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驾到,病娇王爷是大佬!精彩章节 娄卿染蓝西宸全章节阅读

《神医驾到,病娇王爷是大佬!》小说简介

《神医驾到,病娇王爷是大佬!》小说是涅槃的倾情力作,小说的世界观非常宏大,内容十分精彩,非常推荐阅读,娄卿染蓝西宸小说主要讲述的是:劳累猝死穿越,成了不受宠的嫡女。娘失踪,爹无视,继母打压,庶妹欺凌,还有个勾搭成奸的未婚夫?What?她堂堂21世纪惊采绝绝的的神医圣手,岂容他人放肆欺负!斗庶母,虐渣男,大杀四方。可身后却有一个病恹恹俊美绝伦的男人委屈道:娘子,你是不是想困住为夫!…

《神医驾到,病娇王爷是大佬!》 第四章 宸王勾**子 免费试读

第四章宸王勾**子

“站住!”

蓝泞裕冷峻的眉眼扫过来,带着不加掩饰的恶意:“想救他?好啊,从本王的剑锋上过去。”

娄卿染怒道,“他会死的!”

蓝西宸本就中毒,又受了伤,水性还不怎么好,若不及时将他救上来,真的会性命堪忧。

“本王的五弟向来福大命大,以往上战场,被刺杀,被下毒都没死,现在区区弱水,能耐他如何?”

蓝泞裕老神在在,“你这么心急火燎,不会真对他动了心吧?”

娄卿染眸光微缩,像是明白了什么,“你竟是真的要他死?他是你弟弟!”

蓝泞裕嗤笑。

皇家兄弟,从来都是天生的仇人,哪怕一母所生,都有可能斗得你死我活,何况是异母兄弟。

“你真是恶毒!蓝泞裕,以前真是瞎眼,居然会看上你这么个冷血无情的东西!”

蓝泞裕眸中寒光幽幽,带着几分杀意:“你想救的人,可不比本王干净到哪儿去。你真当他光风霁月,高山景行?”

娄卿染哪里知道,她又不了解那个男人。但是他长得帅,还是活实验体啊!

颜值、医学乃王道也。

“如果我一定要救他呢?”

“你可以试试!”说着,剑锋微动。

娄卿染感受到了死亡的威胁,不敢踏出一步。

这个男人,不仅要杀了蓝西宸,连她也不想放过。

她刚刚活过来,可不想再丢掉性命。

危急关头,娄卿染突然想起原主记忆里,今日所有人都凑在一块是为了参加安国公的寿宴。

这里正是安国公院。

她眼珠子转了转,趁蓝泞裕没反应过来的时候,往后大步一撤,转身就跑,边跑边喊:“快来人呐!宸王殿下落水了!快点来人呐——”

蓝泞裕脸色一变,抬步想追,但不知是不是本来就有人往这边来,远处竟传来了一阵繁杂的脚步声。

他身影一顿,脸色变了几变,将剑收回了鞘中。

宸王府的下人听到娄卿染叫喊,连忙跳下水救人。

娄沐晴走到蓝泞裕身边,看了一眼很快就被救上来的蓝西宸,眉眼之间满是担忧,“殿下,若是……”

若是蓝西宸无恙,今日的事传出去,堂堂裕王要置亲弟弟于死地,哪怕皇上防备着宸王,裕王也会吃不了兜着走。

这一点,蓝泞裕自然也明白,“稍安勿躁,先静观其变。”

被救上来的蓝西宸脸色发白,嘴唇发紫,昏迷不醒,宸王府的下人急忙给他喂药丸。

娄卿染上前‘啪’将其拍掉。

“你干什么?”蓝西宸心腹阿九凶神恶煞。

“都没检查,随便喂药,你这是谋杀吧!”娄卿染完全不害怕怼了一句,后又道,“我是医……大夫,交给我!”

阿九狐疑又警惕的盯着她:“不劳姑娘费心,在下已经派人去请郎中了!”

“等郎中过来,你们主子就没命了!”娄卿染一把推开他,跪下查看,发现他肺部全是积水,“不是能憋气吗?怎么还……”

话未说完,就捏住了蓝西宸的鼻子,再一次给他做了人工呼吸。

所有人都呆立当场。

阿九瞠目结舌,一时竟没反应过来。

倒是娄沐晴震惊问,“你在做什么!”

娄卿染按压着蓝西宸的胸口,奇怪的看了她一眼:“你傻吗?我在救人啊。”

“哪,哪有这样救的……”

娄卿染翻了个白眼:“不懂医术就闭嘴!”

一时间,很多人将目光偷偷的落在了蓝泞裕身上,饱含同情。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头上被带了那么一顶鲜明的绿帽子。

蓝泞裕心头一哽,一口气堵在胸口不上不下。

身形一动,他要上前去教训,却被一旁的娄沐晴拦下:“殿下,不可!”

蓝泞裕咬牙怒道:“难道就要本王这么看着……”

“现在拦着也来不及了,殿下,我们该担心的应该是自己。

今日的事传出去,不知多少人要趁机攻讦殿下。不说宸王在军中的威望,就是其他皇子也会抓着不放。”

“你的意思是……”蓝泞裕若有所思。

“宸王勾**子,欺人太甚……”娄沐晴并未说完,但话中之意显而易见。

蓝泞裕心思一动,趁人不注意,招来下人,耳语一番,下人领命而去。

那厢救援行动仍在继续。

娄卿染不是个安分的,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一边救人,一边还不忘了在蓝西宸身上占便宜。

阿九气得不行,咬牙切齿,“安姑娘,这、也、是、您、的、医、术!”

“你行你来啊!不过别怪我没提醒你,现在救治了一半,若是突然中断,你家主子有个好歹,可不关我的事!”娄卿染慢悠悠的威胁,手上游走的动作却半刻不停。

阿九踌躇一番,不敢再说什么。

其实蓝西宸早就醒了,但众人围观之下,他实在是“醒”不过来。本以为娄卿染会适可而止,哪知道等了半天,反倒等来她越来越过分的举动。

终于在又一次被她“渡气”之后,男人幽幽醒转。

阿九喜不自禁的赢了上去:“主子,您没事吧?”

娄卿染顶着蓝西宸要将她撕碎的眼神,老神在在的为自己邀功,“看吧,你还不相信我,你们主子现在醒了吧!

啧,还去请郎中,郎中现在都没来,要不是我医术高超,你们主子现在早就投胎了。”

阿九闭嘴不言,尤其在看到蓝西宸的脸色,下意识抖了抖。

主子……生气了?

娄卿染一副尾巴要翘到天上去的模样,娄沐晴可看不惯她这一副作态,扬声道:“我怎么不知道姐姐有这样一身本领,可救人与生死之间?”

娄卿染瞥了一眼:“我以前也不知,妹妹这样温柔善良的小白花皮囊之下,竟然有一颗狐狸精的蛇蝎心肠。可见你我虽是姐妹,也有不了解的东西呢。”

娄沐晴攥紧手帕,忍了忍,又道,“男女毕竟有别。救人之事,自有医者去做。大庭广众之下,姐姐如此作为,可将我娄家颜面放在何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