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角颜璟纪泽远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主角名叫颜璟纪泽远

《让我的爱情没有黑夜》小说简介

火爆全网的短篇言情小说《让我的爱情没有黑夜》,主人公是颜璟纪泽远,该篇小说是作者斯岑呕心沥血之作,小说剧情紧凑,情节设置合理,看点多多,值得一看。颜璟纪泽远小说精彩节选:幼年丧父的颜璟,家境贫寒,与母亲和弟弟相依为命,在律师事务所工作时与偶像明星纪泽远重逢。颜璟与纪泽远日久生情,但这份感情面临着种种阻碍,困难重重。经历许多事情之后,两人终解心结,牵手步入婚姻殿堂。…

《让我的爱情没有黑夜》 命运总抛出两难选题(1) 免费试读

丧事一办完,纪光存就进了医院。他回公司的第一天就在开会的时候险些昏倒,原本以为太劳累体力透支,送进医院检查是肺炎,住院治疗。

纪光存挡掉了所有的探病,只让关海滨偶尔来一下。

“存哥,今天感觉怎么样?”关海滨基本上两三天来一次。

“一个肺炎能有多大事,躺两天就好了。”经过几天休养,纪光存的精神恢复了不少,说话有了底气。

关海滨笑,“存哥,不服老不行啊。年纪大了身体本来就要衰退,自然规律嘛。再说,我们金盆洗手这么多年,娇生惯养的,也经不起风浪了。”

纪光存放下手中的书,叹了口气,“体力确实不行了。”

关海滨利落的消了一个苹果递给纪光存,“存哥,我们已经跟不上这个时代了,还是要让年轻人来啊。让泽远来帮你吧。”

纪光存停住了动作,顿了一会儿,说:“他妈妈不喜欢他干这些。”

关海滨看到纪光存黯淡下来的眼神,心也跟着沉了下来。

“当时是情况所迫,嫂子不了解。你不是一直在努力改变吗?总不能前功尽弃。再说,泽远也长大了,要不,我先问问他自己的意思?”

纪光存陷入了沉思,似乎有些挣扎,沉默良久,微微地点了点头。

闲下来之后,纪泽远依旧保持着健身的习惯。接到关海滨电话的时候,他正从跑步机上下来,准备去做力量训练。

接完电话,他冲了个澡,出了健身房,开车往关海滨电话里说的地点去。那里地方本来是个都是破落民房的小吃摊聚集地。后来政府整改,成了现在规划整齐的美食街。纪泽远开着车绕进主街道旁边的小巷子里在一家不起眼的小店面门口停了下来。

纪泽远停好了车,走过来抬头看了看招牌,确定是关海滨电话里说的“巧味楼本地菜馆”,然后才走了进去。

不是吃饭的时间,里面空荡荡的,看到纪泽远进来,有服务员过来对他说:“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先还没营业。”

“我是来找人的,关先生在吗?”纪泽远问。

“稍等,我去问一下。”服务员转身进了里面。

不一会儿,有人从里面出来,看起来是领班模样,“纪先生是吧,楼上请吧。”

纪泽远跟着领班上了二楼,上面的格局跟一楼一模一样。他已到楼上,就看见关海滨和一个男人坐在临窗的桌子上喝茶聊天。

“纪先生,管先生在那里。”领班指给纪泽远看。

“好的,谢谢。”纪泽远说完,自己走了过去。

关海滨和那人相谈甚欢,看到纪泽远走过来,热情的打招呼,“泽远,来了啊。”

纪泽远走到那桌,笑着回应:“管叔。”

坐在关海滨对面的人抬起头来看他,纪泽远看清了他的面容,是个清瘦的普通中年男子,只是黄色的发色,略写着不羁。

“阿源,这是存哥的儿子,泽远。泽远,这是我和你爸爸的好兄弟,林柏源。”关海滨介绍道。

“林叔叔,您好,我是纪泽远。”纪泽远说。

林柏源站笑着站起来,说:“快坐,快坐。”他站起来给纪泽远让了位子,自己坐到旁边。

“小时候见过一面,你一定没印象了,后来就没见过了。一转眼,这么大了,真是仪表堂堂,一表人才啊。”林柏源对纪泽远说。

对面的关海滨扑哧一笑,“阿源,当了老板果然不一样,说话都用成语了,还一套一套,赶上中文系毕业生了。”

“海滨,你就笑我吧,寒碜我才初中毕业是吧。”

“后来我跟我妈妈去了美国。”纪泽远回应道。

“泽远,喝点茶。”林柏源给纪泽远面前的茶杯倒上茶水,“你们先聊,我下去给你们上菜。”

“那麻烦林老板了。”关海滨调笑道。

“不敢当,关总。”

林柏源下去之后,桌上就只有关海滨和纪泽远。纪泽远打量了四周,这是件再普通不过的平价菜馆,也不是关海滨平常经常出入的地方。他不明白为什么关海滨为什么要把他叫到这里。

“人老了,就喜欢怀旧。”关海滨喝了一口茶说:“去看过你爸爸了?”

纪泽远点点头,“上午去过了,医生说在住两天能出院了。”

“唉”关海滨忽生感慨,“岁月不饶人。身体可不由自己。以前我和你爸就算是刀伤都能自己躺着扛过去。哪像现在一个肺炎都撑不住,非得住院了。”

美人伤迟暮,英雄悲白发。任曾经再意气风发,都逃不过生老病死。江河日下之时,忆往日之荣光,总免不了心生悲凉,眼含凄楚。

纪泽远是正好的年华,对着叔叔辈的关海滨,心里虽没有那些感慨,但想到多年之后,他也只能坐着对着小辈回忆。人生也就那么回事。

“你和我爸爸的虽然还不算老,但凶险之地我们是再也待不稳了。长江后浪推前浪,我们也算拍在沙滩上了,扑腾不动了。怎么样,回来公司帮你爸爸吧。”关海滨开门见山的说出了意图。

纪泽远没有直接回答,喝了一口茶,感觉温润的茶水润过喉咙,低头敛目,静静地思考。

“关叔,”纪泽远开口,“我小时候就去了美国,在哪儿就整天玩,我妈也管不好我,书也没读好。回来了,也就学了点唱唱跳跳,糊弄人的小伎俩。公司的事,我还真做不了。”

关海滨一笑,正要说话,楼梯口传来了脚步声,有人端着盘子上来了。来的是个女人,和关海滨年纪相当,没有穿饭店的工作服。

“关总,这是小店特制的糕点和新鲜水果,您慢用啊。”来人笑盈盈的说,似乎跟关海滨很熟。

“哎哟,林太太,老板娘,劳您大驾,这怎么好意思呢?”关海滨也笑着回应。

林太太的眼光转向了纪泽远,“我来看看大哥的儿子,听说是个大明星。嗯,挺像嫂子的。”

关海滨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说:“泽远,这是这里的老板娘,林叔叔的太太。”

纪泽远抬起头打招呼:“阿姨,您好。”

“你小时候你妈妈带着你和我住过一段时间,你一定不记得,那时候你还在吃奶呢,呵呵呵。”

林太太比丈夫开朗许多,不拘小节的爽朗话语让纪泽远不知如何接话。

“你妈妈好吗?”林太太笑着问。

“好,还在美国。”纪泽远回答。

“是吗,那她回来的时候记得让她过来坐坐,我们好多年都没见了。”

“好的,阿姨。”

“你妈妈当年走的匆忙,我……”

“嗯嗯,”关海滨忍不住出声打断,“阿惠,阿源要找你了。”

林太太明白了关海滨的意思,“那你们慢慢聊,我先下去了。”

林太太走后,纪泽远的脸色比刚才暗沉了些。

“泽远,”关海滨继续被打断的对话,“我知道你对你爸爸心里还是有一些想法。毕竟这些年你都是跟着妈妈过,对爸爸也许不是很了解。有些以前的误会也没有人解释给你听。我是个旁观者,我没有偏袒谁的意思,只是把一些事情告诉你。”

“年轻时候血气方刚,总希望出头投地。我们都是没背景的人,正道不行就只能走邪道。但想回头的时候路也没有了。有些人醒悟的早,刚才过来的阿源原来也是和我们混在一起的。抢地盘出了事,他把事情扛了,坐了几年牢。出来后,我们情况好了,但他坚决不再混了,和青梅竹马的阿惠开了这间饭店,太太平平地过日子。

其实,你爸爸非常想过这样的日子。和你妈妈一起,和你一起。但是手下的兄弟他也不能不管。你妈妈等不了,带着你去了美国。他伤心的夜夜借酒浇愁,后来一直未娶,也是心里放不下你们。

我们的情况很复杂,你爸爸又重情义。后来到了时机成熟的时候就成立了公司,然后一步一步脱离不干净的生意。就是希望大家不要再过那种打打杀杀的日子,都能光明正大的赚钱,安安稳稳过日子。现在已经完成了大半,但他的身体,你也看到了,所以我希望你能帮你爸爸完成最后一点,稳固公司,让他安心退休。”

纪泽远默默的听着,脸上没什么表情,仿佛着旧日情仇,与他并无瓜葛。

“我希望你好好考虑一下。”关海滨最后说,“还有,你爸爸是做了很多好事,帮了很多人的,我希望你记住这一点。”

纪泽远如石化般的姿态终于有了动作,轻微的点了点头。

回家的路上,纪泽远接到了妈妈打来的越洋电话。

“妈。”

“嗯,在干什么?”

“开车回家。”

“最近好不好,工作还忙吗?三餐有没有正常吃?妹妹的毕业典礼你要不要回来参加?她一直说很想你。”

郑仁瑾像往常一样和儿子聊着家常,总是离不开美国的家庭。此时纪泽远的心里却突然沉闷异常。

“妈,”他打断郑仁瑾的话,“奶奶去世了。”

电话那头沉默,他看不见她的表情,只听见轻微的呼吸声。

“我爸病了,他在住院。”他继续说。

那头过了一会儿才传来了淡淡的反应,“严重吗?”

“肺炎。”

叹气的声音传来,不知道是在叹息,还是松了一口气。

“那你好好照顾他。有空就回来看看我们。”

电话挂断,纪泽远压抑的心情没有得到纾解。他急转掉头,踩着油门往城市的另一头去。

江滨大道附近的赛车场,空旷的赛道上唯一的一辆车在疾驰,纪泽远踩下油门,握紧方向盘,感受速度带走一切烦恼的快意。

一阵畅快淋漓的奔驰之后,纪泽远下了车,一个年轻男子迎了上去,递给他一瓶矿泉水。

“心情不好?”郑捷问。

纪泽远结果水瓶,猛地喝了一大口,感觉舒畅多了,回答表弟:“非常糟糕。”

郑捷笑,“大明星回到平凡人间不习惯了吧。是不是少了少女粉丝的尖叫,浑身没劲啊?”

纪泽远呼了一口气,“人间待着确实累啊,比我在台上装阳光少年累多了。”以前他拍戏可以躲开所有人的目光,至少还有藏匿的地方。现在他必须面对平凡人生的不可避免的抉择。

“我可能要回去帮我爸了。”纪泽远喝完水说到。

郑捷的脸色微变,“那姑姑那边……”

纪泽远苦笑一声,“我还没跟我妈说,还在考虑。其实我什么都不会,去了也不知道能干嘛,大概充了门面吧。”

郑捷拍了怕他的肩膀,“父母嘛,有时候也是需要哄的。像我那时候要开赛车场,我爸也死活不同意,让我像堂哥一样走法律这条路。但是你知道我跟堂哥根本没得比,还不如做点自己喜欢的事情。熬两年他们也就接受了。”

纪泽远的苦涩更深,他要走的路,不是自己擅长的,也不是自己选的,甚至还会损害母子感情。但他却不得不去做,因为还有一份责任要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