郁桑婉墨冥夜为主角的小说叫什么名字 主角是郁桑婉墨冥夜的小说免费阅读

小说主人公是郁桑婉墨冥夜的小说叫做《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白话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郁桑婉被前未婚夫和白莲妹妹暗算失了清白,嫁了个纨绔,磋磨至死。今生,她重生至十四岁,她势必要让害了她的人,统统得到应有的惩罚。虐渣男,打贱女,一切尽如她意,她活的潇洒恣意。未料想,却遇到了那个冷漠,却待她如珍宝的翼王。墨冥夜从天而降,目光深情:婉儿,本王心悦你已久。嫁我,可好?…

《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 第七章 救父心切 免费试读

军队慢慢逼近。

行至墨昊泽跟前,郁光耀带着众将卫,纷纷下马,来到世子面前。

“禹世子。”郁光耀一身戎装,瞧着好不风光。

“今日安远侯凯旋而归,皇上特命本世子在此迎接。众位将士快快请起,早些进城吧!”墨昊泽嘴角噙着一抹笑意,对众将士道。

“谢世子。”

随后众人纷纷上马,向城门口进发。

而此时郁桑婉的马车早已停在路边,她紧盯道路前方。前世爹爹回来时,便是被这些人伏击,深受重伤,现下她要赶快将此事禀报才是。

这般想着,郁桑婉便吩咐车夫赶紧驾车,坐在一旁的琦玉见她眉头紧锁,疑惑的问了一句:“小姐,你方才……”。

“等会儿你呆在马车里等我就行,不用陪我下去。”

郁桑婉打断琦玉,一只手紧紧攥着琦玉的手,力气之大,仿佛快要将琦玉的骨头捏碎般:“小姐……”

琦玉痛呼出声,郁桑婉这时才反应过来,连忙松开琦玉的手,神情肃穆的紧盯着前方的道路。

果真不久,两队人马便遇上了。

眼看着郁光耀的队伍越来越近,琦玉兴奋喊叫:“小姐,你看,是侯爷和小将军……”

本来神经紧绷的郁桑婉被她这么一喊,浑身一震,顺着琦玉指的方向看去,只见她爹郁光耀一身戎装,瞧着十分的威严,颇具气吞山河的英雄气概。

还有她哥郁煜祺,小麦色的肌肤,丰神俊朗,气宇轩昂,男人味十足。

郁桑婉鼻头一酸,又缓了好一会儿的情绪才下车。

方才众人见马路中央停着一辆马车,正要出声,没想到一个女子从马车下来了。

一袭蓝衣勾勒出女人优美的曲线,娉婷婀娜,典雅大方。

待到女人走近时,众人齐齐皱眉,这不是郁家大小姐郁桑婉吗?

被瞩目的郁桑婉,缓缓行了一礼,轻声道:“爹爹。”

郁光耀同郁煜祺早在女人出现时,便已下了马,见来人是郁桑婉,惊喜道:“婉儿你怎么出来了?”

“爹爹,婉儿正准备去寺庙,没想到竟会在此遇见爹爹和兄长,真是太巧了。”郁桑婉抬头,眼中笑意盈盈,很是乖巧的模样。

郁煜祺打趣道:“小妹,莫不是又来这寺中求平安福的,可有哥哥的一份?”

“大哥,婉儿还没到那寺庙呢!若是到了寺庙,自然少不了哥哥的。”郁桑婉俏皮一笑,看向郁煜祺,心中却是酸涩异常,想当初自己嫁入孙府后,除省亲外,竟连一次家门都未回过,便是连他哥哥战死场的消息也是后来才得知。

如今还能看到疼爱自己的亲人,真好。

“爹爹,女儿有事要告知?。”郁桑婉掩去眼中的酸涩,正声道:“方才,女儿在过来的途中,发现了印有此图案的碎布。碎布肮脏难忍,婉儿便将那碎布上的图案给描了下来,还请爹爹查看。”

说着郁桑婉从袖中拿出一白帕子,上面画着一栩栩如生雄鹰。这是方才郁桑婉在马车上以鲜血为墨,簪子为笔临摹出来的。

她记得,这是天邑吉祥物的象征,她怕自己眼花,还仔细盯了好一阵。

见了这画,郁家父子对视了一眼,连忙问道:“小妹可看清了,确定是这帕子上的图案?”

郁桑婉点了点头。

郁煜祺仔细端详着手中的帕子,一副深思的模样。

“你可有事?”郁光耀神色紧张,担忧的问郁桑婉。

天邑与天域打了十年的仗,这一次天域大胜,天邑虽表示了臣服,但他们天性不服输,又怎会轻易罢休?想来是留了后手,埋伏在他们回京的路上,要一举消灭天域的人才。

真是够奸诈的。

郁桑婉摇摇头:“婉儿没事,爹爹不用担心。”

“当务之急,还是要先想办法抓住那刺客。”墨昊泽看着郁光耀。连一个余光都没给郁桑婉,这郁桑婉怎么哪都有她,出个城也能跟来。

“嗯,世子所言有理。父亲,我先带一队人在前面领路,探一探他们的虚实。”郁煜祺神情肃穆,只待郁光耀一声令下,他便可以冲出去。

郁光耀沉思片刻,赞同道:“好,我带一队人在后面,见机行事。”说着,他翻身上马,身后的士兵们见状也纷纷上了马。

郁煜祺翻身上马,扯住缰绳后,看着郁桑婉,担忧道:“小妹,你在后面要注意自己的安全,不要被伤到。”

郁桑婉连忙抬头:“父亲和哥哥也要注意安全。”

若不是大哥唤她,郁桑婉到现在还沉浸在仇恨中,不可自拔。

方才她走进军队时立马便发现了马背上那熟悉的面孔,这可是她的仇人,她便是死也不会忘记。

郁桑婉袖中的手指微微泛白,她疾步走向自己的那辆马车,总有一天她会将墨昊泽碎尸万段。就在郁桑婉转身的瞬间,那些将领看郁桑婉的眼神,也比先前友好了许多。

其实他们一直都瞧不上这个大小姐的,安远侯英武盖世,尽忠报国,小侯爷也颇具聪明才智,品貌非凡,就是这二小姐亦是冰雪聪明,堪称大家闺秀的典范。

唯有这大小姐软弱可欺,令人厌恶,更别提她百般纠缠世子又屡次出丑给安远侯府抹黑的事儿了。所以,以往他们见了这大小姐,从来都是黑着脸,没有一句好话的。

没想到,今日大小姐竟然转了性子,居然不缠着世子了。想到这众人又将目光转向墨昊泽,只见他眉头紧锁,看着郁桑婉的背影一副茫然的样子。

郁煜祺带着一行人向前冲去,而部分军队随着郁光耀跟在后面。

果然,不一会儿前方便传来一阵声响,郁桑婉静静的坐在马车上,耳畔是前方的厮杀声,前世爹爹受了重伤不能敌众,眼下有了防备,应是能避免重蹈覆辙的吧?

半个时辰后,打斗声停止,郁煜祺纵马来到郁桑婉的马车前:“小妹,贼人都擒住了,这下你不用担心了。”

郁桑婉撩开车帘,看着马背上的人影,点点头,随即又望向了一旁,见众士兵皆有些狼狈,不禁皱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