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依云凌熠辰小说主角 主角是萧依云凌熠辰的小说免费阅读

《念你之时,深情缱绻》是作者墨韵兰香的经典作品之一,小说主要人物是萧依云凌熠辰,这部小说情节精彩,章节内容精选:两年前,她以为他会向她表白,却得到他无情的奚落。两年后,她要嫁做人妇的时候,他又突然回归。不仅破坏了她幸福的婚礼,还霸道地占有了她。一时间,她众叛亲离,家庭的债务更是逼得她无以遁形。关键时刻,他伸出援手,条件只有一个:做他的女人。一场相虐的爱恋,她迷失了眼,也蒙上了心。本以为他不过是再次禁锢她,羞辱她。可百转千回,历经磨难,她才骤然发现,念他之时,深情已然缱绻。然而,她和他之间已然隔着千山万水,缱绻的深情又能度维系吗?…

《念你之时,深情缱绻》 第1章 他来抢新娘 免费试读

富丽堂皇的大厅之内:璀璨辉煌的水晶灯,华美精致的欧式装修,每一个角落都彰显着富贵的奢侈,那台上多彩的霓虹灯,更投射出斑斓而喜庆的光彩。

这里即将举行一场盛大的婚礼,A市豪门陈氏集团总裁的大公子陈月星的结婚庆典。

陈月星家世显赫,相貌英俊,温润如玉。最难能可贵的是,他情路单纯,对感情忠贞不二。

在A市,又有哪个女孩不希冀嫁给这样的十好男人?

而这个幸运的光环却落在了萧依云的头上。

“下面,请新人上台!”主持人磁性的声音响起。

“依云,到我们了。”陈月星温润一笑,牵起身边萧依云的手,眼神中满是宠溺。

“好的。”身材娇小窈窕的萧依云,五官精美绝伦。披上婚纱的她,更宛若精致美丽的瓷娃娃。

“啊!”刚抬脚欲走,却忍不住吃痛地叫了一声,她崴了一脚,高跟鞋竟然崴断了跟儿。

“月星,你看……”萧依云懊恼起来。

“没关系,让化妆师陪你再换一双就是了,我来应付这个场面。”陈月星不慌不忙,对她总是那么温柔有加。

“好。”萧依云点点头,在化妆师的搀扶下往化妆间走去。

刚走到化妆间门口,萧依云隐隐听到身后有脚步声,刚一回头,一抹危险却熟悉的气息萦绕在面前,睁眼一看,凌熠辰那张俊美无铸的脸与她近在咫尺,此刻他正居高临下地看着她,脸上是似笑非笑的邪魅,薄唇轻启,“依云,好久不见。”

萧依云心里一抽,冷声问道:“你来干什么?”

“这位先生请问你是……”身边化妆师的话还没问完,就被凌熠辰一巴掌打晕过去。

萧依云立感不妙,连忙往回跑,此刻她只想夺门而逃。

可是,凌熠辰怎会给她这样的机会,单手擢住她不盈一握的腰肢,长腿轻抬,一脚踹开面前化妆间的门,将萧依云托了进去。,反手“砰”地一声将门反锁。

“凌熠辰,你想干什么?”萧依云见状,双唇抖了抖,竭力按下心头的忐忑,质问道。

凌熠辰表情讳莫如深,蓦地倾身,笑容透着嗜血的危险,“依云,真的要跟别人婚礼了么?”

“凌熠辰!你这个魔鬼!”萧依云怒骂。

没想到时隔两年,“凌熠辰”这个名字还会让她如此痛恨。

两年前,她本以为他会在她生日那天向她表白,可万万想不到,却得到他无情的羞辱!往事历历在目,却又是那般不堪回首……

“呵呵,你还能这么骂我,说明爱之深,才能恨之切!”凌熠辰伸出食指,轻轻抚摸着萧依云的红唇,一抹邪肆的微笑在唇边荡开,却美得那般惊人。

萧依云被他弄得浑身发颤。她一把推开他的手臂,愤恨地质问:“你想干什么?两年前是你绝情地抛弃了我!我好不容易把你忘了,你现在又回来干什么!”

“忘了?”这两个字在凌熠辰听来尤为刺耳!这个曾经爱他入骨的女人,如今竟然就这么轻易地把他忘了?怒意在他心底慢慢泛滥起来。看起来,他有必要好好地给这个女人提醒一下!

他压制了一下心头的怒火,毫不理会萧依云的愤恨,是长臂一伸,轻而易举地重新把萧依云禁锢在自己的范围内。一双狭长的眸子里此刻满是深邃,光洁的指尖缓缓拂过她额角的碎发。

这简单的一个动作,让萧依云浑身血液凝结,尘封已久的记忆犹如雨后春笋般破土而出。两年前,他们也曾这般的卿卿我我,她也曾对他那么的小鸟依人。她更加认为,自己今生非他不嫁。

“放开我!”萧依云涨红了脸,死死的瞪着身前的男人。

“萧依云,不过两年而已,你就这么急着把自己嫁了?甚至……”凌熠辰停顿下来,一双深邃的黑眸霸道地锁住面前的小人儿。

两年不见,她愈发标致美丽了。不过,好像也变得倔强了。

“是呀,你不要我,自有大把的男人排着队娶我。我告诉你,月星对我好极了,他温柔有加,温润如玉,还……”萧依云滔滔不绝地说着,霍然发现这样的宣泄似乎很解恨。

她自顾自地说着,却完全没注意到凌熠辰俊美无铸的脸庞已经罩上一层骇人的寒冰。

“唔——”下一秒,她的唇已经被凌熠辰霸道地锁住了。

她拼命挣扎,用力捶打他的胸膛。而这一切似乎都无济于事,她分明就是她手中的玩物,无论如何都逃不掉他的掌控。

他只伸出一只手,就牢牢地锁住她两只手腕,反扭在背后。

他几乎是啃噬一般地撕咬着她的唇,疯狂地要在她的唇瓣上烙印上只属于他的印迹。

萧依云的手不能动,就拼命扭动身体,想躲开他霸道的亲吻。

凌熠辰微微皱眉,霍地将她的双手拉高,砰的一下顶在墙壁上。舌头撬开她的贝齿,在她的领域里肆意地攻城略地。

这个女人只离开他两年,就要投入别人的怀抱!

一想到这个,凌熠辰就嫉妒得发疯,动作愈发狠厉起来。

“嘶——”随着一身脆响,婚纱的领口被扯开了,赛雪的肌肤刺着凌熠辰深邃的黑眸。

凌熠辰霍然停止动作,萧依云不自觉地看向他的眼睛,却被他眼底燃烧的那团**给吓住了,夺路要逃。

可凌熠辰岂能给她片刻的机会?长臂一伸就将她打横抱起。炙热的唇趁机在她雪白的脖颈上吸吮着。

“来人呀,救命呀!”萧依云身体害怕得颤栗,也顾不得许多,高声喊起来。

“你还敢叫?”凌熠辰一把捏住她的下颌,俊美的容颜染上了愤怒,然而下一秒,他薄唇勾起,一抹邪佞的微笑绽放在唇边。

“好吧,那你就大点儿声叫吧,最好把你那个该死的未婚夫一起叫过来,让他好好欣赏我是如何……”

还未等凌熠辰把话说完,浑身颤抖的萧依云挥掌就要狠狠朝凌熠辰打来。

凌熠辰手疾眼快,一把就抓住了她的手腕。有些讶异地看着她,不过两年而已,曾经他的小乖乖怎么变得如此火爆了?

想到这儿,他闪亮如黑曜石般的眸子危险地眯了起来,看来他真得需要好好修理她一下了。

“依云,发生什么事儿了?”陈月星的声音带着担忧传来。

“月星!”萧依云刚喊出声,唇就再一次被凌熠辰封住了。

“依云……”陈月星如鲠在喉,声音瞬间变得喑哑。

他下意识地揉了揉眼睛。是的!他没有看错!一个高大英俊却充满邪气和霸道的男人正在强吻他的未婚妻!

相恋一年多,他把萧依云看做圣女一般,更是捧若女神。除了她的脸颊,他甚至都没吻过她的唇。

他是个传统至极的男人,只觉得所有的美好应该留到新婚之夜。

可眼前这个邪佞的男人就这么在他眼前活生生地撕毁了他幸福的美梦!

“啊!”陈月星嚎叫一声就冲了过来。

眼看他就要打倒凌熠辰,然而,凌熠辰只轻轻一抬腿,甚至都没看他一眼,就把他重重踹倒在地上。

“月星!”萧依云心痛地大叫,也不知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凌熠辰,飞奔过来要扶起陈月星。

然而就在萧依云的手距离陈月星仅仅一寸之隔的时候。

“萧依云,你只能是我的女人!我的!”凌熠辰大吼一声,一把就将萧依云揽在怀里,随即一反手,就将她扛在肩上。

“月星,救我!救我!”萧依云泪如泉涌。

陈月星想爬起来,可腹痛难忍,却怎么也爬不起来。

“新娘和新郎到底怎么回事儿?”大厅中传来宾客们迷惑的议论声。

当凌熠辰扛着萧依云出现的时候,不亚于给所有人施了定身法,所有的人都瞠目结舌地看着这一幕。

凌熠辰就这么堂而皇之地扛着萧依云往外走。

萧依云是他的,只能是他的,纵使他曾经抛弃她,任何人也别想觊觎她。

“来人呀,抓住他!”直到凌熠辰大步走到门口,陈月星的父亲陈成才高喊起来。

有保安急速奔过来,可还未等众人看清是怎么回事,保安们就稀里糊涂地被一个个打倒了。

凌熠辰把萧依云丢进跑车,牢牢地锁好安全带,还未等萧依云做出反应,他就已经启动了车子。

凌熠辰俊颜如冰,浓眉紧锁,脚下更是猛踩油门。红灯一个接一个的闯了过去。

“停车!凌熠辰,你这个魔鬼!撒旦!”萧依云拼命捶打他的肩膀。

然而她的每一拳如同打在木头人身上一般,凌熠辰根本就无动于衷。

下一个红灯,他又闯了过去。

眼看右边飞驰而来一辆大货车,就要狠狠地朝他们的车撞来。

“啊!”萧依云惊惧地闭上眼睛,吓得晕了过去。

“吱——”一声凄厉的刹车声,跑车迅速地转了几个圈,最终停了下来。

等她苏醒的时候,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宽大的床上。

“你醒了?”凌熠辰低沉喑哑的声音响在耳边。

萧依云身体徒然一震,坐起来就要逃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