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子爷专宠小弃妃完整版全文阅读 崔谨言安子墨小说 大结局

世子爷专宠小弃妃是一本穿越架空爆推送中的小说,来自写作圈著名大大喵家小白,全文文笔细腻,节奏不拖沓,不注水,值得一看。小说精彩段落试读:21世纪,经营花店的崔谨言,意外身亡下,穿越到不知名的大梁王朝,成了个乡野农家,被休小弃妇。三餐不济,家徒四壁,前任婆婆登门撒泼,各路奇葩亲戚,更是纷纷登场刁难。好在她一双巧手把花种,莲子莲藕做糕点,还有那玫瑰牡丹将花店开。就在她赚钱赚到手发软,数钱数到嘴抽筋时,却被扯进世子府,稀里糊涂拜了堂。崔谨言手一伸,成婚好说,先把欠我的救命之恩,兑成银子交上来。…

《世子爷专宠小弃妃》 第15章 二度闹事 免费试读

其实安子墨,不愿提起这些往事,因为这会叫他想起很多,不堪回首的事情。

但是崔谨言,刚刚含泪,却故作坚强的一笑,真是叫他的心,狠狠的抽痛了下。

为了叫崔谨言悲伤的情绪,得到缓解,他这才心甘情愿的自揭伤疤,用自己的不幸过往,去分散对方的注意力。

果不其然,像崔谨言这种,大哭一场发泄完,立刻就能活蹦乱跳,天生乐观派的人。

她马上就被安子墨的话,给吸引住了,将眼泪擦了擦,她竟然还安慰道:

“被女人抛弃,而且还是青梅竹马,那你比我还惨啊。其实我没事,就是刚刚遇到个嘴巴太损的人,说的我心里有点不是滋味罢了。现在都说出来了,我已经舒服多了。安子墨看在咱俩也算同病相怜的份上,我今天给你开个荤,去做道咸菜炒肉,这一晃我都快忘了肉香是个什么味了,没办法啊,家里太穷了,实在也没钱去买。”

望着崔谨言,边擦眼泪,边往厨房走,嘴里还碎碎念的小模样。

安子墨一点都不觉得她吵,反倒觉得这样的崔谨言,不但透着股质朴单纯,更让他有了一种久违的家的感觉。

等到菜炒好,白米粥也盛了两碗,崔谨言就赶回里屋。

知道安子墨手臂上的伤没好,崔谨言自己吃上两口,就在喂对方吃些饭菜。

因为饭菜里,总算有点肉味了,崔谨言这顿饭不但吃的异常满足,更是兴致勃勃的说道:

“现在我还得攒钱买地盖房子,蒸米饭都舍不得吃,只能天天喝粥。所以我得更加努力,争取天天有肉吃,顿顿都是白米饭。尤其安子墨你还要养伤,我得给你买点鸡鸭鱼肉补身体才行。所以我一定要赚多多的钱,等我有了钱,就能优哉游哉的过上舒心的日子了。”

望着崔谨言,那一副小财迷的样子,安子墨忍不住笑出声来。

“你一个姑娘家,天天嚷嚷着不嫁人也就算了,竟然还这么喜欢银子,你这是打算做个女富商不成。”

崔谨言闻听这话,眼睛都变得亮晶晶的说道:

“我又不是不劳而获,而且这世上谁不喜欢银子,但我只花我自己赚的钱,这有什么好遮遮掩掩的。而且安子墨你还别说,我真的很喜欢经商做生意,你别瞧我现在,卖的糕点不值几个钱。但只要给我足够的时间,我会开个糕点铺子,然后是酒楼客栈,最后让整个大梁,都有我崔记旗号的铺子,开遍各州各县。”

如此神采奕奕,自强不息的女子,不但叫人钦佩,更是叫安子墨觉得心动。

眼瞧崔谨言,话说的太兴奋,连米粒粘在脸颊上,都没察觉到。

安子墨赶紧笑着指了指她的脸,好意提醒道:

“食不言寝不语,可崔姑娘你到好,说的忘乎所以,都快变成小花猫了,还不赶紧擦擦脸。”

一听这话,崔谨言难为情的笑了下,赶紧用手往脸上摸去。

但是因为瞧不见,她弄了半天,那颗米粒,还是屹立不动的粘在崔谨言的脸颊上。

被崔谨言,那傻气兮兮的样子,逗得笑出来的安子墨。

最后实在看不下去的他,当即伸手,就帮崔谨言将米粒,亲自擦了下去。

如玉般带着一股暖意的指尖,在与脸颊碰触到一处的时候。

崔谨言和安子墨,恰巧也四目相望着,当即两人的心里,都是一阵涟漪泛起,酥酥麻麻的感觉传遍周身,他们彼此的脸,更是没来由的全都泛红起来。

最先从这种异样里,反应过来的崔谨言,这饭她也吃不下去了。

慌慌张张的背转过身子,她都不敢在瞧,安子墨那双包含柔情的双眸。

就在她拿起碗筷,逃也似的想跑去厨房的时候。

却怎料,她昔日的婆婆薛冯氏,竟然又来了。

而刚刚崔谨言在里屋吃饭,也没听到院里的动静,因此毫无防备之下,两人撞了个正着。

碗碟摔在地上,传来阵阵尖锐的瓷器碎裂声。

被溅了一身汤汁的薛冯氏,更是二话不说,上前彪悍的扯住崔谨言的头发,恶狠狠的狂拽了起来。

“你二婶适才去寻我,说你家里养了个野男人,老娘我本来还以为,你崔谨言这个窝囊废,没胆子作出这样的事情。可如今看来,我到真是小瞧你了,这个男人究竟是怎么回事。别以为我儿子休你出了家门,你个小**就能肆意妄为了。你到底和我儿有过婚约,若叫人知道,我儿子过去未过门的媳妇,竟然是你这样水性杨花的人。丛文的名声还要不要了,你这个**就该去死,你怎么还有脸活着。”

崔谨言一时没反应过来,头发就被扯住了。

如今薛冯氏对着她又拍又打,更是叫崔谨言,从头到脚疼的都做不出什么有效的反抗了。

就在崔谨言心里哀嚎不已,觉得今天她非得被揍成猪头不可的时候。

忽然安子墨的一声充满愤怒的冷哼传来,接着还没等崔谨言弄明白怎么回事呢。

她就瞧见薛冯氏,惨叫一声,倒飞着被打出了屋外。

而她则被安子墨,牵着手往后一拽,就将她安然的护在了身后。

在瞧一出手,就把薛冯氏一条老命,打没半截的安子墨。

等到他回身看向崔谨言时,眼中的戾气,早就被心疼取代了。

而且安子墨的声音,更是充满了腻死人不偿命的儒雅轻柔,担忧的询问道:

“谨言你没事吧,瞧你头发也乱了,脸上脖子上都被抓出了血痕。家里可有外伤药,你赶紧去敷一敷。至于这些闯进来,意图欺负你的人,有我应付就是了。她们不是说,我是你的野男人吗,那我安子墨的女人,谁敢动她,我就要谁的命。”

再次回身,看向仍站在茅草屋里,跟着冯氏一并来的薛盈盈,罗氏以及外加三五个村妇。

安子墨周身,涌现出一股犹如实质般的杀气。

显然他的话,可并不是说着吓吓人的,他此刻瞧着崔谨言那狼狈的样子,被气的是真动了杀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