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爱你如歌》小说免费阅读 穆雨司景宸小说大结局在线阅读

主角是穆雨司景宸的书名叫《曾爱你如歌》,是作者炖肉君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穆雨扶着椅背一时不知道是该坐好还是不坐好。她蠕了蠕唇,刚想说话,就听见司景宸道,穆雨,你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么?…

《曾爱你如歌》 第10章 为了死心 免费试读

“闭嘴!”一听到陈欣琳这个名字,司景宸立刻捂住她的嘴,身体却仍紧紧压在她的身上,不允许她有半分挣脱。

“司景宸,你就不怕我告诉陈欣琳……唔……你今天爬了我的床,她一定会难过的……”

“爬床?”司景宸单手将她的双手扣在头顶,半坐在她身上,居高临下地望着她,冷笑,“就凭你也配在床上。”

因为不配,所以她只能被他压在地上。

分身还在她体内,他却用最残酷的语言狠狠地将她凌迟。

绝望似一把利刃,从她的胸口贯穿。

透过朦胧的泪眼,穆雨看着眼前这张俊朗的让她痴迷了十几年的脸,渐渐放弃了所有的挣扎,喃喃道:“对不起,让你和陈欣琳分开,我错了;对不起,十年前就喜欢上你,我错了;结婚两年,明知道你讨厌我,还自顾自地爱你,我错了。”

眼泪渐渐干涸,似她逐渐空洞的心,再也没有半分热情。

她望着他低声道:“求你看在我答应离婚的份上,请你让我去工作,我不会说是你的妻子,不会玷污你们司家的名声。只要你高兴,以后,路上遇见,我就是普通的路人。”

“你敢!”司景宸没由来一阵暴怒,发了疯地冲刺着,在她紧窄的甬道中发泄着心底汹涌的怒气。

痛!

穆雨痛得筋挛,这一次她却再了没有叫痛,只是死死地咬着牙。拼着最后一点意识看向司景宸,轻声道:“司景宸,我欠你的,只有一千万了。其他,什么都不欠了,什么都不欠了……”

话音未落,眼前一黑,她就晕了过去。

穆雨陷入了一片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在那里,她看到了十二岁的自己。

那个时候妈妈已经病了,半大的孩子每天放学都会沿途翻检拉圾筒里的矿泉水瓶。

虽然她的衣服洗得很干净,虽然她的成绩很优秀,可是同学们还是给她起了“垃圾婆”的外号。

因为自卑,因为怕被嘲笑,她总是等所有同学们都离开教室了才回家,这样就没有人能看到她捡垃圾了。

可是,那群爱捉弄人的男孩子们,早就躲在垃圾筒旁,拿着手里的饮料边喝边说:“垃圾婆,这可是易拉罐哦,可以卖两毛钱一个,你要是学两声狗叫,我就给你。”

“让她学狗叫可容易了。看我的。”一个调皮的男孩一口气喝完饮料,拿起瓶子狠狠地向她砸去。

疼痛让女孩“嗷”地叫出来声来,似新生不久的小奶狗。

“哦哦哦,垃圾婆变小狗喽,垃圾婆变小狗喽。”孩子们欢呼着,大口地喝完饮料往小女孩的头上砸去。

可是,接下没有一个易拉罐砸在小女孩的身上。

一个穿着贵族学校制服的男孩挡在了她的面前,他的手里,还拿着一只别人砸过来的易拉罐。

那天那名从而天降的少年赶走了欺负她的孩子,他将手里的易拉罐递给她,告诉她:“这世上,人和人从来平等,捡易拉罐赚的钱和做其他工作赚钱并没有什么不同。只要你自己平等看待自己,别人就不会看低了你。”

从那个时候开始,穆雨记住了那句话“平等的看待自己。”

从此她大大方方地和同学们一起放学,坦坦荡荡的捡垃圾。

再有男孩子让她学狗叫的时候,她会微笑着对他说:“我妈妈生病要花很多钱治病,你可以把易拉罐给我吗?做好事会有福报的。”调皮的孩子们从此再也不好意思欺负她了。

从那个时候开始,她知道那个人叫司景宸,是本市最大家族司家的大少爷,就读她学校附近的贵族学校。

从那个时候开始,那个挡在她身前的背影就留在了她的心里,永远那样高大,那样无可以替代。

现在……

他夺走了他亲手为她建立的自尊。

穆雨泪流满面地黑暗中那道一直高大的身影渐渐消失散。

阳光透过窗帘落在穆雨的脸上,让她忍不住睁开了眼。

她刚动了动,身体就传来**辣地刺痛感,让她忍不住嘶了一声。

穆雨撑着身子坐了起来,看着身下染了血的地毯,胸口狠狠地窒息着。

原来,她就在司景宸房间的地上睡了一夜。

不过,这是预料之中的不是么?她难道还能期待司景宸会抱她上床或者送她回房间么。事实上,司景宸甚至连条毯子都懒得给她盖。

穆雨拖着被车轮碾过般的身体,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扯了扯已经残破不堪的衣裙。一步步向门口走去。

每一走一步,身体仿佛都被火灼了一样,痛得她冷汗直冒。

那一刻,穆雨冒出的第一个念头就是还好今天是周六,可以休息两天。不然新入职不久就请假,印象太不好了。

她握着门把,深吸一口气,准备一口气冲回自己住的客房。

刚要打开门,身后就传来了司景宸冷漠的声音:“以后你的事,我不管。”

穆雨惊讶地转过身,就见司景宸穿着一身宽大的浴袍从浴室里走了过来。

穆雨有些不要思议地问:“你,这是同意我去工作么?”

司景宸面无表情地走到穆雨面前,看着她苍白的小脸漠然地警告:“但是在没有离婚前,你要敢在外面跟男人鬼混给司家抹黑,后果自负。”

“我不会。”穆雨双手拢着没了扣子衬衣,低下头,轻轻说了声,“谢谢你。”

“滚!”

湿漉漉的毛布砸在她的身上,等她直起身子的时候,司景宸已经转过身往衣柜边走去。

明知道他有多讨厌自己,明知道注定了未来是路人,可是看到他连看自己一眼都烦的样子穆雨的心还是狠狠地抽痛着。

什么时候,她的心才能不被司景宸牵引。什么时候……

她默默地捡起浴巾挡在自己胸前,默默地打开门,蹒跚离开。

门咔嚓关上的瞬间,司景宸转过身,看着雪白的地毯中央那一簇被血染就的腥红,墨瞳微闪。

有了司景宸的许可,穆雨也就不用畏首畏尾地出门了。

周一上班的时候,策划部组长就让她去凌恒珠宝集团送样片。

“送完样片就可以直接回家了,不用回公司打卡了。”组长十分关照地拍了拍她的肩膀,笑道,“看你脸色不好,年轻人可不要不拿健康当回事啊。”

“谢谢组长,我没事。”

同事的照顾让穆雨心底升起一股暖意。事实上,那天司景宸蛮横地要了她之后,她就一直有点低烧。

穆雨到凌恒珠宝的时候,总经理正在贵宾室陪客户,让穆雨带着样片到贵宾室找她。

她走进推开贵宾室,还没来得及看清里面的人,一个男人闪身冲了进来,一把抓住了坐在最靠门位置的女人,将一把刀架在她脖子上,边入门外退边:“司景宸,我终于堵到你了。今天你不给我一个满意,我就杀了你的女人。”

穆雨这才看到贵宾室的丝绒沙发上坐的,正是司景宸,而男人劫持的正是陈欣琳。

穆雨看着圆桌上熠熠生辉的蓝宝石戒指,心底说不出的酸涩。

司景宸警告她在离婚前不许找别的男人,可是他呢?还没有离婚就已经急不可耐地陪情人选婚戒了。

“景宸,救我,景宸,救我。”陈欣琳害怕的尖叫着。

“不要怕,他不敢伤害你。”司景宸柔声安慰着,转头看向凌恒珠宝集团的总经理,冷声道,“贵集团的安保措施可真是让人大开眼界。”

总经理一面抹着冷汗,一面扬着声音就要叫保安。

挟持陈欣琳的男人咆哮道:“你要是敢叫保安,我就杀了她。”

说着手里的刀略一用力,陈欣琳白皙的脖子上立刻多了一道殷红的血线。

“不要动她。”司景宸紧张地叫了一声,冲动地冲总经理吼道,“闭嘴。”

这是穆雨第一次看到司景宸惊慌失措的样子,认识他十几年,他一向从容冷酷,可是现在,他却因为陈欣琳乱了方寸。

那一刻,穆雨才知道自己根本无法抽回爱了他十几年的心。

哪怕只为了不看到司景宸这副难过的样子,她就已经不由自主地开了口。

“其实你抓陈小姐没有用的。”穆雨看着拿刀的男人,轻笑道,“陈欣琳小姐只是SC集团今年的形象代言人而已,她并不是司景宸的女人。我才是。”她看着男人一字一句道,“我是司景宸的妻子。你挟持我,可能更有用处。”

“对对对,她才是司景宸的妻子,你抓她,你抓她。”陈欣琳连忙道,指着穆雨道,“你抓我没用。”

见男人不信,穆雨将视线落在司景宸的脸上,轻轻地问:“是不是,景宸。”

陈欣琳看着司景宸,抽泣道:“景宸,你说啊。”

司景宸看着陈欣琳,良久,才点头道:“是。”

就在话音落下的瞬间,男人推开了陈欣琳,一把抓住了穆雨,将刀架在她的脖子上。陈欣琳脱了身立刻夺门而去,男人冲着总经理吼道:“你也给我滚出去。”

总经理一把扫过桌上的蓝宝石钻戒飞也似地逃离了这个是非之地。

VIP室的门被关上,房间里只剩下他们三人。

司景宸看着男人脸色铁青,冷声问:“陈耀明,你想要做什么?”

果然,没有陈欣琳做掣肘,司景宸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司景宸,冷静骄傲。

“我要你撤诉,要你恢复我的名誉。”陈耀明激动地说。

“名誉?”司景宸冷笑,“挪用项目基金,使集团损失上千万。你有什么名誉?”

穆雨静静地站着,心里凉的透透的。

看,在她的生死攸关时,司景宸就能这么冷静。

这样也好,越心痛,越容易死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