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雨司景宸小说免费试读 《曾爱你如歌》小说目录在线阅读

《曾爱你如歌》小说简介

、强烈推荐好文《曾爱你如歌》,作者是炖肉君,该小说讲述了穆雨司景宸的曲折故事,情节流畅,值得细品,这篇现代言情风格小说的主要内容是:穆雨扶着椅背一时不知道是该坐好还是不坐好。她蠕了蠕唇,刚想说话,就听见司景宸道,穆雨,你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么?…

《曾爱你如歌》 第2章 妈妈出事了 免费试读

穆雨扶着椅背一时不知道是该坐好还是不坐好。

她蠕了蠕唇,刚想说话,就听见司景宸道,“穆雨,你是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么?”

穆雨握住椅背的手一紧,她挺脊背,不想让自己特别难堪,冲在场的亲戚打了个招呼,“也不知道饭菜合不合大家胃口,大家先吃着。我先去看我妈妈。”

没有一个人接她的话,没有人给她一个下去的台阶,大家都以心知肚明的以轻蔑眼神看着她在自说自话。

吴清见她还不走,尖着声音道,“走啊,怎么还不走,你不走琳琳坐哪!”

穆雨的视线越来越模糊,原来并坐的那两把椅子不是留给她和司景宸的,是陈欣琳和司景宸。

所有人都知道今天司景宸会带女人回家,不知道的只有她。

穆雨忍着眼泪笑了笑,“现在就走。”

可是一转身颤抖的手还是带动了手边的椅子向后倒去。

穆雨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听得陈欣琳“啊”地尖叫了一声,同时“啪”一个清脆的耳光落在她的脸上。

突如其来的力道把穆雨的脸打得偏到了一边。

吴清立刻冲了过来狠狠地推了她一个踉跄,“你这个恶毒的贱女人,你想害死我孙子啊。”

“什么,什么孙子?”穆雨捂着灼痛的脸茫然地看向司景宸。

司景宸紧紧地将陈欣琳圈进怀里,小心地地呵护着,扫向穆雨时的目光却冷的刺人。

陈欣琳在他的怀里像受惊的小鸟,瑟瑟发抖,“景宸,她是不是知道我怀孕。她想杀死我的孩子,是不是?她是不是想杀死我的孩子?”

孩子?!

穆雨的脑子嗡地一下,耳畔全是嗡嗡地铮鸣声,她的心却跟前所未有的澄明。

还好她今晚没有走,要不然就会成为最后一个知道的**。

不,她现在就是一个地道地**,吴清早就知道陈欣琳怀孕了。

吴清小心问陈欣琳,“琳琳,你现在怎么样?没事吧?有没有动了胎气?”

陈欣琳柔柔弱弱地说,“没事,阿姨,还好刚刚景宸手快。要不然……”

要不然就要出事了。

吴清气地抬起手又要打穆雨。

穆雨竟然抬手拦住了,她不爱说话,却也不是什么任人捏扁搓圆的软柿子。她一切的忍让,因为她曾经受过司景宸的恩,因为她爱司景宸。

吴清气得发抖,“你这个**,还敢还手。景宸,你还愣着干麻,把这个恶毒的女人给我赶出去。”

穆雨的眼珠子从始至终没有离开过司景宸,她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什么。是想司景宸对她说“我知道你不是故意的”还是“你并不知道她怀孕”?

亦或许,两者都有。

司景宸看着她的眼,恨地能淬出毒来,“给我滚!”

穆雨滚了,她的腿机械地迈动着,一步步往门口走去。

身后传来吴清欣喜又哽咽的声音,“琳琳,不要怕。景宸一定会保护好你和孩子的。”她说,“如果不是老太太从中阻拦着,两年前你就该成为我的儿媳妇了。”

原来,两年前,他们就在一起了。

原来穆雨自己才是一个拆散别人的小三。

身后是一片欢声笑语。

司家人的关怀和祝福混合着陈欣琳娇柔柔的道谢声,幸福和美。

她一直以为司家人冷情凉薄,原来只不过对她而已。

穆雨亲手奉上了他们一家人的团圆饭,自己一步步迈出了司家的大门。

她身上没有钱,没法去疗养院,只是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

从十岁开始她的愿望就是嫁给司景宸,为此她很努力让自己配得上司景宸。

她的尊严是穆景宸给的,哪怕今晚过得这样狼狈,她也不怨司景宸。

入秋的夜风很凉,穆雨出来的仓促,只穿了一层单衣。找了一处台阶坐到凌晨,她的身体早已经冻的木了。

穆雨的脑子里放电影似地放着和司景宸相识至今的每一个画面,每一次接触。

司景宸永远都不会知道,她有整整二十五本日记,记的都是司景宸。那是她唯一的财富

过了不知道多久,一道高大的身影挡在了她的面前,挡住了皎洁的月光。

是司景宸。

他居高临下地站着,以极为睥睨的目光看着她,声音冰冷无情,“穆雨,我们离婚。”

穆雨站了起来,因为坐得有些久,腿有些麻。她身子一歪差点栽倒,司景宸下意识去扶她。

穆雨冲他笑了笑,看,他还是十四年前那个善良的男孩。

看到她的笑容仿佛看到什么恶心的东西,司景宸突然流露出极厌恶的神情,甩开她的胳膊,冷声道,“说吧,什么条件?”

穆雨走下台阶,站在他的面前,像十四年前那样仰着头看他,“要……”

穆雨话还没说完,突然向司景宸扑去。

好在司景宸闪地快,否则差点就被她扑倒。

“你可真够恶……心……”

话还没有说完,“砰!”一个从天而降的盆栽重重地砸在抱着脑袋的穆雨身上。她躲不开了,只能护着脑袋。

瓷片碎了一地,血已肉眼可见的速度从她的后肩涌了出来。

过了片刻,穆雨摇摇晃晃地站了起来,努力扯出一抹笑意,“没事。”

相比司景宸对婚姻的背叛,她更多的记得他曾经对自己的帮助。

司景宸的脸上有过一瞬间地怔然。随后看了她一眼,道,“我带你去包扎。”

他将她拦腰抱起,飞快地往停车处走。

穆雨推了推他,“我可以自己走的。”

看,司景宸还是那个善良的人,他只是不喜欢自己而已。

她是喜欢他的,但这不是她报恩的方式,她会成全他的,虽然有些遗憾他为什么早点跟自己说。

或者他从来都不相信她会主动放手。

从医院回到家,司景宸继续跟穆雨谈离婚。显然他打定了主意今天把事说清楚,一天都不想再拖,哪怕她刚刚救了他的命。

“等奶奶过完生日可以么?”穆雨坐在床边看着他问。

“好。”司景宸若有所思地看了她一眼,她竟然跟他想一块去了。

他说,“奶奶生日过后,你告诉她你无法生育,奶奶不会留你。”

“好。”穆雨默默低下头,一滴泪吧嗒打在她放在膝盖的手背上。她是“无法”生育,因为司景宸不给她机会。

司景宸对她的识趣很满意,语气也温和了些,“离婚条件,你可以随便提,我会满足你。”

我只想要你!这话穆雨不敢说。

她没有抬头,接着说,声音还是哑,“我毕业了,可以自己工作。不需要什么。”

既然确定了净身出户,接下来的日子穆雨开始找工作,为离婚做准备。

婆婆吴清并不长期住在穆雨所在的别墅,老太太八十了,拿着司家的15%的股份,名下私产数之不尽,她要在老太太面前尽孝。所以没有人盯着穆雨的行踪,她很自由。

因为是应届毕业生,穆雨虽然有过一轮轮面试,但也一轮轮地刷下来。

穆雨不怕失败,还有最后一招,实在不行就用那个,但是那个她留着在自己事业冲刺阶段用。如果在离婚后还没有找到工作,她要养妈妈,就只能用那个。

穆雨在准备面试口语的时候接到疗养院的电话。

疗养院地护士告诉她,“穆小姐,你母亲出事了,现在正在急救……”

“穆小姐,你的母亲刚刚晕过去,初步怀疑是心梗,你考虑一下要不要搭桥。”疗养院的护士跟她很熟了,一开口就直接跟她说了情况,“穆小姐,你先做好心里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