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依云凌熠辰是哪部小说的主角 主角萧依云凌熠辰小说免费阅读

主角是萧依云凌熠辰的小说叫《念你之时,深情缱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墨韵兰香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两年前,她以为他会向她表白,却得到他无情的奚落。两年后,她要嫁做人妇的时候,他又突然回归。不仅破坏了她幸福的婚礼,还霸道地占有了她。一时间,她众叛亲离,家庭的债务更是逼得她无以遁形。关键时刻,他伸出援手,条件只有一个:做他的女人。一场相虐的爱恋,她迷失了眼,也蒙上了心。本以为他不过是再次禁锢她,羞辱她。可百转千回,历经磨难,她才骤然发现,念他之时,深情已然缱绻。然而,她和他之间已然隔着千山万水,缱绻的深情又能度维系吗?…

《念你之时,深情缱绻》 第15章 再次对峙 免费试读

那瓶避孕药竟然不翼而飞。

萧依云的额头不由析出了冷汗,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凌熠辰发现了她在吃避孕药。然后把药给扔了。

卑鄙!真是卑鄙!凌熠辰这个魔鬼禁锢她的人,羞辱她的自尊难道还不够,现在还让她给他生孩子?这算什么呢?她现在跟他在一起,无名无分,甚至连个情人都不是。说的难听点儿,她就是被他禁锢在金丝笼里的泄欲工具!

“泄欲工具”扎一听到这个词,萧依云身子不自觉地狠狠一抖,多么**的字眼儿。

以前的她是多么的高傲啊!可如今却被该死的凌熠辰祸害到如此地步。

泪水经不住又涌出了眼眶。冰冷的泪水湿润了她的脸颊,也洗涤了她的理智。

不可以!她不能这么坐以待毙。她要反击。她绝不可以怀上凌熠辰的孩子。

想到这,她一瘸一拐地走到衣柜前,随便拿了一套休闲衣服穿在身上,走出门来。

“依云小姐,这么晚了,您要到哪儿去?”王姨端着补汤走了过来。

“哦,我就是想出去走走。”萧依云平复了一下情绪说道。

“凌先生特别嘱咐我,说您的脚崴了,让我给您熬些补汤。傍晚你带走的补汤喝了吗?觉得味道怎样?你早告诉我是给病人喝的,我就会在食材上进行一下变化了。嗨,你看我这记性,我给您的饭都做好了,在保温箱里呢,我去端过来。你先吃饭,然后再喝汤。对了,您的脚怎么样了,一会儿我再跟您揉捏一下。”王姨一口气地说着。

萧依云没忍心打断她,毕竟她也是一番好意。但是她必须尽快去买药,凌熠辰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回来。而且都已经九点了,她更怕附近的药店关门了。

“王姨,他呢?”萧依云问。

“谁?哦,您是说先生呀,他刚才出去了。临走的时候特别嘱咐我您的脚崴了,让我好好照顾您。”

“嗯,王姨,我现在有重要的事儿,必须先出去一趟。这汤等我回来之后再喝吧。”萧依云随即就一瘸一拐地往门口走去。

“哎呀,依云小姐,你的脚都伤成这样了,什么事不能让我替您去吗?你这样若是加重了伤势,回头先生要责怪我的……”王姨实在不理解,凌熠辰看起来对她那么好,她到底在倔强什么。

“好了,王姨,我真的有很重要的事儿,你是无法替代我的。这样吧,你去给我叫辆出租车,在别墅门口等我。”萧依云说道。

“嗯,好吧。”王姨只好无奈地去了。

很快,王姨就叫来了出租车。萧依云上车后,告诉司机去最近的药店。

这里是A市的豪华别墅区,也是A市地段,环境最好的地方。周围的配套设施也是挺完备的,还好,出租车没开出去多远,萧依云就看到一家药店还亮着灯。她让司机停车,这里离凌熠辰的别墅也不远,她让司机走了,一会儿想散步回去。

周围种植着常青的树木和应时的花草,此刻正值春天,各色的花儿竞相开放,鼻息间是浓郁的香气,闻着令人无比心旷神怡。

刚才被凌熠辰那个魔鬼一通蹂躏,浑身的骨头都散了一般。而且待在那幢空荡荡的别墅里,总让她感到一阵压抑。就算是腿脚不方便,她也愿意在这林荫小路上慢慢踱步。

萧依云走进药店买了药,这回统共买了两瓶,以备那个魔鬼凌熠辰丢掉后,她还有吃的。

走出药店,她慢慢地沿着林荫小路往前走去。周围花草的香气到底让她的心情好了一些。

又往前走了一段路,忽然迎面驶来一辆汽车,闪亮的车灯刺得她睁不开眼睛,她下意识地站在路边的树旁边。

那辆车却一下子停在面前,一个颀长的身影跳下车来,径直奔她而来。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地问:“你是谁?”

“依云,别跑,是我!”那个温润的是声音叫道。

她转头定睛一看,竟然是陈月星。

“怎么是你?”她又羞又惊。

“依云,你还好吗?”陈月星一个健步上前,不由分手将她抱在怀里。

“放开我,月星。”陈月星的怀抱依然是那般温暖且安全。

可她如今却再也没有权利享受了,她用力挣开了他的手臂。

叶依云的眼眶又红了几分,她现在实在无连面对温润如玉,深情款款的陈月星。

“依云,我好想你。让我们就在这儿静静地待一会儿好吗?”陈月星不顾一切地追上来,再次拥她入怀。

这一次,他抱得更紧,更有力,并将她的头牢牢地按在自己怀中。

这一次萧依云没有挣脱,陈月星的怀抱,安全,干净,是那么的让她留念。

“依云,叔叔的手术很成功是不是?”过了片刻,陈月星柔声问道。

“嗯。”

“那我就放心了,我刚才去医院看过叔叔了,监护室没让进,我问了护士叔叔的情况。我隐隐知道凌熠辰的别墅就在这附近,我想着也许你就被他禁锢在这里,就开车到这儿来碰碰运气。没想到我运气这么好,竟然真的碰到你了。”陈月星欣喜地说道,随即上上下下地打量起萧依云。

萧依云被他看的一阵发毛,傍晚凌熠辰那通蹂躏,她的脖颈上肯定有吻痕,她生怕被陈月星看到。

果然,她脖颈侧面的吻痕落入了陈月星的眼里。他的双拳不自觉地攥紧,额头的青筋突突了两下。但很快,他有变成一副温文尔雅的表情,温柔地说道:“依云,你这两天都瘦了。”

“没事儿,我还好。月星,天色不早了,我要回去了。”萧依云再次挣开陈月星的手臂,往前走了几步。

她真的有点担心会好巧不巧地碰到凌熠辰,她不想给陈月星带来任何的麻烦。可这话又无法明白地对陈月星说出口。

“依云,你的脚怎么了?”看到她一瘸一拐的样子,陈月星快步追了上来,一把拉住她的胳膊。

“没事儿,就是崴了一下。我刚才去药店就是买药酒了,回去揉搓一下就没事了。”萧依云连忙掩饰。

“不对,是不是凌熠辰那个**害的你叫受伤了。这个魔鬼,他强,暴了你还不算,现在还……跟我走,依云,我们现在就去公安局告他。告他强,奸还非法禁锢他人人身自由。”陈月星气愤不已,他拉着萧依云的手就往自己的车子走去。

“月星,不可以的!你斗不过他的。”萧依云着急地说道。

“怎么会呢?依云,你到底怕什么?我们还没有跟他斗呢,你怎么就说斗不过呢?”

“求求你,月星,别说了。你快走吧,我这样一个女人根本就不值得你费心费力的,我要赶紧回去了。”萧依云颤抖着双唇。

她怎么可能再去告凌熠辰?她前前后后拿了他四百万,这也是一笔大数目呀。最后她终究是被钱所逼,可这样的话,又让她怎么说出口。

陈月星没有那么多的钱,想取出理财的钱但是被凌熠辰搅黄了,他甚至要为她卖掉自己心爱的画室。此时此刻,她要再说出这样一番话,不是往陈月星的胸口上捅刀子吗?

“依云,你到底在怕什么?难道就是因为凌熠辰给你爸爸出了医药费吗?这个我可以做到的,我昨天已经给我父母摊牌了。我现在就要求分家,只要我分得了财产,这一切都不成问题的。依云,相信我,离开凌熠辰那个魔鬼吧!让我们重新开始。嗯?”陈月星柔声说着,手臂已经情不自禁地缠上萧依云的腰肢。

他正在琢磨着,后面的话该怎么说。想告凌熠辰强,奸,这第一手的证据必须要萧依云亲手拿到才行。而萧依云的自尊心这么强,如果他直截了当地说出来,恐怕会让她接受不了。到时候他的计划还是会失败。

陈月星的话让萧依云心头一动,然而她住院时罗兰和陈成说的话还在耳边回荡。他们能够轻易同意陈月星的要求吗?

她这个在他们口中的**女人,败坏了陈家的门风。连那个周管家都对她深恶痛绝,他们能任由自己的儿子脱离家庭重新跟她在一起?

她实在不敢想象,她跟不敢用自己家人的安康平静做赌注。

想到这,她决然地挣脱了陈月星的怀抱,狠狠心说道:“月星,对不起。我不能答应你。我输不起,你更输不起。我还是那句话,忘了我吧。你应该去找一个更好的女孩儿做妻子。”

说完,她就踉踉跄跄地走开了。

陈月星这一次没有追上来,他冷冷地看着萧依云的背影,一丝阴险的笑容浮上脸庞。一计不成,他还有二计,三计。

正在这时,又一辆汽车驶来。“吱——”的一声停在路边。

凌熠辰那矫健的身影跳下来,带着一股强势的冷风。

“陈月星,你这个王八蛋!”话音刚落,一记铁拳朝着陈月星袭来。

“住手!”萧依云骤然回头,惊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