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门肥妻全文免费阅读苏晚许亦云by二月清尘小说完整章节

意外收获

野山菌的数量并不多,加起来也就十来朵这样。

即便是这样,苏晚已经觉得很幸运了。

这些野山菌可是珍品,在二十一世纪,卖的比牛肉羊肉还贵。

至于这个历史上都没记载的年代,价位怎样苏晚就不知道了。

之前跟着一起上山的许亦云,这个时候已经不知道去了哪里。

苏晚不管他,继续沿着灌木丛翻找着。

又翻完一大片灌木丛,都没有碰到自己需要的东西,苏晚正打算转移阵地的时候,她的视线突然间被一个带刺的接近枯黄的圆球吸引了注意力。

这个是 是栗子。

苏晚眼前一亮,连忙把地上的那个带刺的圆球捡起来。

真的的是栗子,野生栗子。

把栗子的外衣剥掉,看着手里黑不溜秋的果子,苏晚激动得差不多尖叫出声来。

这里有栗子,就一定有栗子树。

苏晚抬起头来,果然看到不远处有一颗巨大无比的栗子树。

那棵树的枝桠上,结满了密密麻麻的栗子球。

开了嘴巴的,没开嘴巴的,都挂在树上。

只是,这么好的东西在这里,田头村的那些乡亲怎么不去捡? 这里并不是深山老林,周围根本就没有其他凶猛动物,来这里的人也很多,甚至附近都有很多前人走过留下来的脚印,有一些掉在地上的栗子球还被踩进地上的泥土中。

苏晚心里疑惑着的时候,肚子再次咕噜噜的叫起来。

胖子就有胖子的烦恼,一旦饿了,肚子就咕噜咕噜的叫个不停。

当下,苏晚也不管那么多,找个地方坐下,就开始吃那些栗子。

呼真甜啊。

嚼着嘴巴里的东西,苏晚幸福得差点要流眼泪了。

有了这些好东西,她暂时不用担心肚子饿的问题了。

吃了十来粒栗子缓解肚子的饥饿感后,苏晚就开始把地面的栗子给捡到挎篮里。

把整个挎篮都装满了,掉在地上的栗子还有一大堆,苏晚于心不忍,最终还是决定把栗子的外衣剥去。

许亦云,许亦云你还在不在? 好歹现在也是搭伙过日子,这里有吃的东西,怎么也得让许亦云过来帮忙。

四周安安静静的,苏晚的声音传得老远。

喊了好几声,都没有任何动静的时候,苏晚就放弃了。

有吃的,苏晚心情很好。

坐在一棵树下,苏晚一边哼着歌儿,一边剥着板栗。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的声音从苏晚身后传来:何事。

突如其来的声音,吓得苏晚打了个哆嗦:你走路能不能发出点声音啊?吓死人了。

许亦云肩上扛着根棍子,棍子两头各自捆着两只野兔,三只野山鸡。

那些东西都是活的,此时被绑着,时不时的还挣扎那么几下。

苏晚:?这些野味都这么容易抓到吗?村民都是笨蛋吗?有这么多好东西也不会抓去卖? 苏晚不知道的是,这些野兔野山鸡都是许亦云到山林深处才寻到的。

山林深处有豺狼虎豹,一旦碰到就会丧失性命,一般人根本不敢进去。

这些果子有何用? 看到苏晚挎篮里面的那些棕黑色的栗子,许亦云浓密的眉头轻微的皱了皱。

这个是栗子,你不认识? 许亦云眼底有茫然。

看他的样子,苏晚就知道自己猜测的没错了。

这个朝代的人,真的不知道栗子这个东西。

要是知道这个东西能吃,哪能任由这些东西掉落腐烂也不吃? 苏晚也不解释了,她快速的剥一颗栗子,二话不说直接塞进许亦云的嘴巴里。

许亦云眉头一皱,又听苏晚说:或许咱们可以靠这个发点小财。

即将吐出来的栗子,又被许亦云含了回去。

他看了看苏晚,嚼了几下口中的东西,有些甜,有些脆,主要是口感非常好,咽下去之后,口中还留有淡淡的馨香。

你发不了财的。

难得许亦云会跟苏晚多说那么两句话。

听着挺打击人的,但是在理。

苏晚要是拿这些东西去卖的话,用不了多久,那些村民就会跟着拿去卖,到时候别说发财了,这些栗子树能够留根都不错了。

你以为我会像你目光短浅?苏晚嗤了一声,然后把那个挎篮塞进许亦云手上:拿着,回家了。

然后苏晚就先走了。

身后的许亦云: 男人终究是沉默寡言的主,苏晚把挎篮塞给他,他也没坑声,就一手提着挎篮,一手扛着那些野味下山了。

回到家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钟了。

苏晚不会计算古代的时辰,都是看天色以及头顶上的太阳估算时间的。

饿了一天,苏晚打算先煮点栗子来填肚子。

偷肉

从山里带回来这么多东西,回来的路上自然是会被村民们看到的。

不过,她们也只能看看,然后再说一些羡慕又酸溜溜的话而已。

至于想要占许亦云的便宜,却是不敢的。

倒不是他们有多高尚,而是因为许亦云那张脸,再加上那双眼睛,他们实在是瘆得慌,并不敢真的得罪许亦云。

苏晚煮好栗子,把栗子捞出锅后,准备把昨天晚上吃剩下来的兔子肉拿出来。

然而,她到存肉的地方要拿肉出来的时候,发现里面那盘肉不见了。

别说肉了,就是盘子都不见了。

去哪里了? 苏晚又翻了其他地方,还是没有找到那盘肉。

昨天晚上她就是把那盘肉放在屋内的桌子上的,担心被老鼠偷吃,她还用锅盖盖起来的。

会不会是许亦云偷偷收起来了呢? 应该不是他,那个人冷漠又骄傲,根本就不会做出这种下三滥的事情来。

隔壁的大房二房那边,也已经开始生火做饭。

时不时的还有浓郁的香味飘过来。

这是炒肉的味道。

蹲在屋内的苏晚,像是察觉到了什么一样,连忙站了起来。

她拿上一把缺了口子的菜刀,满脸阴沉的走出院门,然后朝二房所在的位置走去。

刚刚飘进鼻子里面的肉香,就是从二房那边传过来的。

那个味道苏晚很熟悉,就是昨天晚上,她干锅炒兔肉的时候,所放的材料。

如果是换做以前的苏晚,凭借她没有脑子的样子,即便肉被偷了,也是怀疑到大房身上,毕竟昨晚刘氏过来大闹了一场,周氏却没有现身,明显刘氏嫌疑更大。

等苏晚找上大房那边的麻烦,两边闹得不可开交之际,二房这边也已经把肉给吃完了。

到时候,肉已经进到二房那边的肚子里了,苏晚就是想找他们的麻烦,二房也可以搪塞过去。

许银宝跟他婆娘打的就是这个主意。

只可惜,现在的苏晚已经不是从前的苏晚了。

来到二房的大院门口,苏晚一手拿着菜刀,一手狠狠的拍着院门,那模样像极了进村打劫的强盗。

震耳欲聋的开门声,就如同震耳的雷声一样,劈在了二房的心脏上。

开门,再不开门,老娘把你的院子给拆了。

因为愤怒,苏晚的声音都是粗声粗气的,再加上她拍门的力道,果真像极了要拆了院子一样。

周氏正在做饭,听到那剧烈的拍门声,她猛烈打了一个哆嗦,手上的锅铲差点就掉在地上了。

许银宝正躺在床上抽着旱烟,听到那震耳欲聋的拍门声,他只是不屑冷哼一声,完全不把苏晚的到来当做一回事。

拍了好久,都没有人来开门,苏晚怒火中烧,抬脚用力一踹,哐当一声,那两扇门被她踹开了。

苏晚拿着菜刀,拖着肥胖的身子,怒气冲冲的朝二房的厨房走去。

巨大的声响,不仅惊动了屋内的两个人,连许亦云那边以及大房那边都听到声响了。

苏晚阴沉着脸,直冲到厨房。

周氏吓了一大跳,想要把手上的那盆肉藏起来,已经来不及了。

她只能把肉放回锅内,然后撑着腰身,怒气冲冲的瞪着苏晚,道:死肥婆,你想干啥? 声音很大,但是底气明显不足。

苏晚看着她锅里的兔子一眼,冷哼一声,道:自己交出来还是我自己动手? 死肥婆,老娘不知道你说什么,没事的话赶紧出去,要是再过来,小心老娘拿棍子打死你。

周氏心虚了。

所以只能扯大嗓门让自己看起来理直气壮一些。

你认为我好欺负是吗?趁着我不在家,跑到我家里来偷肉吃,你们一家都是狗吗?这辈子没见过肉吗?我告诉你,把我逼急了,什么事情我都可以做得出来。

苏晚沉着一张脸,拿着菜刀往前一步。

周氏看着苏晚那双带着冷沉之气的眼睛,又看了看她紧紧拽在手里的菜刀,心里更加害怕了。

谁偷你家的肉了?死肥婆我告诉你,你没有证据就别往老娘身上泼脏水,你要是再撒泼,老娘便跟你拼了。

周氏的嗓门更大了,似乎想用自己的声音压制苏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