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妃难弃:皇上追妻很酸爽端语凝夜玄麒阅读_冷妃难弃:皇上追妻很酸爽文本在线阅读

主角端语凝夜玄麒的小说是最近备受关注的古代言情小说,名字叫做《冷妃难弃:皇上追妻很酸爽》,内容精彩绝伦,情节紧凑,非常好看不容错过。小说主要内容是:一段孽缘的开始源自她的魂穿,现代女刑警穿越到古代,开启不一样的人生传闻,玄凝帝深爱的女子名字中有一个凝字,登基那日国号改为玄凝元年传闻,端丞相之女容貌倾国倾城,善医术,性格冷漠,名字中恰好有个凝字传闻,玄凝帝一夜间斩首百人,宫中血流成河,却只为一个女人她助他登基为帝,他却亲手将她推入深渊,当前世今生的记忆全部被抹去,她却仍是情不自禁的再次爱上他他从未想过自己冰冷的心会因为一个冷漠的女人所融化,他爱她有多深,伤她就有多重当一切已是物是人非,记忆重现,她是否还能陪君醉笑三千,离殇永不诉?…

《冷妃难弃:皇上追妻很酸爽》 012 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免费试读

落樱苑。

屋内断断续续的传出欢儿的惨叫声和低声哭泣的声音。

“你还敢哭。”

“奴婢不敢……”

跪在地上欢儿脸已经被打出血痕,嘴角上都是鲜血。

“我今天非打死你这个贱婢不可。”端梓欣像是疯了一样,拿起桌上的长针用力的在欢儿身上扎着,“你这个贱婢竟然吃里爬外,帮着端语凝那个**来欺负本小姐,我留你何用。”

“大小姐,奴婢知错了,求你饶了奴婢吧,那些话奴婢也不知道怎么就说出来了,奴婢说了什么自己都不知道,大小姐饶了奴婢吧……”脸颊痛得已经麻木,身体被长针每扎一下,就恨不得自己死过去,真的太痛了,她再也忍不住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欣儿行了。”一直坐在一旁未出声的二夫人突然道。

端梓欣心里的怨气无处发泄,尤其是在太子面前被那个**羞辱,她真的恨不得拨了欢儿的皮,喝她的血。

“娘亲,连你也帮着这死贱婢说话是吗?我今天一定要弄死她。”美丽的脸已经扭曲,“来人将她用冷水泼醒”。

“够了欣儿,留着她的命还有用,将她抬下去吧。”

端梓欣气愤的狠狠跺着脚,“娘亲你……”

二夫人抬手,屋内伺候的奴婢都退了下去,屋门关上后,她才开口道:“欢儿从小就跟在你身边,我倒是不信她会背叛你,除非有人捣鬼,刚刚欢儿在回答太子话的时候目光一直看着端语凝,而她说完,端语凝打了一个响指,她整个人就瘫软地上,你不觉得这很奇怪吗?”

她也突然想到刚刚掉落进池塘里,突然就不能开口说话了,就好像是中了邪似的。

“难道是端语凝会什么妖法?”她紧张的看着二夫人。

“不管她会什么妖法,娘亲都会帮你当上太子妃,欣儿,娘亲这一辈子都争不过那个女人,就算是她死了十几年了娘亲也争不过她,但你绝对不能输给她的女儿,绝对不能。”这样的恨折磨了她十几年,早已深入她的骨髓,她这一辈子得不到的,她一定要让她的女儿得到,不仅要得到还要见那个女人的女儿狠狠的踩在脚底下,也许这样自己心里的恨意才能平息一些。

端梓欣伸手拉着她的手,“娘亲,你放心等我当上太子妃,你就是端府的大夫人,爹爹的正妻。”

……

已近黄昏,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翠儿张罗好晚膳,她刚落座,端程昱走了进来,身后跟着管家和两个奴婢。

“爹爹,您来了。”

“还没吃吧,我让管家给你准备了几道你最爱吃的菜,还有参汤,你瘦了好多,这几年爹爹让你一个人住在别院中,是爹爹没有好好照顾你,你心里是不是一直怨恨着爹爹?”

她淡淡的笑了一下,她心里比谁都清楚这个男人是最爱端语凝的人,将她送到别院其实是对她的一种保护,只是他不知道真正的端语凝早在三年前就已经被二夫人安排在别院的人害死了。

“不怨。”

端程昱终于松了一口气,“那就好,那就好。”

“爹爹坐下来一起吃吧”

“好,好。”端程昱高兴的坐了下来,让管教和奴婢先退下,翠儿也走了出去。

“语凝,今天的事情爹爹已经责罚了欣儿,你不要放在心上。”

“爹爹,语凝并非大度之人,我只能答应你,人不犯我,我不犯人。”

端程昱感觉现在的她变了很多,以前那个害羞胆小的端语凝和现在的她好像是两个人一般,可他心里却更喜欢现在的端语凝。

伸手将参汤放在她的面前,“这汤我特意让容嫂为你熬得,你太瘦需要好好补补身子,以后我会每天都让容嫂给你熬一碗。”

“谢谢爹爹。”

她看了一眼碗里黑漆漆的参汤,虽然非常不喜欢喝,但这毕竟是他的一番心意,他是端语凝的爹爹,就是她的爹爹,她不想拒绝他的好意,拿起勺子,刚要喝,突然停顿一下。

“怎么了?是不喜欢这个味道吗?中药熬的参汤是有些难喝,但是特别的补,多少喝一点。”

抬头看着端程昱期望的神情,她淡笑了一下,喝了一口。

看着她喝了小半碗他才开口道:“语凝,这次接你回来是因为你的婚事,以前爹爹从来没和你说过你和太子的婚事,是因为你还小,可现在也是时候告诉你了,皇上几年前就已经下旨要太子娶端家的女儿为太子妃,今年你也年满十六了,也是时候嫁人了。”

她竟然和太子有婚约,不对,爹爹说皇上是要太子娶端家的小姐为太子妃,可端家有两位小姐,她是嫡长女,所以太子理应娶她,可如果她死了那?怪不得二夫人和端梓欣那么想要她死。

“爹爹,语凝不想嫁给太子,语凝谁也不嫁就想留在府里陪着爹爹可好。”

端程昱却是开心的笑了,“傻孩子,那怎么行,你迟早是要嫁人的,太子是未来的储君,而你又是凤命之人,天命不可违。”

端语凝惊讶的看着他,他竟然会知道凤命之事,难道是师傅说的,这普天之下除了师父没有人敢说出这样的预言。

端程昱一脸的无奈,深深的叹了一口气道:“在一个月前,爹爹收到元奇老翁的信,凤命之事也是他告诉爹爹的,但其实爹爹并不想你当什么皇后,爹爹只想你能嫁一个自己真心喜欢你的男人,开开心心的过这一生,但是……”

“爹爹,语凝不嫁,不管是不是什么凤命之人,语凝都不嫁。”

“竟说一些胡话,爹爹和你说这些就是让你有个心理准备,太子毕竟是未来的储君,也是你未来的夫婿,你以后不可再像今天这般顶撞太子。”

端语凝沉默不语的望着眼前疼爱自己的男人,心里暖暖的,他特意过来就是不想今后自己受委屈,这便是一个深爱女儿的父亲的担心,她心里感觉到一阵刺痛,师傅对自己的疼爱就像是父亲一般,他宠着自己,将所有最好的一切都给了她,她曾问过那个仙风道骨的老翁为什么会对自己这么好,将这世间所有人都梦寐以求的东西都给了她,可他却只是淡淡的道出两个字,缘分。

世间所有的事情都因缘而生,因缘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