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医探长》莫名孙哲修章节目录精彩阅读

主角叫莫名孙哲修的小说是《诡医探长》,本小说的作者是老主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一代诡医探长,手持雪花神针、幽冥蓝刀,身怀旷世紫金双瞳,一双慧眼识天下,体内双重人格,一人善良热情,医术天下无双,一人冷酷无情,武力超群,一人医阳一人医阴,769特案组背后一桩桩离奇诡案,身为特案组探长的他医天医地、医心、医身,专治各种不服,来看他如何破解密云背后的谜团。…

《诡医探长》 第3章 触目惊心的记忆 免费试读

“奇怪,这里怎么会出现尸水虫,罗叔又是怎么会感染上尸水虫的呢?”孙哲修举着试管定定的望着里面恐怖的虫子陷入了沉思……

“云开雾散终有时,守得清心待明月,尘归尘土归土,多少年了,也该是时候有一个结果了”

这时旁边传来一个穿着道袍的老者声音,孙哲修扭头望过去,只见一个穿着破烂道袍,浑身脏兮兮像个乞丐一般的老者正坐在一旁拎着葫芦喝酒,如果他不说话没人注意到他。

“是庙地山神庙的老道,山神庙就他一个人,整天神叨叨的,也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就知道喝酒”

“不过听说他算命挺灵的,就是很少给人算,不然庙地也不至于香火不旺还得吃百家饭维持生计”

旁边传来人群嘀嘀咕咕的声音,孙哲修跟他对视了一眼,老道踉跄着站起身,走到孙哲修面前打了一个酒嗝说道:“紫金双瞳,哼,有意思”

“沧海一声笑,滔滔两岸潮……”

说完唱着歌径直走了,孙哲修愣了一下,神色变得凝重,能一眼看出他眼睛异常的人世上并不多见,这个老道很不简单。

……

此时,老楼命案现场,陈法医和莫名一听眼前的人是孙哲修瞬间石化了,想不到那个传说中的人物就这样神奇的出现在这鸟遍地拉屎的十万大山之地,最要紧的是他真人看上去还如此的年轻,被他打脸就三个字–“不服不行”。

“太好了,孙神医,想不到您就是传说中那位声名赫赫的诡医探长,久仰大名,久仰大名”莫队长无比兴奋的抓着孙哲修的手叫道,毫不掩饰钦佩之情。

旁边的警察一听到传说中的诡医探长亲自降临偏僻小林场,一个个都停下了手里的工作,纷纷扭头投过来仰慕的目光,他就如同华夏警界的一支定海神针,有他在的地方没有破不了的案子,这下终于可以有机会亲眼目睹诡医神探那神奇的探案风采了。

“莫队,尸体是在哪里发现的?”孙哲修问道。

“是在那边老楼一楼楼梯间下的小仓库里面发现的,因为仓库实在太小,不方便验尸所以才移出来到外面这里的”莫名指了指旁边的楼道说道。

孙哲修点了点头望向楼道的位置,楼道在老楼最东侧靠墙的位置,楼道下方的楼梯间有一个用木板隔出来的小仓库。

孙哲修向小仓库走去,莫名紧随其后。

仓库的确是很小,面积不到4个平方,里面还堆积着很多杂物,其实孙哲修对这里的一切都很熟悉,因为小时候不止一次爬进来玩耍过。

“尸体是谁发现的?”孙哲修走进仓库问道。

“是几个小孩子今早玩躲人游戏发现的,因为仓库光线很暗,有个小孩子爬进来踩到尸体后才发现。在…在此之前,小孩跟尸体独处了大概10多分钟,后来他的呼救引起附近大人的注意这才开破门救了出来,那个小孩现在因为惊吓被送到医疗室去了”莫名回答道。

“这死者死亡时间不短了,他们平时都没有人来这个仓库取东西的吗?”孙哲修问道。

“死亡时间不短?”莫名愣了一下,刚才陈法医不是说死亡时间8小时嘛。

“听制材厂厂长说,自从新厂房建起来以后就很少使用,有时候几年都未必有人进来一趟”莫名回答道。

孙哲修环顾四周,仓库里面很阴凉,而且极其干燥,他吃惊的发现,这狭小的空间内几乎没有任何昆虫出现,也就是说几乎所有的动物都视这里为禁忌之地不近半步,这样其实变相的保护了尸体的完整性。

门口位置胡乱堆放着一些缠绕的铁丝,孙哲修蹲下身拎了拎那些凌乱的铁丝,很沉。

忽然,孙哲修的眼睛停留在最里面的白色墙体上,他起身走过去凑上前去望了望,只见一个细长的影子一闪而过,速度比蚂蚁还快,他愣了一下,眼睛微微一眯……

“莫队长,立刻把案发现场保护起来,在769所人员未到来之前,任何人不得靠近半步”孙哲修转身严厉的吩咐道。

“是,孙哥”

莫名知道孙哲修一定是发现了什么,所以对他的安排并没有半分质疑。

二人走出小仓库,孙哲修回头朝旁边的老车间望了一眼。

“孙哥,您在看什么呢?”莫名疑惑的问道。

“莫队长,你可曾知道,这一楼老车间几十年前曾经存放过几十具尸体,准确的说应该是几十具支离破碎的尸体”孙哲修目光寡淡的说道。

“哦,有这种事,孙哥,您不会说这件几十年前的事跟这起命案有关联吧?”莫名疑惑的问道。

“有没有关联现在还不知道,不过既然命案现场发生在这里,恐怕林场的任何一个知情人都会把这两件事情联系起来,所以舆论方面的引导就很重要,否则容易造成恐慌,你明白我的意思吗?”孙哲修望着莫名说道。

“哦,明白了孙哥,我会尽量封锁消息,接下来该怎么办?”莫名问道,有769所诡异探长孙哲修在这里,他自然一切以他为尊。

“先把尸体运到林场临时停尸房,等769人员到了以后再说,现场先保护起来,走,我们去看一下那个受惊吓的小孩子”孙哲修说道。

…….

发现尸体的小孩子年纪大概六七岁,在医疗室打完针已经被父母接回家了。

此时,小孩子躺在妈妈的怀抱中闭着眼睛沉睡着,脸庞上还带着晶莹的泪珠,身体时不时抽搐一下,让人看了不觉心疼不已。

“呜呜呜…..怎么会这么倒霉,偏偏让我们家小宝看到,你个天杀的为什么不看好他,就知道上班上班,让他到处乱跑,我就说过迟早会出事的,现在好了,该怎么办才好?你这个男人简直就是个废物”妇女抱着小宝两眼通红,嘴里不停的埋怨着。

一个胡须拔插的中年男子一筹莫展的蹲在家门口蜷缩着身体,他靠在门沿上不停的抽着烟,无论妇人怎么埋怨他都一言不发。

“张大嫂在家吗?”莫名上前问道。

男子抬起头望了一眼不耐烦的说道:“莫队长,你们怎么又来了,小宝睡着了,他现在需要休息,请不要再来打扰我们了”

“我们就是来看小宝的,小松”这时莫队背后的孙哲修走了上来。

“你…你是哲修哥”男子见到来人脸色突变,他惊讶的站了起来。

“是我”孙哲修笑道。

“哲修哥!”男子大叫一声抱住孙哲修放声大哭起来,似乎要把这一天来所受的所有委屈发泄出来,小松比孙哲修小几岁,小的时候是孙哲修的跟屁虫,很多年没见了。

“没事了,我回来了”孙哲修轻轻的拍了拍小松的背脊安慰道。

过了一会,小松松开孙哲修,摸了摸眼泪呜咽道:“哲修哥,这些年你到底在外面做什么?怎么看上去还是那么年轻?”

“额,其实,我现在是个医生,听说小宝出了事,我就赶了过来”

“医生!”

孙哲修点了点头。

“小菲,快把小宝抱出来,我哥来了”小松对着屋内大声喊道。

这时一个挽着发髻,穿着米花长袖衬衫,下穿紧身西裤,长相秀丽,身材丰腴,**的**从里屋走了出来,怀里抱着小宝,一看就是就知道是长年做体力活才会有如此健美饱满的身材。

“这是我侄子小宝吧”孙哲修上前问道。

“小松,他是你哥?”小菲望着年纪似乎只有20几岁的孙哲修,而30几岁的小松却叫他哥,不由愣了一下神。

“他就是我经常挂在嘴边的哲修哥,林场出生长大的”小松上来解释道。

小菲望着帅气的孙哲修不由脸红了红,眼神闪烁,点了点头。

“小宝怎么样?”孙哲修问道。

“刚在医疗室打了镇静剂,现在睡着了,但是身体还是抽搐,睡一会惊吓过来又睡过去”小菲说道。

“给我抱抱吧”孙哲修轻声说道。

李菲望了小松一眼,小松着急的说道:“哲修哥现在是医生,快给哥看看”

李菲儿这才把怀里的小孩递过来,孙哲修用手从小宝背部捧过去,手不小心碰到小菲柔软丰满的胸部,小菲身体颤了一下,两脸绯红,孙哲修一愣尴尬的急忙把小宝抱过来坐在沙发上。

“哇!”

忽然小宝醒了过来,张开嘴巴就开始嘶声裂肺的大哭起来,他脸色非常惨白,眼神涣散这是遭受极度惊吓后六神无主的表现,如果这个问题不解决将会成为他一生的阴影,因为孙哲修自己就曾经历过这样的事情,至今仍遭受这种噩梦的折磨。

“小宝,看伯伯这里是什么?”孙哲修从兜里掏出几块朱古力递到小宝的眼前,小宝立刻停住了哭闹,接过朱古力开始研究起来。

“我们家小宝在小仓库跟那个死人呆了10几分钟,出又出不来,那种恐惧和无助想起来我就心痛”小菲呜咽道。

“唉,那个小仓库就像一个天然的大型棺材,相当于小宝跟一个恐怖的死人在一个密闭的空间里呆了10几分钟,这种事情别说小孩子,估计就是成人也受不了”莫名叹气道。

“那个小仓库里恐怕不止一个死人”孙哲修随口说道。

“恩,啥?”莫名瞬间反应过来惊讶道。

孙哲修并没有理会莫名的惊讶,而是用手捧着小宝的脑袋两边太阳穴说道:“小宝乖,你望着伯伯的眼睛好吗?”

小宝眼泪汪汪乖巧的望着孙哲修的眼睛,孙哲修眉头一皱,眼睛微微一眯,只见他的眼珠子忽然泛出紫色的光辉,两条若隐若现的霞光吐纳而出,旁边几人见到大惊失色。

769所双料博士公孙奇曾反复研究过孙哲修的眼睛,他吃惊的发现正常人的眼球都是由菱形的细胞排列构成的,因此可以聚焦光线在眼球的化学中心点成像。

但是孙哲修的眼睛却是例外,他的眼睛在微微闭合的时候,那些眼球细胞排列会发生改变,不可见光在他眼内聚焦以后,光线让瞳孔变成紫色,从而可以看到一些正常人看不到的不可见光线,更要紧的是对方脑子里储存的记忆信息会通过这种光线直接传达到孙哲修的大脑,这让他这个量子力学博士叹为观止,因为他至今都无法搞明白量子是如何传递信息的。

此时在孙哲修的脑子里浮现出一段画面来…..

穿着二长短裤的小宝气喘吁吁的踩在楼梯扶手上,他正向紧锁的小仓库木门上方一个长方形小窗口攀爬,很明显,这个小仓库爬进去不难,但是要想出来就太难了,因为窗口位置太高,没有附着物,而小宝身高只有120公分。

小宝艰难的爬到仓库木板上方,朝仓库里面望了望,虽然是白天,但是仓库是密闭的,所以光线很暗,看不清楚里面的状况。

“哈哈,我躲在这里面,小军他们一定找不到我,这次他们输定了”记忆里出现小宝稚嫩的声音。

小宝艰难的向小仓库窗口里面爬进去,他先把双脚伸进去往仓库里面,然后双手把住窗口边沿,身体慢慢向下放,但是小宝长得太矮小,而木门足有2米多高,所以小宝的双腿在仓库里是悬空的。

他的双脚不停的乱踹想找一个可以踩住下滑的支撑物,但是找不到依托物,因为脚离地面还有1米多高,放手就会摔下去,不放手双手已经没有力气了,这时候他有些心慌了,挣扎着想向外面爬出去,双脚拼命的乱踢,力气逐渐耗尽。

忽然,小宝扭头看到楼梯间出现一个身材巨大身着夜行服的人,怪异如同斧头一般的脑袋戴着黑色头套,看不清楚他的样貌,两只阴翳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小宝一动不动。

孙哲修吃惊的发现那双眼睛并不像人类的眼睛,而是野兽的瞳孔,他的五指手指修长干瘪,如同皮包骨,就像锋利的爪子,隐约露出的袖口有一个奇怪的图腾。

正当小宝发愣的时候,他的双脚好像忽然被什么东西缠住了,猛的把他往下一拉,小宝支撑不住,大叫一声,双手一松,身体向仓库里面滑下去。

仓库里一片漆黑,让人奇怪的是小宝并没有发出疼痛的声音,因为他正好摔在一个软乎乎的物体上,全身坐靠在那个物体上。

“咦,这是什么,软绵绵冰凉凉的”

此刻仓库里面漆黑一片,小宝两只小手坐在那物体上摸了摸,像是猪肉,黏糊糊的胶原质,发出一股令人作呕的味道。

木门下方的缝隙透进来微弱的光线,小宝的眼睛开始适应黑暗,眼前逐渐变得清明起来。

他坐在那个软软的物体上扭头向后方一望,只见眼前是一张变形而苍白的脸,这张脸近在咫尺,他夸张的张开着大嘴巴,两只死鱼眼睁得大大的,死死的盯着他。

“啊!”

小宝发出一身犀利的惨叫,因为他终于看清楚了那软软的物体是什么,那是一个死人,一具尸体,而自己刚才一直座靠在他怀里…..

小宝蹦了起来,大声哭喊,可惜外面早上很少会有大人来这边,因为上班的人都在林场办公室那边。

小宝全身颤抖,脸色苍白,身体紧紧的靠住木门,双手双脚拼命的踢打,他那犀利而无助哭声实在太过惨烈,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很难相像六七岁的小孩子跟一个死状恐怖的人待在一个黑暗狭小密闭的空间里,那种惊恐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得了的,晚上睡觉的时候你自己想象一下就懂了。

此时,小宝的余光发现那具死尸似乎动弹了一下,正在慢慢朝他靠过来,浮肿而白皙的手朝他伸过来,嘴角露出不明液体。

“啊~”

小宝惊慌失措的呼喊声变得越发犀利,忽然那手像被电击一般缩了回去。

让人吃惊的是小宝居然没有被吓晕过去,他的求生意志力极其坚强。

10几分钟后,终于有路过的大人注意到了小仓库凄惨的哭闹声,木门被撞开了…..

“呼”

孙哲修身体一怔收回眼神,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