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曾爱你如歌》小说免费试读 穆雨司景宸小说全集无删减全文

强烈推荐好文《曾爱你如歌》,这是一部非常好看的现代言情小说,值得推荐观看。穆雨司景宸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穆雨扶着椅背一时不知道是该坐好还是不坐好。她蠕了蠕唇,刚想说话,就听见司景宸道,穆雨,你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么?…

《曾爱你如歌》 第7章 人生两面有好有坏 免费试读

司景宸眸色咻然一冷,身上散发着一股骇人之气,一步步逼近她,一把掐住穆雨纤瘦的下巴,语音森然:“怎么?觉得要钱容易不想离了?”

他掐地那样用力,穆雨觉得自己的下巴要裂开了。

“我没有后悔,等奶奶过完生日我会离婚的。”她仰着头看着他,眼眶因为疼痛而通红,“我说的,是真的。是疗养院的院长亲自给我打电话的。请你相信我……”

“没有后悔就好。”司景宸松开松,直起身,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眼底闪过轻蔑,“如果你觉得借可以让你自己好看点,你就这样说。”从上衣口袋里取出支票薄,签了一张扔到她脸上,“七千万,够你下半辈子衣食无忧了。”

轻飘飘的纸落在穆雨的脸上,却仿佛一座大山压在了她的心头,让她喘不过气。

是,在司景宸的心里,根本无所谓她是什么样的人。她的努力,她的解释在他看来就是跳梁小丑的挣扎。

眼前司景宸英俊的脸一片模糊,她眨了眨眼,一串泪珠落下,司景宸的脸才再次清晰起来。她张了张嘴,嘴唇哆嗦着喉咙却仿佛被什么堵住了,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她本身纤细,此时摇摇欲坠的样子让她看起来更加楚楚可怜。

司景宸心底没由来一阵烦躁,暴躁道:“别在我面前装可怜,司家养了你们母女这些年,你救奶奶的那点恩情早就还清了。”

说完转身就走,再也不想多看她一眼。

穆雨下意识冲上前去拽住了他的袖子,仰头迎上司景宸不耐烦的眼神,一字一句道:“我只要一千万,求你。”

求你,给我一点尊严,就一点点。

司景宸冷冷地盯着她拽住他袖子的手,那冰冷的目光仿佛来自寒潭的冰棱,狠狠地刺向她的心脏。

“一千万。”直到穆雨缩回手,司景宸才重新签了一张支票给她,警告地看着她,“记住自己说过的话,要是敢后悔,我一定会让你后悔。”

“我不后悔的。”

穆雨低低地说着,可是司景宸却再也懒得跟她说话,转身往陈欣琳的病房走去。

他总是把最冰冷的后背给她这个妻子,把最温暖的笑脸给他的情人。

穆雨踉跄一步重重撞地墙上,后肩的伤口再次被撕开,痛得她泪流满面,也清楚地提醒她不管她做什么都不可能得到司景宸的心,哪怕是另眼相看。

她,放手了。

医院那边司景宸交了足够多的钱,只要有肾源随时可以手术。

约了张兰在医院,跟主治医生定了时间。

VIP病房里,张兰染着艳红豆蔻的指尖捏着一千万的支票,扯着涂着艳丽口红的嘴,笑得意味深长:“呦,这当了少奶奶的人就是不一样,一千万随随便便就拿出来了。”

穆雨紧紧地拉住阿旺的手,面无表情地看着张兰:“钱我给你了,你可以走了。手术结束后,我会把阿旺送回去。”

她一刻都不想看到张兰,更别说在妈妈的病床前。

张兰扫了眼病房上戴着呼吸机两颊枯瘦的穆思静一眼,得意地笑了笑,冲阿旺挥了挥手:“阿旺,乖乖地在这里住着,回来阿姨给你吃炸鸡腿。”

阿旺伸出两只胖胖的手指,憨憨地比划着:“可以吃四个吗?”

“可以。”

张兰不再理会他们扬长而去,并没有对阿旺有半分关心。

穆雨将病房里另一张床整理出来让阿旺休息了,自己则在穆思静床边静静地坐着。

她握着妈妈的手,在心里一遍遍告诉自己,一定会变好的,一定会变强的。

从这次问司景宸借钱这件事上,她明白,人要想被别人平等对待,一定要变强。如果她更强一点,如果她不需要司景宸的钱,司景宸,一定不会这样轻视她。

手术安排在第二天,怕张兰动手脚,当天晚上穆雨没有回家,陪着妈妈同时也是看着阿旺。

第二天手术很顺利,但穆雨担心护工一个人忙不过来,又在医院呆了一天一夜。

等她回司家的时候,已经是第三天清晨了。

刚一进门就见婆婆吴清正一脸阴沉地在大厅里站着。

见她进门,吴清的手就戳到她脑门上了:“这两天你死哪里去了?敢不回家了。”

穆雨闪了闪脑袋,低声道:“我妈妈住院动了手术,我跟景宸说过了的。”

吴清一听立刻捂住了鼻子,十分嫌弃地扇着风:“难怪一身臭味,晦气死了。赶紧滚,赶紧滚。”

穆雨巴不得不看见她,立刻往楼上走去。

还没走两步,身后就传来吴清刻薄的声音:“收拾干净了就赶紧下楼煲汤,给琳琳送去。”

妈妈手术顺利的喜悦顿时被吴清的这番话冲得一干二净。

穆雨紧了紧拳手,转身看向吴清,低声道:“我和景宸,还没有离婚。而且,我妈妈还在医院。”

还没有离婚,她就是景宸的妻子,陈欣琳就还小三。她再没有骨气,也做不出去讨好小三的事。

吴清见她抗拒,立刻拔高了声音厉声道:“琳琳为你说好话,你就真以为我的孙子没了和你没关系么?宸儿都亲眼看见了,你还有脸把自己撇干净。你到底有没有良心。”

穆雨低下头,咬着唇,低声道:“好,我煲。”

她转身默默上楼,任由眼泪一串串打湿衣襟。

洗沐干净,煲好汤,用吴清特意拿过来的保温桶装好。

临出门的时候,吴清又戳着她的脑门呵斥:“顶着这张脸做死啊,不会笑啊,到了医院要是吓到了琳琳怎么办?琳琳以后是要给我们司家生孙子的。你已经害她没了一个孩子了,能不能行行好别再造孽了啊。”

妈妈还在医院,她却要给小三送饭。她该多没心才能笑得出来。

穆雨扯了扯嘴角,没有笑出来,吴清气得又是一通骂:“行了行了,别笑了,恶心死人了。”

穆雨压着心底的酸涩,漠然道:“妈,马上就到午饭了,您还让我送么?”

吴清连连摆手:“走走走,赶紧走。”

直到穆雨走出门口,身后还传来吴清喋喋不休的嫌弃:“木鱼木鱼,这取的什么名字……”

走到病房门口,门关着,里传来陈欣琳轻快地笑声。

穆雨一怔,孩子没了,她竟然还能笑得出来。

就在这一愣神的功夫,里面传来别一个女声:“琳琳,你这病装的也可以了吧?什么时候复工啊?好多制片方都等着你见呢。”

穆雨脑子嗡的一下,足下生起一股凉意。

“再等几天。人家说流产也是小月子,没有半个月可恢复不过来。”陈欣琳轻松地声音传来,“月月,你可是我的经纪人,该知道怎么应付那些制片人。”

“行,明白。”经纪人月月叹了口气,“原来装怀孕就是为了找机会让她把你推流产,让司少恨她,直接离婚了。你现在怎么还为她开脱了呢?这不是更麻烦了么。”

“穆雨又不是笨蛋,事后一定能察觉到不对劲,要是深究起来跟景宸说我拉了她,她要告诉景宸,就算景宸相信我,心里也种了怀疑的种子。现在这样最好,我说我们都不小心,那样景宸会更恨她。”陈欣琳得意地说,“哎,你是不知道啊,景宸现在看见那个女人就跟见了苍蝇一样,那嫌弃的眼神,我都替她难过呦。”

穆雨呆呆地站在原地,身体仿佛被泡进了冰水里,透骨冰凉。

难怪她觉得当时陈欣琳为她开脱的那句话有些不对,原来是这样,似对非对,似错非错,这样景宸就会把所有的错误归结到她的身上。

月月的声音再次传来:“琳琳,你可真厉害,不仅演技厉害,脑子也精,不愧身上流着美国传媒大亨的血液啊。”

“一个什么都不是,连大学都还没毕业的女人,我能对她用心机,已经高看她了。”陈欣琳恬不知耻地说。

穆雨攥紧了拳头,正要破门而入。耳畔就响起了一个冰冷的声音。

“穆雨,你在这里干什么?”

穆雨回过头,就见司景宸脸色铁青地走到她面前,质问地看着她:“这里是要钱的地方么?记不记得我告诉你离琳琳远点?!”

穆雨心底升起一股悲凉。虽然她很穷,结婚后学费和妈妈疗养院的钱都是司家给,可是是他说她出去打工会丢司家的脸。

这是她第一次问他要钱,为什么他就认定她找他就是为了钱呢?

穆雨把手里的保温桶亮了出来:“妈让我给陈欣琳送鸡汤,刚到。”

司景宸接过保温桶,沉声道:“你回去吧,琳琳看到你会心情不好,不利于她恢复。”

穆雨想告诉他陈欣琳根本没有怀孕。张了张嘴,却终一句话也没有说出来。

只怕是她说了,司景宸也只会认定是她在污蔑陈欣琳。

她在他面前,从来都是令人厌恶透顶的人。

但人生好坏并非一面,走出医院,穆雨终于接到了生命中第一个面试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