许蔚蓝霍以琛为主角的小说 主角叫许蔚蓝霍以琛的小说

小说主人公是许蔚蓝霍以琛的小说叫做《婚后情深:总裁大叔太撩人》,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木子槿最新写的一本豪门总裁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相恋十年,许蔚蓝任劳任怨地照顾祁树礼。一段神秘的音频,摧毁了十年深恋。许蔚蓝走投无路时,霍以琛出现在她的生命中,带来一束光。…

《婚后情深:总裁大叔太撩人》 第13章 咄咄逼人 免费试读

霍以琛说:“许老师,我知道你是好老师。宛蓉太过咄咄逼人,才惹得你麻烦不断。我以为我处理得够妥当,不想周校长还有报复之心。不过许老师你现在可以放心,他不会再威胁到你了。”

“霍先生,您实在太好了!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我脑子很乱,完全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他却是云淡风轻:“许老师,你对我最好的感谢就是明天到家里陪元时,替他补习功课。”

差点忘了这茬,我朗声回:“您放心,我一定会来!”

除了教好霍元时,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霍以琛。

****

“许老师,你真的来了,我以为爸爸骗我!”霍家管家领我到客厅,霍元时噌地扑到我怀里。

眼见他好好的,我高兴,自然而然将他抱起:“元时,你没事吧?”

怎料,他突然撅嘴,“许老师,你那天悄悄去了哪?”

想到那天的事,我还是后怕。拍了拍霍元时的背,我认真地说:“元时,以后就算老师不在学校,你也不能乱跑了知道吗?”

元时眨了眨眼,浓而卷的睫毛犹如羽扇颤动。

“那我要亲亲。”估摸着就我和他,他孩子气得很。

我无奈,凑近他圆润光泽的脸蛋,轻轻碰了下。

元时到底是孩子,又打心底喜欢我,没怎么跟我闹脾气。我哄几声后,他就愿意乖乖听我讲课。霍以琛不仅薪资优厚,而且是给了我场及时雨。因此我给霍元时补课,不敢耽误,一整天都耗在霍家。

霍家的确富裕,午餐只有我和元时吃,却摆出整整一桌饭菜。

元时小小的脸上,却没有半点高兴。

我知道,他应该是想要霍以琛或者陆宛蓉陪着他的。霍元时还这么小,金山银山不如他爸妈的陪伴。

怕惹哭元时,我没提这茬,尽力让他学习得快乐些。

四点左右,霍元时非说累了,想要看动画片。

我同意。

他立马露出笑脸,十分机灵地找到遥控器打了电视,几乎是在瞬间调到他喜欢的频道。

见状,我哭笑不得。

霍以琛还没回来,我就走不是一回事。想到霍以琛在工作上帮了我大忙,我寻思着想给他做一顿饭。我当然知道他什么山珍海味都尝过,肯定瞧不上我的。我也就是表达份心意,不然我会忍不住去想周校长的讥讽。

元时眼睛恨不得粘在电视上,我说什么他都点头。

去厨房之前,我提醒保姆照看好元时。

霍家的大厨不赞同我做饭,但他扛不住我的哀求,最终答应我。霍家的厨房很大,设备齐全,很多我不太会使用。我做饭的过程,大厨在我旁边打下手,时不时提点我。

手忙脚乱的,我到底拾掇出几盘菜。

大厨觉得不够,还要添点,我没有意见,道谢后退出厨房。

我看向墙上的挂钟,竟然快六点了。我匆匆跑去客厅,想要阻止元时继续看动画片。

走到一半,门铃响起。我寻思我离门口近,就赶在保姆之前去开门。

我以为是霍以琛,结果是在大冬天穿红裙露大白腿的性感美女。

她冷冷觑我一眼,蠕动红唇,“以琛什么时候这么没眼力价,换了你这么毛手毛脚的保姆?”

我赶紧往后退,“你是霍先生的客人吧,我不是保姆,是元时的家庭老师。许蔚蓝,很高兴认识你。”

她居高临下地睥睨我,不大情愿碰了碰我伸出的手,“叶青玉。”

不等我反应,她擦过我的肩膀,轻车熟路往里走。

我关上门,突然反应过来叶青玉是谁。便纵我不追星,也经常听到她的名字。我怎么都没想到,有朝一日我居然能和大明星面对面。

传言叶青玉是倨傲的,短短相处,她确是真性情。

看她这架势,似乎是这宅子半个女主人一样。霍以琛果然……能力非凡。有陆宛蓉这样强悍又完美的正室,还能有叶青玉这样美艳清高的情人。

拍了拍脸蛋,我记起正事,跑去客厅。

霍元时正在看《数码宝贝》,叶青玉挨着他,跟他探讨剧情。她在讨好元时,而元时没怎么搭理她,全服心思都在电视屏幕上。

加快脚步,我的身体挡住元时的视线。

元时立马嘟嘴,可怜巴巴地说:“老师,我再看一会,一会。”

眼角余光瞥到腕表,我绷着脸回答:“不行,元时,你已经看了两个多小时了。你老盯着电视对眼睛不好,老师带你出去走走。等吃完饭,你要复习今天的功课,知道吗?”

赶在愁眉苦脸的元时之前,叶青玉一把推开我:“我说,你这人怎么这么刻板?元时想要看,你就让他看呗。”

受之不及,我踉跄几步才堪堪站稳。

元时突然蹿到我跟前,抓住我的手,“老师,我不看了。我们出去逛,院子里有好看的花,红红的。”

他不过七岁,说话软软糯糯的,一下子让我没了脾气。

反手握住他的小手,我柔声回:“好,元时,我们去看花。”

眼见我和元时达成一致,叶青玉很惊讶。不过她很快恢复,走到元时跟前,弯着腰冲他笑:“元时,姐姐也陪你去好不好?”

霍元时摇头,一本正经地说:“不好,你是坏人。”

叶青玉沉下脸,却没有发作。她直起腰给我们让路,望向我的眼神让我一阵心寒。我暗叫不好,我这是把大明星给得罪了?

目前的情况似乎是叶青玉想通过讨好元时上位,而元时对我的亲近使得她吃闭门羹。她不能跟元时计较,肯定把火撒到我身上。

一个陆宛蓉已经让我心力交瘁了,现在还来个叶青玉?

担心归担心,我一出门就把全副心思放在穿得圆滚滚的霍元时上。

霍元时走了两步,就嚷嚷着累。没办法,我抱起他,让他指路。还没到后院,我就闻到淡淡的幽香。他说的红红的话,是梅花。

正值冬日,打理得再好的庭院都掩不住萧瑟凛然。这几树红梅,傲然绽放,与周遭冬景十分契合。

“元时,这是梅花。”我抱着他走近,让他嗅一嗅花香。

元时咯咯笑着:“老师,我知道。”

我正酝酿着让他写篇作文,他突然在我怀里挣动。

“怎么了,元时?”怕他摔着,我抱得更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