗争,然而,偏巧就在这个时候,一道冷冰冰的声音突然从外面传了进来……

“定什么定?你们问过我了吗?”

紧接着,一个熟悉的身影大步走进客厅。

正是苏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