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之七皇子夏极夏小苏小说结局精彩章节全文

《穿越之七皇子》 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穿越之七皇子》由剪水II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夏极夏小苏,书中主要讲述了:大周阁老王正石,手下高手极多。军部在外。皇室供奉潜修。白虎刑堂共分五堂,其中三堂是他的羽翼。金风细雨楼永远不会招惹他。雷暴堂堂主雷静云是他义女。至于其他地下势力,虽然与他没有关联,但所有地下势力都知道…

《穿越之七皇子》 9.暗潮与征兆(第五更) 免费试读

大周阁老王正石,手下高手极多。

军部在外。

皇室供奉潜修。

白虎刑堂共分五堂,其中三堂是他的羽翼。

金风细雨楼永远不会招惹他。

雷暴堂堂主雷静云是他义女。

至于其他地下势力,虽然与他没有关联,但所有地下势力都知道雷静云是王阁老的义女。

除此之外,王居石自己手下还有着不少高手。

王家辅佐了大周三代,根基极深。

培养了许多羽翼。

这样的人,自然有资格操纵一个傀儡皇帝,自然也不会愿意去被夺走权力。

一山不容二虎。

王正石王阁老,永远无法搭配一个霸主个性的帝王。

田猎很快就要至了。

夏极无聊时才会去看看自己哪些功法升级了。

他已经早过了一开始的新奇劲儿,毕竟功法已经太多了,多到数不胜数。

叮!

【凝煞指+1】

叮!

【排风掌+1】

叮!

【鲸息呼吸法+1】

叮!

【葵花宝典+1】

叮!

【缩骨功+1】

叮!

【葵花宝典+1】

提升至第十二层。

提升进度:LV12至LV13(0/10)

夏极:…

这葵花宝典还真是赖上自己了么?

没用的。

葵花宝典这辈子都不会用的,提升再高也就当个成就吧。

忽然,他又听到了街头一阵密集的脚步声,伴随着鱼鳞铠甲的金属板儿彼此碰撞的杀伐之音。

他看也不看,自喃道:“今天的第五次调动了,城门卫里许多人都有了调动。

前天去皇宫,宫里的有些侍卫也面生了。”

正在这时,帷幕掀开,红纱裹着婀娜的少女躯体,一阵香风吹入。

红烛也随之熄灭。

少女声音轻声喊出:“公子,夜深了,奴家怕黑怕冷,也怕孤独呢。”

这声音甜腻到滴蜜。

夏极道:“雪千柔冷艳,安小梦圣洁,你…年红妆又是怎样呢?”

少女轻声道:“雪姐姐冷艳,安姐姐圣洁,你这个偏心的冤家,都把最美的词儿给了旁的女人,红妆在你心里,就没有分量么?”

夏极笑道:“那你要我说你什么?”

少女道:“可怜。可怜的小红妆,哥哥不疼,姐姐不爱。”

夏极道:“你可是飞花宫的头牌,哪里可怜?追你的公子可是从飞花宫排到了寸金桥。

我明白你的意思,一会儿我给你也写首词。”

年红妆托腮坐在少年对面:“不,那些排队的公子,我一个都不在乎。”

“哦?那你在乎什么?”

婀娜的红纱少女妩媚笑着,梨涡轻旋。

“你写的词,我也不要。”

夏极望着这**入骨,却古灵精怪的头牌,笑道:“那你要什么?”

“我在乎你,我要你。”

年红妆又加了句道:“我要了你,你就不会再给别的女人写词了,对不对?”

夏极肃然道:“你就算占有了我的人,也得不到我的心。”

年红妆忽然不说话了。

她知道这是调笑。

她也知道这少年进了许多青楼,风流之名遍王都,但他却从未与一个风尘女子有染。

甚至她还知道这少年从未有过一个女人,甚至连情人都没有。

他虽然出入烟花柳巷,可是真是干干净净。

夏极也憋着笑意。

忽然,两人同时笑了起来。

年红妆指着对面的少年,笑道:“哎哟,你怎么这么不要脸呐,来人呐,这里有个不要脸的,这脸有人要买吗?”

夏极故意道:“不给你写词了。”

年红妆花容失色,急忙扑来,拉着夏极的手摇来晃去:“好哥哥,别这么对我嘛。”

“行了,弹琴去。弹什么曲子,我写什么词。”

年红妆愣了愣,这么厉害嘛?

她吐吐小舌头,拿出藏着的古琴,转弦拨轴三两声,情调便是慢慢出来了。

这是一首相思的琴曲。

年红妆一边弄弦,一边暗送秋水,目光挑逗地看着略显疏狂的少年。

她是半真半假,如果这少年真的要了她,那就全部成了真的。

如果不要她,那全部是假的。

夏极轻轻研磨着墨汁,神色认真,带了几丝暗藏的忧郁。

提笔略顿,然后笔垂选在宣纸上。

年红妆媚眼如丝,看着他。

那握着狼毫的手终于有力的落下了。

年红妆心里咯噔一跳,这可是关系着花魁之位的关键时刻,她拿出十二分能耐,全神贯注,琴声越发激烈,染上了几分强烈的思念,希望能感染到他,能助他笔走龙蛇。

夏极一起笔,就不会停下。

只是短短十几息的功夫,就已经搁笔了。

“出去走走。”

他起身,出门。

年红妆急忙起身,点燃红烛,小跑了过来,紧张无比地看向了宣纸。

纸张上乃是形体疏狂,但根骨却深扎的大师级墨宝。

年红妆轻轻诵读出声:

“纤云弄巧,飞星传恨,银汉迢迢暗度。真不愧是夏公子…这词句真是美,让奴家瞬间就融入进去了。”

她继续念着: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她忽然愣住了。

一股奇异的感动从心底生出。

如此美的诗句,真是…

她继续往下看:

“柔情似水,佳期如梦,忍顾鹊桥归路。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全部念完。

飞花宫头牌的闺房里静谧无比。

年红妆坐在黑暗里,看着红烛摇曳着自己的孤影,陷入了久久的沉默。

良久…

她才捏了捏手,神色却不复妩媚,只是多了几分上位者的气息。

这首词已经彻底撕碎了她的面具。

让她阴暗、从未显于人前的一面展露出了冰山一角。

年红妆显然也注意到了自己的失态,迅速调整,恢复了妩媚,然后长叹一声:“谁说他是王都的大草包,那真是瞎了眼。

两情若是久长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她反复念诵了几遍,忽然觉着自己坐下的木椅还有些余热,那是刚刚夏公子的温度。

她的脸不禁明艳了几分,就如林花初开春红。

夏极走在秋夜的街道上,白霜铺地。

很快,红云又从黑暗里跟了上来,待到一个转角,红云又加速走了过来,到了近处才喊着:“夏极,宁妃娘娘有信给你。”

夏极这才停下脚步,接过红玉递来信,拆开火漆,借着月色,看向信纸。

信纸上内容很简单。

就是说后天是大周传统的深秋田猎,宁妃要夏极随着她一起去。

这样的大事儿,姐姐从来不会遗忘夏极。

少年抓着信纸。

想了想。

再想了想。

当红云有些不耐烦的时候,夏极温和道:“告诉姐姐,明后天我都有约,就不去了,而且这种田猎,我去了也是无聊,反正又轮不到我来射弓。”

“你!!”

红云没想到夏极居然会拒绝。

田猎,这可是大周高层次的社交活动。

别人想去去不了,他却拒绝了?

红云忍不住哼了声,转身迅速隐入了黑暗。

信已经传完了,她可是连一刻都不想与这大草包多待!

小说《穿越之七皇子》 9.暗潮与征兆(第五更) 试读结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