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卫芷澜钟离墨曹胤捷小说免费阅读 卫芷澜钟离墨曹胤捷做主角的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卫芷澜钟离墨曹胤捷的小说叫《娇宠公主:和卫王有个婚约》,本小说的作者是菜菜创作的穿越架空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曹胤捷与乔映雪为了扶八皇子上位,设下阴谋,先除明家,后铲除皇后与卫宁奭,当卫芷澜幡然醒悟后方才知道曹胤捷与乔映雪的阴谋。在皇后与太子死后,卫芷澜怀着曹胤捷的孩子被他亲手杀害,含恨重生到十年前出嫁前夕。得知自己与曹胤捷的婚事全是曹胤捷一手策划后,利用赵玉襄郡主化解了两人之间的婚事。因为曹胤捷与赵玉襄有染,苪国皇帝为曹胤捷与赵玉襄赐婚,并封赵玉襄为公主。曹胤捷与赵玉襄成婚当日,卫芷澜从周王府回宫的路上被曹胤捷的人掳走,曹胤捷正要强占卫芷澜身子时,卫芷澜被钟离墨救下。卫芷澜为永除后患,让钟离墨除了曹胤捷的是非根,从此曹胤捷对卫芷澜由爱生恨,利用朝中自己的势力对付钟离墨。…

《娇宠公主:和卫王有个婚约》 第7章 从长计议 免费试读

卫芷澜小心翼翼扶着皇后娘娘坐了下来,柔声劝道:“表兄与姐姐的事情总不是假的,母后如实向父皇禀报便好。父皇想必也舍不得儿臣受委屈,自然是会帮着儿臣说话的。”

既然皇后娘娘能猜得到,皇上又怎会猜不到。

她所担心的是,卫芷澜这般任性,皇上即便是再疼爱她,恐怕也会因此龙颜大怒。

并非她这做母亲的不想帮卫芷澜,相比之下,她更不愿看到卫芷澜失去了帝宠。

“你向来明理懂事,为何在这此事上偏偏执迷不悟?你父皇那边,母后也只能去试试,若是不成,你可答应母后,听你父皇的旨意,先嫁了淮阳王再从长计议?”

卫芷澜双眸微闪,皇后娘娘似乎是话里有话,从长计议?

如何从长计议?

若是已然嫁了淮阳王,还能有办法挽回吗?

“试试?母后这是何意,莫不是母后真想看着儿臣为此送了命吗?”

前世,卫芷澜不仅送了自己的命,而是送了整个母家的性命。

这一世,即便是所有人都笑她卫芷澜太过任性,她都可不在乎。

卫芷澜要的,无非是亲人的平安。

“澜儿,母后不会害你,你已过及笄之年,婚嫁之事,自是由你父皇做主,岂容你自作主张。”

卫芷澜明白,皇后娘娘向来如此,对自己和弟弟管教极严,只是为了让子女好在深宫之中生存。

而她,却会在背后竭尽全力为卫芷澜算计。

卫芷澜的目的也十分明确,只要嫁给曹胤捷这一步迈不出去,后头的事情,定会与前世有所不同。

午后,卫芷澜才回了兰林殿,见晋云郡主一人坐在屋里出神,她小心翼翼的走上前去,轻轻拍了拍晋云郡主的肩,眸底有几分歉意。

若不是为让曹胤捷犯错,好让皇上取消了这婚事,卫芷澜也不至于此。

只是如皇后娘娘所言,晋云郡主才是最无辜之人。

“姐姐……”好一会儿,卫芷澜才开口唤了她一声。

随之,晋云郡主抬头看她,眸子里的怨恨显而易见。

良久,晋云郡主只看着卫芷澜,却说不出话来。

卫芷澜不禁心下一颤,还在自问,莫不是自己做得太过分了,惹火了晋云郡主。

“公主,不知晋云可有何过错,公主竟做出这等事情来,毁了晋云的清白?”晋云郡主眸泛泪光,质问卫芷澜。

一时间,卫芷澜无可辩驳。看来,是曹胤捷将他所猜测的都告诉晋云郡主了。

“姐姐,我……”

此时的晋云郡主已然对卫芷澜失望,即便是她解释什么,晋云郡主也再不会相信了。

“公主不想嫁淮阳王,可也不能用晋云的清白做赌注。公主不是不知道,女儿家的清白有多重要。”

卫芷澜是知道晋云郡主的性子的,若是换作从前,遇上这样的事情,晋云郡主怕是早注已经哭成了泪人儿。

可这会儿,她眸子里只有气愤,却无悲伤。

卫芷澜猜想,会不会晋云郡主对曹胤捷有什么儿女私情,只是自己一直未有所察觉呢?

倘若当真如此,那这事儿也就好办了,即便是皇后娘娘帮自己顺水推舟,也能如了晋云郡主的心意,也能少亏欠她一些。

“是不是淮阳王与你说了什么?可是他告诉你,这一切都是我的计谋,是我有意将你推给了他?”

卫芷澜一边说着,一边坐在了晋云郡主身边,试图与她接近关系。

晋云郡主秀眉轻蹙,听卫芷澜这么一说,似乎还真是如此。

想想方才曹胤捷与自己说过的话,正中了卫芷澜的猜测。

会不会,此事并不是卫芷澜的计谋,而是曹胤捷的计谋呢?

她下意识轻轻点头,眸子里对卫芷澜的恨意似乎一时之间也减了几分,姐妹二人之间的仿佛因为距离的拉近,而回到了从前那般。

“淮阳王确是说过这样的话,还说公主为了悔婚,什么样的事情都做得出来。”晋云郡主略作犹豫,并不知道这其中究竟发生了何事。

这一切,对于卫芷澜来说兴许是意料之中,可对于晋云郡主而言,却是意料之外的意料之外。

“他怎么就不与你说说,父皇为何会赐婚。我与卫王之事,你向来都是知道的,我一早便与你说过,此生,我非他不嫁。忽然之间,父皇将我许配与淮阳王,姐姐就不觉得这事情有些蹊跷?”

晋云郡主也不知该说是巧合,还是上天在帮她。她以为,她所爱之人要就此迎娶卫芷澜之是,上天却给她开了个这么大的玩笑。

“公主,我当真不知,此时还能不能信你的解释。”

卫芷澜眸子里的神色异常坚定,她相信,在她与曹胤捷之间,晋云郡主多半是会相信自己的。

在这桩婚事里,卫芷澜并不是主导者,而是一直处于被逼服从的境地。

为了扭转乾坤,卫芷澜也只能是出此下策。

“姐姐,我只问你,是相信我的话,还是信淮阳王的话?”

晋云郡主不假思索,便选了卫芷澜。

“信公主……”

“方才听公主说起卫王,似乎我进宫之时,见过卫王一回。他听闻公主的婚事,正想法子呢!”

晋云公主这一说,卫芷澜心下顿时泛酸。

自重回宫中这些日子以来,卫芷澜满心想的都是上一世的仇恨。为了解除与曹胤捷之间的婚约费尽了心思,却鲜少想起那个她曾经炽热爱过之人。

上一世,她与他真心相付,却因曹胤捷的介入而错过,遗憾一生。

而这一次,卫芷澜浴血归来,再不会让这般悲剧再在自己身上重演。

即便是冒天下之大不违,卫芷澜也要与他携手一生,不离不弃。

“卫王……”卫芷澜眉眼之间略过一丝惆怅,恍若隔世一般的惆怅,在她心间萦绕。

“你见他时,他气色可好?”

她不禁有此一问,晋云郡主顿时也对眼前人再恨不起来。

即便是失了清白之身,也不是给了别人,而是给了她心爱之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