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郁桑婉墨冥夜大结局在线阅读 第十四章 春日郊游

主角叫郁桑婉墨冥夜的小说叫《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它的作者是白话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郁桑婉被前未婚夫和白莲妹妹暗算失了清白,嫁了个纨绔,磋磨至死。今生,她重生至十四岁,她势必要让害了她的人,统统得到应有的惩罚。虐渣男,打贱女,一切尽如她意,她活的潇洒恣意。未料想,却遇到了那个冷漠,却待她如珍宝的翼王。墨冥夜从天而降,目光深情:婉儿,本王心悦你已久。嫁我,可好?…

《嫡女惊华:王爷太宠妻》 第十四章 春日郊游 免费试读

“真是太可恨了,父亲还是这般的偏心!”郁灵蕊神色阴郁,眸光凶狠,像是要将什么东西撕碎般。

“好了,你明日不是要和各府小姐踏青么,还不快去收拾,你这名声能不能挽回可就看明日了。”

“姨娘,灵儿懂,你就放心吧!”

翌日,安远侯府两辆马车一前一后的停在了路旁,原本嬉闹的小姐们瞬间安静,齐齐望向那刚下马车的郁灵蕊。

只见郁零蕊一席白裙,桃腮杏面,在阳光的照耀下,周身带着一层淡淡的金色光晕,清丽绝俗。

不愧是京都有名的美人,一出场便将众人的目光都吸引住了。

马车内,郁桑婉看着众人那惊艳的目光,勾唇一笑。

待琦玉下车后,唤了一声,众人才将回神,循声望去,只见一葱白如玉的手,探出马车,一蓝衣女子垂头下了马车。待她站立时,众人这才看清她的模样,明眸皓齿,腰肢袅娜似弱柳,虽不若郁灵蕊的超凡脱俗,可却也娴静端庄。

难得一见的美人!

京中何时竟有这般人物,众贵女不禁感叹,仔细一看这人还有些面熟。

“婉儿?”

一聘婷秀雅的青衣女子黛眉轻蹙,上前将郁桑婉细细大量了一番,眼前这亭亭玉立的女子,真是她相交多年的好友?

看着那秀丽的面容,郁桑婉心中一紧,差点落下泪来,声音中含着一丝的颤抖:“汐雅姐姐,多日不见,你竟是连婉儿也认不出了吗?”

与郁桑婉交谈的女子,乃是户部尚书的嫡女蒋汐雅,与郁桑婉偶然在一次宴会上认识的,因境遇相同,性格相合,这才成了手帕交。

今日,她来就是为了能和她见上一面。

前世,蒋汐雅被她狠毒的继母拿捏,嫁给一个大她十多岁的纨绔,常年倍受虐待,身体也就坏了,又因为那家人不给她治病,最终卧床离世。

那时她在孙府消息不通,隔了一个月才得知此事,不然她无论如何也会去送她最后一程的。

蒋汐雅愣了一瞬,温声道:“是啊!多日不见,我一时竟没将你认出来,还真是糊涂了。”

这不怪蒋汐雅认不出,若不是她出声,众人还在猜想郁桑婉是哪家的小姐,毕竟之前的她,总是一副懦弱胆小的样子,与人说话都畏畏缩缩的,难免被人忽略。

不像今日,她眸光清澈,举止优雅,气质竟比在场的贵女们还要轻清雅,没人认出,也不奇怪。

郝馨萝见状,心中颇为不爽,冷哼道:“这不是在禹王府大出风头的郁大小姐吗?怎么来了这?真是稀奇!”

冷嘲热冷的声音刺的人耳朵疼,蒋汐雅刚想出声,便被郁桑婉拉住了手腕。

“郝二小姐,本小姐受邀前来参加踏青,麻烦你说话客气点,否则不认识你的人还以为你只是个欠管教的庶女,你可不要自降身价才是。”

话落,众贵女捻帕掩笑,默默远离了郝馨萝。

这京都谁人不知,礼部侍郎宠妾灭妻,硬生生将郝馨萝的姨娘抬为了平妻,而她也从庶女,摇身一变成了嫡姐,风光无限。

现下她庶女的身份被这样拎了出来,简直就是在打她的脸!

阴暗的伤疤被人揭起,郝馨萝恼羞成怒,喝道:“郁桑婉,你个贱人,在禹王府和孙宽裕不清不白,被人捉奸床,还有脸嘲讽我,你凭什么?”

话落,四周一片寂静,郁桑婉眸光骤冷,狠狠地给了郝馨萝一巴掌:“郝馨萝,本小姐早在禹王府就已证明了清白。你若再敢辱骂我一句,本小姐定不饶你!”

被打的郝馨萝左脸瞬间红肿了起来,郝馨萝捂着脸,失声尖叫:“郁桑婉!你这贱人竟打我,我今日非要弄死你!”

说着郝馨萝扑向郁桑婉,细长的指甲挠向郁桑婉的脸,却比郁桑婉给避开了。

郁桑婉牵制住她的手腕,眸中闪过嗜血的杀意:“郝馨萝,看来你这舌头是不想要了。”

阴森森的话语吓得郝馨萝一哆嗦,可面上她还是一派镇定:“我可是礼部尚书的嫡女,你敢动我试试?”

郁桑婉目光阴狠,冷声道:“我有何不敢的,当初在禹王府我都敢断了孙宽裕的四肢,你又算个什么东西?”

她今日没打算惹事,但既然有人找茬,她也要在众人面前立立威,以后谁若敢再招惹她,可要掂量掂量。

听了这话,众人目露惊骇,想起孙家公子的那模样,浑身一激灵,都和郁桑婉隔开了几米的距离。

被抓着的郝馨萝僵住了身体,心中蓦地一慌,将视线移到了郁灵蕊的身上:“灵儿,你……你快来救我,我……”

听郝馨萝叫自己,郁灵蕊也不好再藏着,毕竟郝馨萝是她的好友,她这般也不过是为了自己出气,再说眼下众贵女都看着她也不能坐视不理。

“姐姐,郝小姐是无心之过,你就将放了她吧!”说着,郁灵蕊又给了旁边丫头一个眼神,后者了然,急忙向远处跑去。

回神后的蒋汐雅,忙道:“桑婉,你要三思啊,你若是动手了,你的名声,你们侯府的名声也就坏了,你就放了她吧!”

郁桑婉顿了顿,又看向了惊恐的郝馨萝,道:“若要我留情好说,给我磕三个头,叫声姑奶奶,这事就算了了。”

若不是顾及父亲,侯府的名声,今日她必毫不留情,给她一个血淋淋的教训。

闻言,蒋汐雅轻叹一声,又看向那双眸通红的郝馨萝,她知郁桑婉的性子,能退一步,实乃不易。

“郝小姐,你便答应了吧,不然……”

显然蒋汐雅也说不下去了,她一个劲的摇头,她也不知为何会闹成这模样,只希望这郝馨萝能识时务,早早将事情了了。

谁曾想这劝慰的话更是激发了郝馨萝的怒火,便是连蒋汐雅,她也记恨上了:“蒋汐雅,你这贱人,别在那装好人。你和郁桑婉都是一丘之貉,我就是死,也不会给郁桑婉这个贱货磕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