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蔚蓝霍以琛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小说主角名叫许蔚蓝霍以琛

主角叫许蔚蓝霍以琛的小说是《婚后情深:总裁大叔太撩人》,本小说的作者是木子槿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相恋十年,许蔚蓝任劳任怨地照顾祁树礼。一段神秘的音频,摧毁了十年深恋。许蔚蓝走投无路时,霍以琛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带来一束光。…

《婚后情深:总裁大叔太撩人》 第20章 你想干什么 免费试读

我自认对祁树礼仁至义尽,他再这样闹下去,我没精力奉陪了。

祁树礼还是不开门,我握拳捶墙。愤怒滔天,我却无从宣泄。没办法,我绷着脸坐在沙发上。

等到霍以琛和刘医生来,祁树礼还是闭门不出,我绝不会再多管闲事。

是他往死里逼我帮他站起来,我真的拼却全力去做,他反倒质疑我。

就算我真的卖身,他作为劈腿的前任有什么资格轻贱我?

何况我并不是!

那一夜是我的错误,我的噩梦,我更不会拿这夜要挟霍以琛什么东西。我只想他忘记。即便霍以琛和陆宛蓉貌合神离,分居已久,我也不想插足别人的婚姻。

我独自坐在沙发生闷气,听着墙上钟表的滴答声。

“叮铃铃”,清脆的铃声响起。

浑身一震,我顿时清醒:他们来了!

我望向祁树礼的卧室房门,大声说道:“祁树礼,刘医生他们来了!”

祁树礼非要作死黄了刘医生的事,我还能怎么帮他?我是被他劈腿的前任,不是天使!

不等他回应,我起身去开门。

是外卖小哥按错了门铃。

“蔚蓝,我吃。我要吃饭。”祁树礼的声音倏地响在耳边。

我错愕偏头:房门打开,而坐在轮椅上的他恰在门口。

“祁树礼,你再说一遍。”

他转动胳膊,缓慢移向我,“蔚蓝,我想明白了,我要做手术。刚才‘他们来了’是个乌龙,但我在瞬间确定我的心意。我不想失去这次机会,我的后半生不能坐在轮椅上。“

我反问:“那你怎么看我?”

耷拉脸,他的神色古怪又深沉。许久,他艰涩开口:“就算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情,我也愿意原谅你。蔚蓝,那些个‘沈燕燕’的事情是我对不起你,我们扯平了。如果我能再站起来,我们重新开始好不好?”

冷笑,我说:“祁树礼,你真是自私又恶心。”

他根本不相信我,又何谈真爱?

我和他的十年,在这一瞬分崩离析。

一个习惯性曲解、怀疑我的男人,真的会爱我?

迎上他不解的目光,我吐词清晰:“祁树礼,我们再没有可能。这次手术过后,你是死是活我都不会管。如果哪个警察因你的自杀判我的刑,我也自认倒霉。”

祁树礼的丑陋,在被我抓奸以后,陆续暴露无遗。

即使有不忍和旧情,我也不会再做傻事。

“蔚蓝……”他拧结脸部,愁苦得要哭出来。

转身,我大步走向厨房,“我去做饭,他们要是来了,你去开门。”

没走两步,我再次回头看他,露齿浅笑:“当然,你想要自毁前程,可以不开门。”

祁树礼的租房地段好租金贵,室内设备却极差,厨房也是。做个饭厨房动静很大,根本听不到外面的情况。

忙活完三菜一汤,我打开厨房的窗通通气,又去开了门。这地方窄,我猛地看到等在客厅的霍以琛。虽然只看到后脑勺,但我确定是他。他好像有第三只眼,第一时间回头与我对视。

“霍先生,你好啊。”受惊之余,我不忘扯起笑脸。

霍以琛大步走向我,笑容湛湛,“我和刘叔刚到,他已经进去。我刚在犹豫要不要进厨房找你,你就出来了。这是不是心有灵犀?”

原来,他是听到我开门的声音。

我和祁树礼争论的焦点就是我是否和霍以琛有不正当关系。

此刻面对他若无其事的挑弄,我差点骂出声。

好在,我始终维持着笑脸:“霍先生,您说笑了。您和刘医生吃饭了吗?我做的菜味道不怎么样,但勉强可以吃。”

他微卷袖口:“刘叔吃了,我没吃。”

很快,他站在我面前,遮住我的灯光,制造大片阴影。

近距离的对视让我呼吸不顺,我磕磕巴巴问:“霍……先生,你想干什么?”

俯首,他凑近我,唇停在离我的唇一厘米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