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娇宠公主:和卫王有个婚约》小说章节列表精彩阅读 卫芷澜钟离墨曹胤捷小说阅读

《娇宠公主:和卫王有个婚约》小说简介

熬夜必看小说《娇宠公主:和卫王有个婚约》是您的不二选择,这本小说是由金牌网络作家菜菜精心编写,文章感情细腻、情节流畅,是非常值得观看的,小说故事情节是:曹胤捷与乔映雪为了扶八皇子上位,设下阴谋,先除明家,后铲除皇后与卫宁奭,当卫芷澜幡然醒悟后方才知道曹胤捷与乔映雪的阴谋。在皇后与太子死后,卫芷澜怀着曹胤捷的孩子被他亲手杀害,含恨重生到十年前出嫁前夕。得知自己与曹胤捷的婚事全是曹胤捷一手策划后,利用赵玉襄郡主化解了两人之间的婚事。因为曹胤捷与赵玉襄有染,苪国皇帝为曹胤捷与赵玉襄赐婚,并封赵玉襄为公主。曹胤捷与赵玉襄成婚当日,卫芷澜从周王府回宫的路上被曹胤捷的人掳走,曹胤捷正要强占卫芷澜身子时,卫芷澜被钟离墨救下。卫芷澜为永除后患,让钟离墨除了曹胤捷的是非根,从此曹胤捷对卫芷澜由爱生恨,利用朝中自己的势力对付钟离墨。…

《娇宠公主:和卫王有个婚约》 第4章 晋云留宿 免费试读

卫芷澜与弟弟向来感情甚好,并非是她不愿为弟弟的将来辅路。

只是,曹胤捷并不会助太子一臂之力,反倒会置太子于死地。

卫芷澜眉头紧锁,允自思索,退婚之事,父皇母后都不帮自己,那便只有自己帮自己了。

曹胤捷,你想娶我为王妃,我便不让你如意。

离开云阳宫,卫芷澜走在长长的回廊里,细细思索着眼下的困局。

如何方能摆脱眼下的困局,让父皇主动放弃自己与曹胤捷的婚事?

“公主,晋云郡主进宫见公主,已然在兰林殿里等着了。”

侍女一路小跑,向卫芷澜禀报道。

卫芷澜轻轻点头,暗暗滋生了一个好办法,嘴角悄悄勾起了一丝笑意。

“晋云郡主?我们这就回兰林殿。”

卫芷澜才走进兰林殿,一青衣佳人款款迎了上来,与卫芷澜欠身一礼:“参见公主。”

她走上前去便扶起了晋云郡主,十分亲切的拉了她的手,与她一同坐了下来:“都是自家姐妹,不必如此多礼。”

“三日后便是皇叔生辰,晋云也是随着父皇前来京都,今日一早才到,便听了公主与淮阳王的婚事,来公主这里看看公主。”

卫芷澜轻轻点头,吩咐了身边的初云去沏一壶上好的茶来,略作思索,才向晋云郡主问道:“我记得,姐姐似乎比我还虚长一些吧!”

晋云郡主见卫芷澜面有愁色,神情中又有异样,赶紧开口问道:“公主这是怎么了?可是有什么烦心事?”

卫芷澜牵强一笑,摇了摇头:“你也知道,父皇为我与淮阳王赐婚。可我……”

“公主你不愿嫁淮阳王?”晋云郡主听卫芷澜这话的意思便能猜到卫芷澜的意思。

打小,晋云郡主便与卫芷澜十分亲近,卫芷澜小心思,晋云郡主再清楚不过了。

卫芷澜轻轻点了点头,心头的委屈涌上心头:“姐姐你是知道的,我对淮阳王并无此意。可父皇圣旨已下,我还能怎么办呢?”

晋云郡主轻轻抚着卫芷澜的后背悉心安慰:“人生不得意之时十之八九,在我看来,朝中除了淮阳王,再无第二人能配得上公主。”

卫芷澜眼色顿时黯淡了几分,晋云郡主并不知曹胤捷其心可诛,果然与旁人无异,只以为是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

“让我嫁他,我宁愿死在兰林殿里。”

晋云郡主虽不知卫芷澜为何如此坚决,但她此时能做的,也只有三两句安慰的话:“我与公主也有些日子没见了,今夜我就在兰林殿陪着公主如何?”

卫芷澜与她说了这些话,等的便是她这句话:“姐姐愿陪我,我自然是乐意。”

她正与晋云郡主在凉亭里浅酌,初云适时走来禀报:“公主,淮阳王求见。”

卫芷澜与晋云郡主对视一眼,秀眉一蹙,还未多想便道:“都这个时辰了,本宫还是不见他了。”

初云才转过身要去回了他,却让晋云郡主给拦下了:“公主,人都来了,还是见见他,莫要让身边的宫人笑话。”

卫芷澜故作一脸的不情愿,却还是听了晋云郡主的意思:“看在姐姐的份儿上,还是让他来吧!”

初云转身之际还看了卫芷澜一眼,多年的主仆之间,有些话自是不必多言。

不多时,曹胤捷便由初云带着来了凉亭,拱手一礼:“参见公主。”

晋云郡主向来温和,曹胤捷更是她倾心多年之人,此次一见,心中百感交集。

为何曹胤捷所爱之人偏偏是卫芷澜,而自己的心意,却从未有人知道。

“见过淮阳王。”

曹胤捷对她并不陌生,却只与她点头示意:“表妹也在。”

“你来做什么?我说过,我不会嫁你,表兄不必多做纠缠,做这些无用功。”

卫芷澜明知此时他待自己深情,还未有外心,每每拒绝他是,自己何尝不是心如刀绞?

可每思及他为了自己助自己的儿子登上高位,谋害两宫,卫芷澜便想立刻杀了他,免除后患。

“公主,臣不知自己错在何处,引得公主如此反感。”

曹胤捷心中郁结难舒,卫芷澜的反常他看在眼里,痛在心头。

卫芷澜深深提起一口气,欲言又止,狠心拒绝了他:“只当一切都是我的错,天下女子何其多,表兄何必执着于我一人?只当你我有缘无份。”

曹胤捷紧紧盯着卫芷澜的双眸,到处请旨时,从未想过,她竟会如此抗拒。

晋云郡主许是看出曹胤捷神色不悦,赶紧走上前来劝了卫芷澜一句:“公主,别这么说,我一个旁人都看得出来,淮阳王对你真心一片,只当这婚事是天意。”

卫芷澜看向曹胤捷,轻轻勾起了嘴角,斩钉截铁的说:“我从不信什么天意。吾心所属之人,一生只有一个。”

曹胤捷这才算是明白,卫芷澜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明佑襄。

他这些年来一直未走近卫芷澜心里,全是因为明佑襄。

晋云郡主见这二人就要打起来了,拉了拉卫芷澜:“公主,外头凉,我们还是回兰林殿说话。”

卫芷澜从容的看了曹胤捷一眼,眸子里透着几分无奈:“也好,我们进去说话。”

兰林殿内,曹胤捷与卫芷澜分坐一边,晋云郡主给二人沏上茶,屋里凝重的气氛,总给人一种阴冷的感觉。

“公主……”

还不等晋云郡主开口,卫芷澜便压下心里的怒火,面对这个她恨之入骨之人还得好言相待:“表兄,你知道我怎么想,更知道我会怎么做。无谓的挣扎就别再做了。”

初云走进屋里点上了香炉,又走到卫芷澜身后,轻轻拉了拉她的衣袖,示意她是时候离开了。

见着曹胤捷默然不语,掩面起身:“这婚事,我断是不会答应的。你若是想用什么旁门左道逼我就范,我自是有我的办法不让你得逞。”

曹胤捷有些下意识的拉住了卫芷澜的手腕不肯放手,看向她的黑眸里,满是乞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