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医驾到,病娇王爷是大佬!》小说章节目录精彩试读 娄卿染蓝西宸小说全文

《神医驾到,病娇王爷是大佬!》小说简介

男女主角是娄卿染蓝西宸,《神医驾到,病娇王爷是大佬!》是涅槃给我们带来的一本古代言情小说,本书连载至今,已经收获了数不清的好评,吸引了众多网友的目光。小说概述:劳累猝死穿越,成了不受宠的嫡女。娘失踪,爹无视,继母打压,庶妹欺凌,还有个勾搭成奸的未婚夫?What?她堂堂21世纪惊采绝绝的的神医圣手,岂容他人放肆欺负!斗庶母,虐渣男,大杀四方。可身后却有一个病恹恹俊美绝伦的男人委屈道:娘子,你是不是想困住为夫!…

《神医驾到,病娇王爷是大佬!》 第三章 毒发 免费试读

第三章毒发

好事被人打断,娄卿染不悦的抬起头,看向岸上去而复返的两个人。

蓝泞裕脸色青一阵白一阵,难看的紧。

“娄卿染!本王问你话,你在做什么!”纵然他并不喜欢甚至有点厌恶这个女人,但不代表她能给他带绿帽。

听到这些话,蓝西宸眉头紧蹙想推开这个女人,但身上泛力,反倒叫她搂的更紧。

娄卿染将下颚抵在蓝西宸肩头,勾唇道:“我在做什么裕王殿下看不见吗?何必让我说出来呢。”

“**!”蓝泞裕目光一厉,透出几分狠毒,怒道,“你竟敢背着本王与他人私通!你就不怕本王休了你!”

“我敢不敢,都已经做了。”娄卿染一看见他,就想起原主记忆中的画面就觉得发自内心的厌恶,“殿下要奈我如何?”

“你!”蓝泞裕一噎。

他心中狐疑,这女人往日里哪会这样跟他说话,今日却性情大变,莫非……

“原来你以前对本王的喜欢全是装出来的!”

“殿下今日才知道?”娄卿染微笑道,“殿下,我再有眼无珠,也看不上您啊!您自己是个什么货色,您不清楚吗?”

蓝泞裕额头上青筋一跳,“你说什么!”一把抽出随身的佩剑,“本王杀了你!”

眼看着剑锋朝着蓝西宸的后背而去,娄卿染蹙眉,将人一把推开,自己也险险避过,“躲远点!”

蓝西宸被推开,艰难的上了岸。而后看着娄卿染狼狈躲避的模样,心头有些诧异。

明明亮出他的身份他就不会死,为什么还要护着他?

“皇兄,这青天白日,杀人可不太好!”

蓝泞裕动作一顿,转过身来,表情顿时变幻多端:“五弟?”

他看看娄卿染,又看看蓝西宸,脸色更加难看:“你们!”

娄沐晴也吃了一惊,捂着嘴,惊讶中含着几分欣喜,“宸王殿下?姐姐,你们……你……”

“你们怎么能这么做?姐姐,你已经许给裕王殿下了,怎么能做出这样的事?”

娄卿染终于从水里爬了起来,闻言瞥着她,似笑非笑,“我还以为我这样做合了妹妹的意呢。难道不是吗?”

“姐姐,你这是什么意思?”娄沐晴伤心的看着她。

“先前也不知道是哪两个不要脸的东西在岸上你侬我侬的,一片郎情妾意,缱绻情深。”

娄卿染目光微转,在娄沐晴和蓝泞裕身上扫来扫去,“有些人不正念着要找个借口处置了我,好另娶她人?我这巴巴的送上把柄,你们怎么不知道珍惜?”

蓝泞裕和娄沐晴齐齐变了脸色。

“娄卿染!”蓝泞裕大步上前,怒道,“你在胡言乱语什么!你自己做下这等不知羞耻的事情来,还想倒打一耙,污蔑晴儿吗?”

“我又没有点名道姓的。殿下急什么?”娄卿染扬眉反问。

蓝泞裕咬牙,“你也不用再胡扯其他什么的,你做下这等事,是本王亲眼瞧见的,不容你狡辩。本王要立即上书天子,退了和你的婚约!”

他本以为娄卿染会慌乱焦急,哪知道那女人却抚掌而笑:“我等着殿下的佳音!”

他不敢相信的看着她,道,“你就不怕当今知道,你会丢了性命?”

“与殿下的名声比起来,我这条命微不足道。”娄卿染毫不在意,“只怕到时候殿下和整个皇家将会成为整个燕京茶余饭后的谈资。

况这件事若是传出去,娄家女儿声名大损,殿下想娶的人,怕也娶不成了。”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她娄卿染出了事,娄沐晴能得到什么好处?到时候名声坏了,怕进东宫做个侍妾都是奢望!

娄沐晴脸色一变!

“你!”

娄卿染走到蓝西宸身边,笑意吟吟:“如今我心有所属,与殿下的婚约犹如附骨之疽,恨不得除之而后快!

与殿下比起来,宸王风姿伟仪,又声震天下,才是我理想中的如意郎君。”

蓝泞裕气急,正想破口大骂,就见蓝西宸往旁边躲了两步,嫌恶道:“本王再不济,对宸王妃人选还是有要求的。”

话里话外明显看不上她。

蓝泞裕顿时笑了:“像你这样不知廉耻的女人,哪个男人肯要你?瞧瞧我这五弟,病秧子一个,都不肯娶你做王妃!”

被下了面子,娄卿染脸上有点挂不住!

她瞪着蓝西宸,想着这人真是恩将仇报,怎么说她也救了他两回了!

一时气急,娄卿染上前抓住男人的衣襟,狠狠地吻了上去!

蓝西宸身体一僵,下意识的想推开她,眼角瞥到蓝泞裕,不知为何就将手收了回去。

蓝泞裕被这一幕刺红了眼,提剑就朝蓝西宸杀了过去,直击死穴。

蓝西宸眼神一凌,推开娄卿染,躲过。

见状,蓝泞裕提剑再砍,剑剑杀招,竟欲取他性命!

两人你来我往,打的难分难舍。娄卿染在一旁看得过瘾。

哎呀,这种戏码在现代可看不到啊!

娄沐晴撇了她一眼,走过去,冷声冷语,“姐姐大好的姻缘竟然就这么断送了。这事若是传出去,别说裕王殿下,这京城中凡是要点脸面的人家,怕都不肯要姐姐了。为了家族名声,姐姐怕是要出家做一辈子的姑子了!”

娄卿染看都懒得看她一眼:“捡了我不要的男人,你倒是挺高兴的?也是,从小到大,你的哪个东西不是我扔掉的?”

“你——”

娄卿染睨她一眼,“就算我不做裕王妃,你就可以了?以庶充嫡,你也配?”

“我是嫡女!我怎么不——”

话没说完,就被打断:“有个妾室抬上来的母亲,你就真以为自己是嫡女了?哼!”

娄沐晴面容扭曲,一双手几乎要把手帕给扯烂。

正在这时,场中又出现了变化。

蓝西宸挡了蓝泞裕一剑,却突然浑身一僵,唇角溢出一丝血迹。

娄卿染脸色一变。

这是毒发了?

蓝泞裕眸光亮起,趁其不备,飞起一脚。

蓝西宸无力反抗,“噗通”一声,就被踹进了水中。

我的活实验体!

娄卿染急忙奔了过去。

不防一柄剑横过来,硬生生拦下了她的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