逍遥赘婿完整版在线阅读(主角萧瀚孙明薇)

《逍遥赘婿》小说简介

作者我真不会弹琴最新著作《逍遥赘婿》在线阅读,内容精彩绝伦,情节紧凑,非常好看不容错过。小说主要内容是:三年前成为赘婿,被无数人鄙视,这三年里,他备受折磨,不仅仅是其他家族之人,就连自家人同样对他喊打喊骂,被逼下跪,被泼水,被扇耳光所有能想到的侮辱方式他都经历过。三年后,他彻底蜕变,谁都不想到他竟然是孙家老太太整理着衣服,一脸激动地对孙家后辈们说:这可是京城里的大少爷,你们一定玩意想尽办法给讨好他!…

《逍遥赘婿》 第14章 王琛赶到 免费试读

蔡怡狼狈地从地上起身,看着刘帆眼神中露出深深的畏惧,然后快步躲到了萧瀚身后。

看着刘梁带来的一大群人,不禁露出一抹苦涩,这次可真的是在劫难逃了,还有萧少也会被连累。

刘氏护短那是全江城都有名的,曾经街上有个妇人拿刘帆的风流事打趣,被刘家下人听到了,当晚就被人安排用麻袋捆到江边,被丢下去露出个脑袋浸泡了整整一夜!

第二天捞起来的时候,人半条命都没了。

而现在萧少却把刘帆打成了重伤,以刘梁的性子,怎么可能放过她俩。

蔡怡哭丧着脸,一副天塌了似的表情。

可此时的刘梁注意力根本不在她身上,因为王琛的一声暴喝就已经让刘梁给吓得转过身去。

刘梁咕咚一声咽了口唾沫,是王总,是王总,这简直是意外之喜。

刚才还在郁闷合同的事,这下子王总就出现了,这让刘梁怎能不喜上眉梢,哪里还管的上萧瀚。

蔡怡紧张地心情没有丝毫放松,只是有点奇怪,她感觉突然出现的这个人有点眼熟,但就是想不起究竟是谁。

刘梁屁颠屁颠来到王琛跟前,一阵讨好:“琛哥,琛哥,怎么有空出来逛街啊。”

“这家店老板我认识,王总看上了哪些东西尽管和我说!”

不料王琛根本不理他,一把推开,冷声道:“滚!”

刘梁灰头土脸地稳住身子,一句话也不敢多说。

可刘帆这个愣头青立刻就上前拦住了王琛,大骂:“你是个什么东西,竟然敢对我爸这样无礼,不想混了?”

不想混了?

这是王琛不想混了,还是他不想混了,这个混小子,今天真是要气死我!

刘梁直接心都提到嗓子眼了,连忙冲上去给了刘帆一巴掌,打断了他接下来的话。

刘帆被扇得眼冒金星,蹒跚站起来委屈至极:“老爸,你打**什么,我在给你找场子啊!”

刘梁气极反笑:他还需要这个二世祖找场子?刘帆的一切都是自己给的!

况且这哪里是在给他找场子,这分明是在找死啊!要是王总怪罪,他们整个刘氏集团都吃不了兜着走!

刘梁胆颤心惊之下,只好大义灭亲,指着刘帆的脑袋瓜就是一锤,揪着他的耳朵来到王总面前谢罪:“是我教子无方,还请王总不要怪罪!”

王琛冷冷一暼,没有搭理,直接来到了萧瀚跟前。

刘梁心中一颤,隐隐有了个不好的猜测。

蔡怡目瞪口呆,这究竟是什么人,竟然敢无视刘氏父子,要知道,刘氏集团在整个江城也是能排上前五十的,而且刘氏还和江城四大家族之一的冯家有着一层亲戚关系。

这究竟是哪里蹦出来的大人物?

这个疑惑出现在了众人的心中,这个方脸的男人究竟有什么背景,为什么连一直作威作福的刘氏父子都不得不低头?

说实话这也怪不得他们眼瞎,毕竟像现在店内的人,除了刘家,最大的也不过是服装店店长,哪里有机会见到弘毅的老板王琛这种级别的人。

正当所有人都在猜测这位神秘人物赶来的目的之时,眼前的场景却突然让他们惊掉了下巴。

只见王琛直接就对着萧瀚跪了下去,低着头道:“请萧少请罪,属下来迟!”

这一下,别说是蔡怡,在场的无不瞪大了眼,瞪得眼珠都快掉下来似的。

怎么回事?

哐当一声,仿佛重物掉落,刘梁腿软了,他的预感成真了,这个小子…他和王总…

萧瀚无奈摇了摇头,把王琛扶起,笑道:“小王,你有没做什么,怎么就下跪了,显得我跟个洪水猛兽一样。”

然后抬头望了望刘梁,打趣道:“你看把那个老头吓成什么样儿了?”

众人随着萧瀚的眼光朝刘氏父子望去,只见刘梁双腿直哆嗦,看起来已经站不稳了,全凭刘帆扶着。

刘帆十分不解,急道:“老爹,你干嘛,快站起来,现在多丢脸!”

刘梁颤声说:“你个混账,还有脸说,你这次闯大祸了!”

说罢三步作两步朝萧瀚二人赶来,对着萧瀚点头哈腰,连连道歉:“对不起,对不起,这位…这位少爷,是我家小儿不懂事,自幼惯到大,这次在公共场合挑事,是我们不对,还请您高抬贵手…”

刘梁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萧瀚的一声冷哼打断:

“你儿子做的可不是一两句不懂事就可以敷衍过去的。”

“那是当街强抢民女!”

萧瀚怒声质问,咄咄逼人,让刘梁哑口无言。

刘帆抬起头鼻孔朝天喷了口气,随即嚣张地说:“小爷什么做事,你有什么资格指点?”

“哦?”本来还不清楚事情的王琛也通过这几句话了解到了情况,冷笑出声:“小爷?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自称爷?”

“我看你们刘氏集团是已经混够了!”

刘帆的暴脾气来了,谁都拦不住,指着王琛的鼻子骂:“嘿,你个**怎么说话的,我非得把你给好好修理一顿!”

撸起袖子,想要冲到王琛跟前,但是被下人们死死抱住。

刘帆气不过,连问刘梁:“老爹,他究竟是个什么身份,你怕成这样,难道我们刘家还怕过谁吗?”

“你现在这个怂样,也太丢我们刘家的脸面了!”

刘梁听得这话气得牙痒痒,敢情自己养了二十几年,就养出这么一个玩意儿出来,说他是纨绔子弟都抬举他了,简直就是个**!

刘梁恨铁不成钢地叹了口气,吩咐小弟们将刘帆架住,随即小步来到王琛面前诚惶诚恐道:“王总,您大人有大量,可千万别跟一个小辈计较啊,这…”

王琛偷偷看了看萧瀚,随即冷声道:“我不过是弘毅一个打工的,算什么王总,你可不要乱安名头。”

刘梁一阵暗喜,这可是个拍马屁的好机会,于是连忙道:“哪里哪里,王琛王总的名字,无论摆到那里,那都是一顶一的。”

“要说全江城,谁还不知道您弘毅老板的名头,那个什么所谓的京城公子,估计也就是个二世祖罢了,谁不知道弘毅背后主事的是您啊!”

刘梁表情极尽谄媚二字,却不想马屁拍到了马腿上。

萧瀚还就在一旁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