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蔚蓝霍以琛主角的小说 许蔚蓝霍以琛是哪本小说主角

《婚后情深:总裁大叔太撩人》是近期大家都在寻找的一本豪门总裁小说,小说主角是林许蔚蓝霍以琛,该小说文笔流畅,细节清晰,情节曲折,引人入胜,强烈推荐,小说主要写了:相恋十年,许蔚蓝任劳任怨地照顾祁树礼。一段神秘的音频,摧毁了十年深恋。许蔚蓝走投无路时,霍以琛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带来一束光。…

《婚后情深:总裁大叔太撩人》 第12章 是您帮了我吗 免费试读

心里“咯噔”一下,我害怕地看着他,“周校长,对不起没用……但是……”

姓周的官高一阶压死我,且他凶神恶煞,让我不敢申辩:明明是他想要潜-规-则不成先对我用强……

“许老师,我一直器重你,没想到你这么不识好歹!”他板起脸,厉声训我。

我忍着屈辱,豁出去了:“周校长,你到底想要什么?如果你非要以权谋私开除我,我也能……”接受。

这两个字,我怎么都说不出口。

霍以琛与我达成协议后,第二天就派那个唐皓来学校找我。他已经签了字,唐皓监督我签字,留给我一份合同就离开了。

十年的薪资,远超过我的想象。就算我被周校长开除,我完全可以周转过来,去找个还可以的工作。为了祁树礼的手术费去求霍以琛,意料之外,短期内我的资金问题全都解决了。

即便如此,我也不想就此被革职。

一则,我没错;二则,这里有我喜欢的工作,熟悉的朋友、学生、工作环境。

周校长拔高声音,吼道:“许老师,你没有选择的机会!”

耳边嗡嗡作响,我连忙后退:“周校长,我知道我没得选。”

“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你愿意跟我,咱们一笔勾销。我帮你顶着陆宛蓉,让你留在学校工作。”周校长说话间站起,探出手,想要拉我的手。

再次后退,我鼓足勇气:“周校长,我不要这样的机会。”

他应该是恼羞成怒,抓起教案重重往桌面上摔,“许老师,你竟然这样不识好歹!”

“周校长,我也有我的底线。”我满腹委屈,却不得不屈从他的权势。

他恶狠狠瞪我:“许蔚蓝,你给我听好了,我不会辞退你的。”

听到这,我以为他大发慈悲,“谢谢……”

抬手,他打断我的话:“不要谢我,我会派你去偏远地区支教,等我气消了,不,等陆女士气消了,你才能回来。”

无限期去支教?

我僵在原地,不知该喜该悲。

姓周的让我去支教,工作没丢,工资也在。坏就坏在离江城太远,祁树礼在医院再出点事怎么办?我的父母在老家有个意外怎么办?

刚工作那会,我满腔热血去支教,没到一个月,我爸就跟小偷打架受了重伤。我赶回去时,他已经出院了。我爸很疼我,也很支持我,什么都没说。我妈不一样,扯着嗓子骂我不孝顺。

一年支教结束,我再也没有争取过那名额。

如今……

见我沉默,周校长恶言恶语:“你大可辞职不干,但为了我这份不甘心,我绝对会让你在江城的教育行业找不到一份工作。”

摆在我面前的,就两种选择,全都对我不利。

“周校长,明天放假。”想了几分钟,我终于回复他。

他的怒气没有之前明显了,摆弄着纸烟,“下周一我等不到你的辞职信,你就会收到去支教的任命。现在,滚出我的办公室。”

“好的周校长。”

走出校长办公室,我调整情绪,不想让自己看起来太颓丧——我下午还有课要上。

该来的,总要来。

回到办公室,我挨近对面的江思瑶,小声问:“江思瑶,如果是你,支教和辞职,你选哪个?”

不想她惊慌不已,“蔚蓝,我是绝对不能去支教的。”

“我就问问你,你这么害怕干什么?”我疑惑。

江思瑶神色闪烁:“没什么。”

见她状态比我还差,我便不再征询她的意见。

连上四节课,我抱着教案回到办公室,准备去医院看看祁树礼。自我答应他想办法找专家给他做手术后,他一直十分配合。大概是下半身麻木给了他巨大的刺激,他每天必须要见我一次。

“蔚蓝,校长让你下班之前去趟办公室。”江思瑶说完,又担心地问,“蔚蓝,你是不是得罪校长了?”

我摇摇头,“没事儿,你别多想。”

敷衍完江思瑶,我拎上包,直奔校长办公室。

就算姓周的是一校之长,也不带这么玩弄人的!不是答应我给我两天考虑时间吗?他怎么想一出是一出?而且,到底是谁心怀不轨?要不是他对我用强,我能拿酒瓶砸他脑袋吗?

怒气冲冲地推门进去,我深呼吸,酝酿着辞职的话。

就算我会很后悔,我也不想再受这般屈辱了!

姓周的比我先开口:“许老师,告诉你个好消息。你不用去支教,也不用递辞呈了。”

我错愕:“为什么?”

他不耐烦地摆摆手:“别问我,烦着呢,赶紧走。”

疑虑重重,我竟然迈不开步子。

僵持几分钟,周校长走到我跟前,阴阳怪气道:“许蔚蓝,我以为你是什么贞洁烈女呢。原来,你就是看不上我周正涛。”

听到这话,我更加觉得不对劲,“周校长,请你说明白。”

“那个人我得罪不起。有人摆平了这件事,不管是陆宛蓉的愤怒还是我周正涛的愤怒,在那个人面前,都不值一提。”姓周的自嘲地说道。

他口里的“那个人”,我似乎是知道的。

除了霍以琛,我想不到还有谁能让偏执疯狂的陆宛蓉善罢甘休。

姓周的懒得再赶我,作势要走。我怕他丢什么资料怪到我头上,先他一步,跑出办公室。

推着自行车往校门口走,我仍然在想这个问题。

如果真的是霍以琛出手帮我,我是不是该打个电话道个谢?

这样,会不会太没诚意?

带着心思去医院,我照顾祁树礼有点心不在焉。好消息来得太突然,我怕我承担不起霍以琛的帮助。周正涛酸味十足的话在我耳边回响:我就一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学老师,他霍以琛凭什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帮助我?

告别祁树礼,我心神不宁地走在医院长长的走廊上。到了医院大门,我停住脚步,终于决定拿出手机。

“霍先生,学校的事,是您帮助我的吗?”电话接通后,我直奔主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