傲世战龙秦天苏明月小说精彩章节篇免费试读

《傲世战龙》小说简介

主角是秦天苏明月的小说叫做《傲世战龙》,它的作者是一念之间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生活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代战神强势回归,妻子自杀,女儿被公开收养,战神大怒,却发现妻子身世之谜………

《傲世战龙》 第4章 免费试读

第4章

“我答应你,一定让你姐姐的骨灰葬入苏家陵园!”秦天缓缓开口,神色坚定。

苏明玉瞧见秦天一身普通打扮,又大话连篇,表情冰冷。

姐姐的死,让她对秦天恨之入骨。

她都办不到的事,秦天这个外人怎敢口出狂言?

五年不见,竟然还是这么口无遮拦,说话不过脑子?

失望!

恶心!

无可救药!

苏明玉本想痛骂秦天,可看到他身边的秦小眠,心头一软。

姐姐死后,她又当爹又当妈,但始终都是一个人。

小眠失去了母爱。

秦天是她的生父,血浓于水。

现在对方回来了,苏明玉怎么忍心让小眠再失去爸爸?

苏明玉攥紧粉拳,“秦天,希望你别忘了自己刚才说过的话!”

“爷爷之前感染风寒,今天出院了。你现在带上小眠,跟我回苏家。”

秦天是姐姐苏明月的丈夫,小眠的生父,就算他再**,也是苏家的女婿。

这一点,不容抹杀。

苏家,是他绕不过去的一道坎!

秦天本想把自己现在的身份对苏明玉言明,看到对方愤怒的样子,暂时作罢,“好,我现在就跟你回苏家。”

江城苏家,区区三线小家族。

实力不大,架子挺大。

苏家家门口停着几辆豪车,满地的烟花鞭炮,空气中残留着一股炮仗味。

欢声笑语,齐聚一堂。

秦天眉头一皱。

看这情景,是在庆祝苏家家主苏山河康复归来?

可他那惨死的爱妻呢?

苏家人可曾为她披麻戴孝?

可曾为她流下一滴眼泪?

苏家不是自称谨遵门风吗,就不怕苏明月死不瞑目?

秦天心中的怒火在燃烧,和苏明玉踏入家门,就看到大堂内一众苏家人在欢笑连连。

“爷爷。”苏明玉快步走进大堂内。

“你上哪去了,爷爷今天出院,不见你去接驾,怎么这么没分寸?”

苏家长孙,堂哥苏天成瞪了苏明玉一眼。

抱着女儿的秦天走进来,众人惊讶的大叫一声,“是你这个乞丐!”

“混账,爷爷今天康复,这个乞丐就带着小野种回来了,是在扫我苏家兴致吗?”

野种?

秦天的脸色冰冷。

骂他,秦天能忍。千不该万不该,不该针对他女儿!

“扫把星,滚出去!”

苏天成一个健步冲过去,抄起桌上茶杯就要砸过去。

“滚。”

秦天抱着熟睡中的秦小眠,一脚踢在苏天成身上。

“岂有此理,这是想造反吗?竟敢对天成动手!”

“我当是谁,这不是乞丐废物秦天吗?”

“都五年了,我还以为他早死了,脾气还是这么暴躁,狗改不了吃屎。”

“回来干什么,带着这个野种继续吸我们苏家的血?”

苏家众人堵在大堂门口,对秦天不屑一顾。

秦天早知道苏家人对他有意见。

不让他进门?

秦天还不屑和这群冷漠无情之人待在同一屋檐下!

“都住手,一会儿我苏家还有贵客临门,你们这样堵在这儿成何体统。”

苏山河老气横秋,老眼落在秦天和秦小眠身上,带着厌恶。

“算你运气好!”

苏天成从地上爬起来,眼里带着不爽,“你这个乞丐还有脸回来,不知道是铩羽而归还是衣锦还乡?看你这么神气,五年的时间应该早就混出个人样了吧。”

“莫非是屎壳郎上树,铁公鸡变鸭了?”

“现在干什么的,在哪就职,担任什么职位?”

其他苏家人你一言我一句,来了兴致。

秦天这种废物能出人头地?

不能!

这么说,无非是想看对方出丑。

“战神殿殿主。”

秦天缓缓开口,报出身份。

“战神殿殿主?什么玩意?”众人哈哈大笑。

“你咋不说你是天王殿天王,小说看多了吧,当初你不是去北境投军了吗?”苏天成盘根问底。

“我离开了北……”秦天本想简单说下五年来的遭遇。

他话没说完,被苏天成打断,“原来是当了逃兵,你还有脸再回来!”

逃兵!

苏家七嘴八舌。

炸锅了。

秦天脸色淡然,看着怀中熟睡的女儿,微微叹息。

为了女儿,为了老婆苏明月的遗愿,他选择无视这些人。

“爷爷,小眠被张家的人带走了,这事您知道吗?”苏明玉来到苏山河身边,小心问道。

有人脸色一沉,“你还敢质问爷爷,这个小孽种留下来是苏家的耻辱,我们整个家族都要被人戳着脊梁骨骂,列祖列宗都要蒙羞!别说把她带走,直接弄死都不为过!”

“不对啊!”大伯苏天峰皱眉道,“孽种张家给带走了,怎么会落到秦天手上?”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们,快说!”

苏明玉把事情简单说了下。

苏天峰怒道,“该死,得罪了张家,苏家要被你们害死了!”

“苏明月这个**,当初不知廉耻,不识时务,现在你们竟然去张家红阁大闹一场,是想毁了苏家吗?”

“苏家没有你这样的不孝子孙!”

“把他们绑了,送到张家,赔罪!”

“明玉,你和你姐姐冥顽不灵,太让我失望了。”

苏山河一声冷哼。

“大哥,爷爷……”苏明玉整个人目瞪口呆。

她不敢相信,自己的家人要把他们往火坑里推。

“是你们太让我失望了。”

秦天攥着拳头,那一张张丑陋的脸,让他愤怒无比。

就在这时,苏家门口传来一阵鸣笛声。

贵客临门!

苏家沸腾了。

一家之主的苏山河,更是拄着拐杖,亲自起身前往大门口迎接。

“爷爷,您老身子骨刚刚康复,怎敢劳您大驾亲自相迎,这不是折煞我吗?”

一男一女下了奔驰。

男人穿着文质彬彬,模样帅气。

女人打扮光鲜靓丽,婀娜多姿。

“文天,你是商业精英,江城首富身边的第一大红人,是我苏家的典范,青出于蓝而胜于蓝,我这做爷爷的亲自相迎,太正常了。”苏山河连连道。

“紫玉,文天,你们可算来了。”

“快请进快请进,文天,紫玉,你们先坐,我给你们倒茶!”

“快,把上个月新到的雨前龙井拿出来!”

“爷爷,各位,我们都快成一家人了,别这么客套。”丁文天被众人簇拥着,脸上挂着七分高高在上的傲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