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小说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何锦绣殷启言小说阅读

《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小说简介

经典之作《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书中主要人物是何锦绣殷启言,是作者碎纯倾情打造的一部好文,小说简介:她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作为现代的一名内科医生,过劳而死之后,竟然魂穿古代,成了一个农女???成为农女也就算了,未婚夫还总想着退亲,这原主是多么不招人待见啊。何锦绣无奈只能接受现实。殷启言谨记一点,上辈子娶了何锦绣,后宅就没安宁过,这辈子一定要退婚!何锦绣也记住了一点,要在逆境中学会生存!发财致富,利用自身优势,发光发热!殷启言:女人,你成功的引起了我的兴趣。何锦绣:???…

《医女有钱,种田养崽疼相公?》 第6章 何三婶 免费试读

郑翠容也是农户出身,这人参她以前小时候见过一回。

可是一个稀罕物。

听人说过这人参要是含在嘴里都能吊着一口气回来。

她看着这有点像人参,可是想想买人参的银子,郑翠荣都觉得小妹不可能会有的。

何老太一看道:“这不就是僵掉的萝卜吗?闺女啊,你没遇着啥事吧?”

何老太见着何锦绣的衣服有被树枝剐蹭的痕迹,着急得不行。

何锦绣对着何老太一笑道:“娘,我没事,这不可不是僵掉的萝卜,这是好东西!”

何老太向来宠这个老来女,顺着女儿的话说着:“好好,你说的对,这是好东西,等会晚饭的时候让你嫂子给你炒萝卜丝来吃。”

何锦绣又是一阵脑壳疼,“娘,这真不是萝卜,是人参!”

何老太没见过人参,也是听说过人参的。

这人参可是能让人起死回生的神药。

“小妹,这真的是人参?”

郑翠容那眼神更加的亮堂,乖乖,这两株人参能买多少鸡蛋了!

何锦绣点头,“是的。”

郑翠容将信将疑,何老太倒是也没有想到钱那方面去,握着何锦绣的手说着:“那正好把人参烧了给你补补身子,还有啊,你以后可不要再一个人上山来了,这要是掉进了陷阱里,被蛇咬了,你让娘可怎么活呢!”

何锦绣虽然觉得这何老太的三观有些时候让她脑壳疼。

但作为一个娘亲,她可真是疼爱自己。

何锦绣心里觉得暖暖的。

“娘,我以后会小心的。”有了今天的教训,她以后可不敢随意乱走了。

今天幸好遇到了殷启言。

回去的时候,何锦绣将人参往底下藏了藏,路过一处堂屋的时候,听到了一对母女的碎嘴。

说得不过就是何锦绣被秀才郎退亲的事情。

“娘,你看堂姐就是一点都不安分,要是我被人退了亲,就一头扎进河里算了!”

“就是啊,退亲了竟然还颜面出来招摇,丢我们何家的脸,幸好是堂亲早早地就分了家,否则你的婚事也要被牵连啊。”

“咱们老何家出了一个又懒又叼的姑娘,又被人退了亲,真的是家门不幸啊。”

说这话的不是何锦绣上山去时候遇到的两个妇人,那两个妇人是就嘴巴闲,碍于何老太的厉害,哪敢当着何老太的面说。

说这话的人是何老太的堂妯娌。

这村子里何家的亲戚有不少,除却族长一家,过得最好的一家就是何锦绣的三堂叔家了。

三堂叔在镇子上替一家药铺做掌柜的,十里八村都知道何三叔家是富贵的。

这何三叔的婆娘和女儿在村里也受人捧着的。

何三婶也不怕何老太。

何老太听着这话气得直撸袖子道:“你这个婆娘嘴巴怎得这么臭?还敢叫我女儿去死!我家锦绣投河是不是你们两个拾掇的!”

何老太平日里还让着这堂妯娌几分,可事关女儿的性命,她就忍不了了。

何锦绣拦着何老太,道:“娘,你别与她们一般见识,老何家出了一个爱在背后道人是非的姑娘,也是丢老何家的脸呢!”

何莲儿皱眉,这何锦绣什么时候牙尖嘴利,她不屑地说着:“我可不会丢我们何家的脸,我马上就要嫁到镇上最大的医馆做医馆的少夫人了,才不像你一个被退亲的乡下姑娘!”

何锦绣冷笑着:“这还没成为少夫人呢,就忘本了,乡下姑娘又怎么了?这十里八村的哪家姑娘不是乡下姑娘?”

何莲儿这么一说得罪的可是一村的姑娘家呢。

有在一旁看热闹的,也纷纷不服气了。

“谁不知道那医馆的少东家是个病秧子,哪家舍得姑娘嫁过去守活寡,也就你们上赶着!”何老太切了一声。

何老三家里以为县里的事情他们村子里人就不知道了,可是村子里去县里买卖的,农闲时候去做工的人也不少呢。

何三婶怒道:“我家女儿要嫁的可是少爷。

你这是嫉妒我女儿可以嫁个好人家,而你的女儿只能被退亲。”

何老太说着:“谁说我女儿嫁不了好人家的,我女儿就算不嫁也要比你家绿豆眼好太多。

也是那公子没多久好活了。

要是身体康健着,洞房时候掀起盖头也会被何莲儿这绿豆眼吓得嗝屁掉!”

何锦绣噗嗤一笑,何老太这话虽然糙,可回得还是挺解气的。

何三婶气不过,倒是旁边围观的人越来越多,何三婶嘣得一声将院里的大门给关上了。

何老太呸了一声,“也不打听打听,敢来欺负我的女儿。

闺女啊,你千万别听她们瞎说,别再做那样的傻事了!”

何锦绣好不容易重活一生,绝对是不会再做傻事了的。

她现在也是理解了原主,这要是原主一个十几岁的孩子,听着周围的人都这么嘲讽自己,她岂能好受?

殷启言或许是罪魁祸首,但这些嘲笑原主的远亲近邻都是帮凶。

何锦绣打定了注意,一定要让家里富贵起来,离开这个人言可畏的地方。

翌日,何锦绣就想着去镇上药铺把药材给卖掉。

顺便看看这镇上的医馆是怎么样的。

何老太一听闺女儿今日不去山上了要去镇上,也是赞同的,给了闺女儿一串铜板。

这钱惹得郑翠容眼红不已。

要知道这一串铜板能够家里活半个月了的。

“闺女,遇到什么好的就直接买,别不舍得。”

要是往常何老太再宠女儿也不会给这么多钱,可是现在何老太就怕闺女做傻事。

何锦绣握着铜板道:“谢谢娘。”

郑翠容带着何锦绣还有何婉婉一道去的福临县城。

福临县看着离京城远,但是与京城有着一条运河,往来生意方便,加之又是南方富庶之地,这福临县城里也是繁华热闹的很。

比青瑶村要富庶得多。

因为富庶,所以医馆的生意还是挺不错的,还卖着不少强身健体的补药。

“娘,小姑,这里好热闹啊!”

何婉婉长这么大还是头一次能来县城里。

实际上何锦绣的印象之中原主也很少来县里,毕竟这个时代女子抛头露面还是很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