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何锦绣殷启言小说在线阅读全文完整版

何锦绣殷启言是《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里面的主角,作者是碎纯,小说主要的讲的是: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作为现代的一名内科医生,过劳而死之后,竟然魂穿古代,成了一个农女???成为农女也就算了,未婚夫还总想着退亲,这原主是多么不招人待见啊。何锦绣无奈只能接受现实。殷启言谨记一点,上辈子娶了何锦绣,后宅就没安宁过,这辈子一定要退婚!何锦绣也记住了一点,要在逆境中学会生存!发财致富,利用自身优势,发光发热!殷启言: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兴趣。何锦绣:???…

《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 第8章 何老爹受伤 免费试读

何三叔道着:“大侄女啊,你不是眼馋你堂妹的那条祥云暗纹织金纱吗?你将人参给三叔,三叔让你堂妹将那条裙子给你。”

何锦绣直言不讳道:“三叔你真的是好算计啊,给我一条堂妹穿过的裙子,白得我这一根人参?”

若是原主也不会蠢到为了一条裙子献上人参吧。

“那条织金纱可值不少钱呢!”

何锦绣笑笑道:“三叔,我皮相好,不像堂妹要靠衣服装饰。”

何三叔不禁气恼,这何锦绣真够不要脸的。

听到何锦绣这么说,一旁的殷启言也回看了一眼何锦绣,前世做了夫妻,何锦绣将他的前程毁得一团糟甚至让他无法在母亲跟前尽孝。

但他不得不承认,她的皮相是极好的。

她比前世更多了自卖自夸这项本事。

何三叔气得山羊胡直抖,“何锦绣,你说要怎么样才肯卖这根人参?一两银子?”

当何三叔说出一两银子的时候,这郑翠容一直拉着何锦绣的衣袖让她赶紧答应下来,这一个人参就有一两银子,何锦绣可还有一根人参呢!

短短一天就有二两银子进账。

要知道他们辛勤耕种一年,这一亩田一年的收银都没有一两银子呢。

“不卖了。”

何锦绣拉着郑翠容一起出了药铺的门。

郑翠容问着何锦绣道:“妹子啊,你怕是不知道二两银子有多少吧?能够够家里活一年了的,能吃上多少肉,多少鸡蛋啊?”

“嫂子,我们再去别家里看看。”

“等等,这人参我买了,你开个价!”殷启言走到何锦绣跟前,问着何锦绣。

何锦绣想着着殷启言虽然是个秀才,但是在何老太口中不过就是个外乡穷书生,他哪里来的来的那么多银子?

先是给了她三倍的彩礼,现在又来买人参?

不过她虽然好奇,但与殷启言已经没有关系了,她也不会探究,“你自己开个价吧。”

“五两银子。”

“嘶。”郑翠容这是真的惊到了。

殷启言对着何锦绣说着:“这人参有一年一两银子的说法,不过要是过了五十年可能会更高,你这株看着是十余年的年份,不论去哪个医馆里最多就只能给你六两银子,我直接买下你可以免于奔波。”

何锦绣笑笑道,“药铺收我六两银子的话,若是殷公子要去买的话怕就得按照一年一两银子去买了,你买的话最少也得十五两银子,怎么就五两想要把我打发了?”

殷启言想起了前世的时候何锦绣也是如此爱财,不过前世的她却没有这般好的算计。

蠢笨不堪,为了一些小利毁了他的前程,气死了他的娘亲。

殷启言想起前世来,对何锦绣更觉得厌恶,冷言道:“要不要随你!”

何锦绣鼓鼓腮帮,这殷启言怎么又突然变得如此之冷了?

何锦绣道:“七两银子。”

“成交。”显然殷启言不想再和何锦绣再有什么联系,不过因为要给娘亲治病需要人参,他上山好几次了,都没能见到人参。

昨天何锦绣也在山上,她的运气倒是不错。

何锦绣把人参卖给了殷启言之后,殷启言付了银子就走了。

郑翠容望着沉甸甸的荷包,激动得很,“这可是七两银子啊,我们发财了!”

何婉婉不懂发财是什么意思,她口中也跟着喊:“发财了,发财了!”

何锦绣轻笑一声道:“婉婉想要什么?姑姑给你买。”

郑翠容面上笑着道:“小姑,你可别纵着她,婉婉不需要什么东西。”

何婉婉小脸一红道:“姑姑,婉婉想要吃肉肉。”

何家只有逢年过节的时候才能吃肉,每次吃肉的的时候也都是给何锦绣先吃的,以前原主在家中是霸王。

从她手中流出去的人很少。

何锦绣看看婉婉的小胳膊小腿,想到她也是刚刚生完病的人,便说着:“好,姑姑给婉婉买肉吃。”

何锦绣怀揣着银子毫无压力地逛起了街,她不忘给何老太和和老爹买了新布料做衣服。

这二老对她是如此宠爱,何锦绣也要替原主尽孝道才行。

何锦绣也了解了这个时候的物价,一文钱和一元钱是差不多的,但是也看具体的东西。

像何锦绣家一年二两银子就够用了,因为是村子里自家有地有米有蔬菜。

平日里花费并不多。

不过一些富贵人家里,可能一碟菜就是一两银子了。

这个时代看病也并不便宜,但是因为福临县富贵人家多,这医馆收益才好。

难怪刚才那个良心医馆里的药童看到她们的穿戴就把他们赶出了门。

何锦绣买了不少的好东西,又多买了两只母鸡回家去,这样家里人都能吃鸡蛋了。

在村子里不好露富,何锦绣把鸡给绑住了嘴回得家,就在何锦绣以为日子会渐渐好过起来的时候,甫一到家他们就听到了一个噩耗。

“闺女啊,你终于回来了,你爹他被一头牛给踢伤了脚摔了一跤那骨头都断了露出了外边!

大志他为了控制住那头疯牛用乱棍打了几下,那牛的主人黄二就说他那头牛不愿干活了,让我们赔他一头牛的银子!

他把大志给带走了,说要是我们不赔钱的话,他就把大志送到官府里去。”

何锦绣印象之中的何老太都是泼辣的能干的,可现在看到的何老太是真正得慌了神。

甚是无助。

郑翠容听了这话也哭天喊地起来,“我这命怎么这么苦啊,大志,娘,一定要救救大志啊!”

何锦绣清楚这个时代里的一头牛可要比一个人矜贵多了。

一头幼牛的价格就要二十两银子,要是能耕田了的黄牛都能算上百两银子。

在村里有头牛可是大户人家。

寻常的时候将牛租借给村里的人,都能收益颇丰。

可是百两银子,老何家怎么拿得出来啊。

纵使何锦绣今日卖人参赚了一笔银子,也才七两银子而已。

“娘,我先去看看爹爹。”

何锦绣印象之中的和老爹是个话很少的人,平日里就是辛勤劳作的老实人。

都是含饴弄孙的年纪了,却因为何家劳动力少,何老爹还得下农田。

也是因为劳动力少才去借老黄牛的,可没有想到却是被老黄牛给弄伤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