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医探长主角莫名孙哲修小说完整版全文在线阅读

精品小说《诡医探长》是老主最新写的一本悬疑灵异类小说,主角莫名孙哲修,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代诡医探长,手持雪花神针、幽冥蓝刀,身怀旷世紫金双瞳,一双慧眼识天下,体内双重人格,一人善良热情,医术天下无双,一人冷酷无情,武力超群,一人医阳一人医阴,769特案组背后一桩桩离奇诡案,身为特案组探长的他医天医地、医心、医身,专治各种不服,来看他如何破解密云背后的谜团。…

《诡医探长》 第2章 诡异病人恐怖尸虫 免费试读

一个小时前,林场十字路口集市繁华路口,热闹非凡,卖菜的、卖肉的、卖草药的小商贩和十里八村的赶集人在这里进行着日常惯例的买卖交易,似乎南边发生的命案对他们并没有什么影响。

一个衣衫褴褛的中年人一步三晃的朝路边检查站办公室走来,他脸色苍白,额头满是虚汗,办公室再往里就是林场医疗室。

“又是一个酒鬼”

“真是的,大毛这个神经病中午也喝成这个样子,一点自控力都没有”

旁边发廊里老板娘唐三妹和几个人正闲坐着嗑瓜子聊天。

“噗通!”

忽然中年汉子满头大汗摔倒在地上,口吐白沫,身体抽搐。

唐三妹一看他呕吐立马站起来走到店门口叫骂道:“喂,大毛,你有病啊,不要睡在我店门口,影响我生意知道吗?”

中年汉子并没有反应,他现在匍匐在地上不仅口吐白沫,身体还不断的抽搐,貌似十分痛苦。

唐三妹一见感觉情况似乎有些不对劲,因为他家那口子也经常喝醉酒,最多就是呕吐,绝对不会身体抽搐的,唐三妹朝里面不远处的医疗室望了一眼,难道这家伙是抽羊癫疯而不是喝醉了,想到这里,唐三妹走上前去看了看。

“嚯,好大的一股酒味”唐三妹捂着鼻子嫌弃道,估计是酒精中毒了,是要来医疗室打针的。

“喂大毛,你有没有事?”唐三妹蹲在大毛旁边把他翻了过来。

“啊!”

翻过来的中年汉子把唐三妹吓了一大跳,因为大毛的五官扭曲变形,脸色煞白,七窍流血,看上去触目惊心,如果不是因为身体还在抽搐,简直跟死人并无区别。

唐三妹被吓得脸色煞白倒退了几步瘫坐在地上,旁边的人听到尖叫都围了上来。

“这大毛喝酒都能喝得七窍流血,还真是人才”

“应该是癫痫病发作,唉,可怜啊,他们家两口子都是这种病”

“赶紧送医疗室吧,晚了估计就活不成了”

……

围观的人群七嘴八舌开始谈论起来。

“让开,让开一点,让我进去看看,有什么热闹好看的,真是的”

此时一个身宽体胖、黑口黑面60岁左右的男子拨开人群往里挤。

“哎,大家让一让,是医疗室的刘医生来了”

随着一声呐喊,大家自觉让出一条路,刘医生身上披着一件长袖衫,一只手夹着一支烟,王霸之气十足,他走近蹲下看了看,然后摸了摸中年汉子的脉搏,然后撑开他的眼皮子望了望皱着眉头说道:

“是猪肉绦虫病,吃了没有煮熟的猪肉或者粪水浇灌没洗干净的青菜感染,加上喝了酒,酒精**绦虫上脑,他现在情况很危险,旁边的谁过来帮搭把手,帮我抬到医疗室去抢救,唐三妹,帮我打电话给县里叫救护车,我们林场医疗条件有限,如果不能暂时控制病情,必须立刻送到县城ICU抢救”

众人一听ICU立刻觉得情况严重了,这大毛并不是喝醉酒那么简单,而是有生命危险,搞不好就挂掉了,谁愿意去接触一个马上要死的人呢,正当大家踌躇犹豫的时候,刘医生脸色一黑叫骂道:“你们这些人怎么一点同情心善心都没有,看热闹一个比一个快,帮点小忙都磨磨蹭蹭,还是不是人”

“我来”

这时一个身穿灰色唐装衬衫的年轻人走了过来,他蹲下身扶住中年汉子的肩膀,刘医生一看年轻人侧脸赞赏的点了点头。

“刘医生,他好像并不是猪肉绦虫病”年轻人嘴里忽然蹦出来一句。

刘医生一听眉头紧锁有些不满的说道:“小子,叫你过来帮忙抬人,不是让你来帮看病”

“他的状态的确是很像猪肉绦虫病感染发作,但是刘医生您见过这种病会七窍流血的吗?”

刘医生愣了一下正要说话,但年轻人没有给他说话的机会,而是鼻子嗅了嗅继续说道:“血液中呈猩红色,并且带有一种异味,这不完全是酒精的味道,正常来讲猪肉绦虫病并不会引起持续性癫痫,而是断断续续的,这说明他的神经组织和一些器官受到了伤害,他现在的确是生命垂危”

刘医生见年轻人说的有理有据,并不像是在胡说八道,于是态度开始慢慢发生了改变。

“可是,这种情况除了猪肉绦虫,还会有什么寄生虫能造成如此严重的情况呢?”

“当然会有,比如铁线虫,又或者瑶域巫术蛊虫”年轻人随口说道。

“如果是铁线虫所造成的,他早应该住院了,现在却是还能喝酒,说明情况是忽然发生的,要说瑶域蛊虫,除非….除非,尸水虫!”说道这里刘医生忽然脸色大变。

年轻人点了点头,尸水虫是瑶域巫医培养的一种非常特殊的昆虫,一般用来做药治病救人或者保存尸体,它的身体构造极其特殊,生存能力很强,可以在任何恶劣的环境中生存,包括含有酒精的酒水中还能存活,因喜好动物血肉,它还有一个令人闻风丧胆的名字“食人虫”。

刘医生常年在林场生活,经常跟来林场买卖草药的人瑶人打交道,即便没见过,也肯定听说过,这就是为什么刘医生脸色大变的原因。

“如果是这样的话,我们这里根本没有医疗条件可以医治他,他必死无疑”刘医生神色凝重的说道。

听到这里围观的人都不由倒吸了一口冷气,气氛瞬间变得凝重起来。

“大毛,你怎么了,大毛,呜呜呜…..”

忽然一个披头散发衣着朴素的女子扑了过来,抱着大毛大声哭泣起来。

“奇珍,你还是赶紧打电话赶紧叫救护车来吧,你家大毛眼看就不行了”唐三妹上前规劝道。

“大毛你要是没了,我们家可怎么办啊,我怎么活啊,呜呜呜…..”奇珍那嘶声裂肺的哭喊声,让旁人都不觉眼睛泛红,因为大家都知道奇珍多年前因为一场车祸造成脑震荡,后引起间歇性精神分裂症,不发病的时候还算正常,发病起来生活完全不能自理,家里里里外外都靠躺在地上这个男人大毛做木工活赚钱,所以生活过得极其困苦。

“刘医生,尸水虫虽然恐怖,但并非无敌没有克星,您想想它最怕什么,最喜欢什么?”年轻人提醒道。

“我曾听来这里卖草药的瑶民说过,尸水虫最喜欢的其实并非人的血肉,而是猪血,最怕的是电流,这两样东西不难找,可是怎么使用我却是不知道,唉”刘医生摇了摇头叹气道。

“猪肉摊老板在吗?”年轻人朝马路对面的猪肉档喊道。

“我在这里呢”围观人群中一个粗糙的汉子说道,原来他也来看热闹了。

“猪老板,麻烦你借用一些新鲜猪血”年轻人说道。

“没问题”猪肉老板说完转身向向自己档口跑去。

过了一会他用碗装了一晚热气腾腾的鲜血猪血过来。

“新鲜的,还热乎着呢”

“谢谢猪老板”年轻人接过盛猪血的碗谢道。

年轻人把猪血碗放在地上,然后把大毛侧翻过来。

“你…你干嘛”奇珍见年轻人翻动大毛,像护犊子一般护住大毛,眼中透射出不善,但当她看清楚年轻人的样貌时,手慢慢的放开了,年轻人微微一笑,他知道奇珍可能是认出他来了。

年轻人从兜里掏出一个打火机,拆开里面的电子打火器,然后把猪血倒在地上。

“大家都往后退一退”

年轻人抬头说道,人群自觉往后退了退,所有人都饶有兴趣的望着年轻人,看他如何施展医术,毕竟看热闹是人类的本性。

见人群退开,年轻人一只手扶住侧躺的大毛,一只手拿着电子打火器放在大毛的头部穴道上。

“啪”

“啪”

“啪”

……

年轻人每按一次电子打火器,闪现一丝蓝色的电光,大毛身体就微微抽搐一下,过了一会,忽然从大毛的嘴、鼻孔、耳朵探出来一些黑色的小虫子,看上去油光滑亮张牙舞爪的,非常谨慎。

“啊!真的有虫子,好恶心”围观的人群见到这可怖的一幕,不由汗毛倒竖再次倒退几步。

尸水虫非常谨慎钻出来又进去,但是它们实在经受不住新鲜猪血的美味吸引,最后都爬了出来,向地上的猪血爬去,5分钟后,已经再没有虫子往外爬出来,年轻人把大毛平放在地上,从兜里掏出一个试管和一个小夹子,把正在享用猪血的尸水虫捉进试管。

“唐阿姨,你店里有白糖开水吗?”年轻人抬头问道。

“哦,有…有”唐三妹转身进店调了一杯白糖开水出来递给年轻人。

年轻人扶起大毛,把白糖开水给他灌进去。

…..

片刻之后,大毛悠悠的睁开眼睛醒了过来,旁边的人一见瞠目结舌,这个年轻人神奇的手段简直太神了。

“大毛,你醒了,呜呜呜”奇珍激动的扑过来抱住大毛大哭。

“阿珍,我怎么会在这里”大毛虚弱的说道。

“你刚才差点死了,是这个小哥救了你”奇珍解释道。

“哦,我记得是要来医疗室看病的,然后就在这里晕倒了,谢谢你啊小哥”大毛感激的道谢。

“不客气,你现在感觉怎么样,罗叔”年轻人微笑道。

“哦,我现在除了感觉有一点累,其他没问题了,咦,你怎么知道我姓罗”大毛忽然反应过来。

“大毛,他好像是孙哲修”奇珍终于把心中的疑惑说了出来。

“你…你是卯生的儿子孙哲修”刘医生吃惊的问道。

“刘伯,是我,我是孙哲修”年轻人站起来微笑道。

“哇喔,是卯生的儿子,难怪看上去那么眼熟,这都多少年没见了,还是那么年轻”人群里传来惊呼声。

“啪啪啪……”忽然人群里响起了拍掌的声音,接着大家都跟着鼓起掌来,孙哲修微微鞠躬致意,大毛和奇珍千恩万谢。

“黄阿姨,现在不知道罗叔体内是否有残存的虫卵,回去以后你记得用硫磺皂给他洗澡,然后用金钱草煎服,大概一周便可痊愈,记得先不要喝酒了”

“好的,谢谢你哲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