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阳江婉小说 大神夜秋为主角的小说

《第一狂婿》是由作者大神夜秋最近创作的都市生活类小说,内容新颖,文笔成熟,值得一看。《第一狂婿》精彩节选:难道……就在苏阳胡思乱想的时候,刘经理回头看向一脸阴沉的朱鸿业,说道:我突然想起来,有些事要和朱总聊聊,如果朱总有时间的话,不妨跟我一起走?…

《 第一狂婿》 第7章 颠倒黑白 免费试读

第7章颠倒黑白

“老公,你……你真有证据?”江婉一愣。

“嗯。”

苏阳点了点头。

“少在这里故弄玄虚!”

老太太哼道:“当着所有人的面,有证据你就拿出来,不过,我把丑话说在前面,如果你所谓的证据证明不了你的清白,那就马上和婉儿去民政局办理离婚手续。”

“好。”

有证据在手,苏阳也没有多想,当即答应了下来,然后划开手机屏幕,找出那份音频文件,并且当众点了播放。

这下,终于清白了。

手机里传出陈子昂和江玲的声音,他们亲口承认,两年前,就是他们设下毒计,联起手来栽害苏阳!

一字字,一句句,说的一清二楚!

苏阳深吸口气,前所未有的轻松。

虽然他坐了将近两年的冤狱,但是现在能够当着江家人的面,证明自己的清白,感觉还是不错的。

江家所有人,包括躲在隐蔽处的江超在内,全都震惊了。

而江婉,先是惊讶,紧接着就是抑制不住的欣喜……

太好了!

激动之余,江婉兴奋道:“妈,奶奶,你们听到了吗?苏阳是被冤枉的!”

朱炫龙的脸则是黑透了。

因为从江玲和陈子昂的对话中,不难听出,虽然是江玲和陈子昂联手栽害的苏阳,而他,却是那个躲在背后的幕后黑手。

脸黑的,还有朱鸿业。

他怒瞪朱炫龙一眼,有种把朱炫龙打回娘胎、再重新射出来的冲动。

栽赃陷害,他不反对,你倒是做的漂亮一点啊,现在被苏阳拿到了证据,当着这么多的人面,不是啪啪打脸吗?

情何以堪!

一时间,所有人都把目光投向了江家老太太。

毕竟这里是江家,今天是老太太的寿宴,当初也是她一锤定音,报警抓走了苏阳。

老太太的脸色阴沉到了极点,哼道:“都看**什么?难道你们听不出来吗?根本就不是玲玲的声音,这个所谓的证据,是假的,是伪造的!

紧接着,她看向苏阳,咬牙质问道:“说,为什么要诬蔑玲玲?”

假的?诬蔑?

闻言,在场所有人都懵了,包括苏阳。

他不明白,音质这么清楚,老太太怎么可能听不出是江玲的声音?

就连躲在隐蔽处的江超也傻了眼,目瞪口呆,别人不知道,反正他是早就听出来了,难道老太太年纪大了,耳朵也不好使了?

“奶奶,你仔细听,这真的是……”

“真什么真?我说假的就是假的,难道自己孙女的声音,我这个做奶奶的听不出来了吗?”

老太太根本不听劝,铁了心要指鹿为马,颠倒黑白!

“假证据?”吴兰英回过神,立即附和道:“对,就是假证据,没想到啊,你这个强歼犯在监狱里被关了两年,好的不学,居然还学会耍奸使诈了!”

说着,她用手肘碰了一下江建国,没好气道:“妈都说是假的了,你倒是表个态呀。”

江建国忙点头附和道:“对,你说的对……”

“爸,妈,奶奶,你……你们……”江婉扫视了一眼她的爸爸、她的妈妈、她的奶奶,气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她算是看明白了,即使苏阳拿出证据,江家这些人,也根本不会承认!

啪!

老太太突然一拍桌子,拍案而起:“好你个苏阳,对玲玲怀恨在心,挟私报复,居然连这种卑劣的手段都使的出来,这里是江家,有我在,容不得你放肆……”

“敢诬陷我们江家人,来人,把他给我拿下!”

话音刚落,就有三四个年轻人气势凶凶的朝苏阳围了过来。

江家人?身为江家的女婿,难道他就不是江家的人吗?

苏阳惨然一笑,顿感凄凉。

本来,他以为拿到了江玲和陈子昂联手栽害他的证据,他就能在江家人面前自证清白!

他以为洗脱了强歼犯的罪名,就能和江婉继续做夫妻!

他以为江家人知道了朱炫龙做过的那些卑劣勾当,就会取消今天的订婚宴!

他以为,两年前所有人都误会了他!

可事实恰恰相反。

是他太傻,太天真……

直到这个时候,苏阳才算明白,怪不得在他拿出证据之前,老太太要把丑话说在前面,敢情老太太早就有了主意。

不论他拿出的证据是真是假,老太太一口咬定是假的,这样一来,就能顺势逼迫他和江婉离婚,成全江家和朱家联姻的好事。

果然,姜还是老的辣啊!

一念至此,苏阳心中的怒气飙升,双拳紧握,真有些忍不住了,看着围向他的那三四个年轻人,嘴角勾起一抹冷笑。

他,已经不是两年前的那个他了,别说三四个人,即使再多来几个,他也不会放在眼里。

“住手!”

就在苏阳准备打个痛快的时候,江婉突然挡在他面前,语气坚定道:“我再说一遍,我是不会和苏阳离婚的,别说他不是强歼犯,就算他是,我也一样不会离婚!以前不会,现在不会,以后更不会,我劝你们还是死了这条心吧!”

“江婉,你闹够了没有?难道你忘了之前是怎么答应我的了吗?”老太太厉喝一声,瞪向江婉,提醒道。

江婉据理力争道:“奶奶,我是答应过你,只要苏阳能平安出狱,我就和他离婚,可是,你怎么能是非不分,颠倒黑白?刚才那段录音里的声音究竟是不是玲玲,你应该比谁都清楚吧?”

“大胆!”

被江婉这么当面质疑,老太太老脸一红,怒不可遏,气得身体都微微有些发抖。

“我……”

“我什么我?还不闭嘴!”江婉还想再说,却被吴兰英打断,并且捂住了她的嘴。

苏阳感动的都有些想哭了。

有妻如此,夫复何求?

也正因为如此,他放弃了大打出手的念头。

如果真的忍不住动了手,和江家的关系将会彻底决裂,他倒是痛快了,江婉呢?以后在江家的日子怎么过?

带江婉走?

他愿意,江家也不会答应!

而且他刚出狱,一无所有,又拿什么让江婉幸福呢?

很快,那三四个年轻人一拥而上,把苏阳抓了起来,等候老太太发落。

老太太扭头看向朱鸿业和朱炫龙,朱炫龙早就坐不住了,见苏阳被制服,他腾的一下站起身,指着苏阳怒骂道:“好你个强歼犯,敢破坏我的订婚宴,老子今天非扒了你的皮不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