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落笙顾岐风是哪本小说的主角 苏落笙顾岐风主角的小说

主角叫苏落笙顾岐风的小说叫《有风时来》,是作者莫离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一场阴差阳错的魂穿,顶级黑客宋芙蕖变身IT傻白甜苏落笙,人生跌宕的同时意外落入姐夫顾岐风的甜蜜陷阱。一路携手走过风雨,苏落笙以为自己会和姐夫走向先婚厚爱的完美结局,一纸离婚协议摆在眼前,她才大梦方醒。本以为他是外边坚硬如铁,内心温柔宠溺的荔枝男主,却忘了荔枝吃到最后,方显黑硬内核。三年后,女主带娃回归,决意斩断前尘往事,却又难免重蹈覆辙。落落,荔枝核再切开一层,还是白的。…

《有风时来》 第14章 赌气出走 免费试读

“你!”

苏落笙瞬间觉得受到了侮辱,却又不知如何反驳,从前骄傲如宋芙蕖,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你凭什么管我?又不是我上赶着跟你订婚的!”

她此时一秒也不想跟顾岐风呆在一起,说完便赌气跑下了车。

从前的宋芙蕖,好不容易从孤儿院里没人要的孤女逆袭成了金字塔顶端的IT精英,好日子还没过几年,竟然又摔回起点,成了现在这幅处处受气委曲求全的样子,真是日了狗了。

苏落笙头也不回的沿着林荫路大步往前走着,心里的火气越涨越高,忽然一抬头,看到路口处有一家网吧。

苏落笙咬了咬牙,她现在的一切,都他妈怪那个杀千刀的唐慕城!

林芳菲下午来到公司上班时,刚一打开电脑,立刻被屏幕上弹出来的对话框吓了一跳,接着她立刻关闭对话框,将电脑硬盘里的东西检查了一边,随后便失去精气一般瘫坐在了椅子里。

“是她……”

助理柳楠见状,往电脑屏幕上看了一眼,不由得也是一惊,不过她还是稳住了心神,接着用内线电话打给了唐慕城。

几分钟后,唐慕城从二十七楼赶到十六楼,见到他后,林芳菲立刻站了起来,打发柳楠离开了办公室。

“慕城……”

“怎么回事?”

“你自己看吧。”

林芳菲将电脑转过去,那个诡异的对话框还在屏幕上跳动——

“芳菲,我回来,拿我的东西,宋芙蕖。”

唐慕城眉头一紧,关掉对话框,重复林芳菲刚才的操作,却发现电脑硬盘数据被清空了。

“肯定是有人装神弄鬼,备份呢?”

林芳菲声音有些颤抖,

“这组程序是芙蕖最后编写的,完整版还没来得及备份。”

“什么?!”

唐慕城立刻火冒三丈,

“那你为什么不再接手之后第一时间备份!你知不知道下个星期就到了公测日期,这时候出了岔子,后果你承担的了吗?!”

林芳菲吓得一句话也不敢说,毕竟这个项目是引进投资开发的,如果到时候见不到产品,那投资方完全可以要求赔偿,那巨额赔偿金,可不是她能承担得起的。

唐慕城揉了揉太阳穴,

“到时候拿不出东西,也给不出赔偿,那就是经济诈骗,要坐牢的!”

林芳菲轻轻一颤,事已至此,她只好硬着头皮开口,

“之前有半成品备份,要不我试着重新编写剩下的一半?我跟芙蕖也是同学……”

“你?”

唐慕城冷嗤一声,

“你的水平我还不知道吗?你们怎么能是同学,你真是连宋芙蕖一根脚趾头都比不上。”

这句话一下子激怒了林芳菲,从在学校里开始她就处处被宋芙蕖压一头,工作之后更是如此,所以她最听不得别人说她不如宋芙蕖,

“好,你既然这么说,那这事我就不管了,反正大不了公司出这笔违约金,我就不信你舍得让我去坐牢。”

“你……”

唐慕城看着林芳菲坐在椅子上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模样,额头青筋难以克制的跳动了几下,接着摔门而去。

这个女人何止业务上比不上宋芙蕖,大局观念更是差了十万八千里。

门外的苏落笙看着唐慕城生气到冒烟的背影,嘴角轻轻扬了扬,成功挽救了这糟糕透顶的心情。

苏落笙想了想,接下来唐慕城焦头烂额,难保不会找她帮忙,为了躲清闲,临下班前她以回老家为由,特意去找柳楠请了个假。

下了班,苏落笙跟夏橙一起坐在樱前街区吃着甜豆花,听夏橙说,这是她们以前上学的最爱光顾的小摊位。

“落落,真后悔当初学IT,你看现在,又成不了顶级的黑客,反而是天天加班挨训,头发一把一把的掉,真没意思。”

看着夏橙惆怅的模样,苏落笙舀了勺豆花放进嘴里,不知该怎么接话,毕竟她就是一顶级黑客,也从来没挨过什么训。

看她不说话,夏橙以为苏落笙烦这行已经烦到不能提这茬的地步了,便换了个话题,

“之前你不说每天都得早点回家给房东做饭抵房租吗?怎么今天有空跟我出来了?”

一提起这茬,苏落笙顿时又想起了自己在顾岐风那里受到的侮辱,就忍不住想骂娘,

“快别提了,那王八蛋把我撵出来了。”

“啊?”

夏橙急忙问,

“那你不就没地方住了?他为什么撵你啊?”

“嫌我做饭不好吃,不伺候了。”

苏落笙随口胡诌,夏橙苦口婆心的劝她,

“那你就买本菜谱好好学一下嘛,你之前不是说过你房东人很好吗?你去赔个礼道个歉,说这事儿都是你的错,他就原谅你了。”

苏落笙一瞪眼睛,柳眉倒竖,

“原谅我?谁给他的脸啊?老子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窝囊气?”

“……”

夏橙看着苏落笙这副暴躁的模样,心里有点犯嘀咕,同寝四年,她最知道以前的苏落笙是什么模样,别说是这样骂脏话了,就连大声说话都没几回啊。

她又仔细回想了一下,就是那天,苏落笙上午被宋芙蕖取消了实习资格,下午跟前男友分了手,然后再回到公司就变得不正常了。

肯定是病。

这么看来作用因素有两个,丢事业,丢爱情。

目前事业已经找回来了,但病情并无好转,那就是缺爱了。

于是,夏橙思量片刻,沉声开口,

“落落啊,我觉得问题不在你和房东身上。”

“嗯?那在哪儿?”

夏橙冷静分析,

“你看啊,我和小梁在一起,我们俩一起租房子,一起做饭,绝对不会你这样的问题困扰。”

苏落笙眨了眨眼睛,不是很明白,夏橙接着说,

“你看,你从前跟宁学长一起租房子,也没有这样的困扰……”

苏落笙不耐烦的揉了揉耳朵,不像是听懂了的样子,夏橙恨铁不成钢,干脆挑明了,

“哎呀直说吧,很现实的问题,一个人面对生活的重担就是太辛苦了,你应该重新找个人疼你爱你,天塌下来他给你顶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