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我的爱情没有黑夜颜璟纪泽远大结局在线阅读

《让我的爱情没有黑夜》 小说介绍

主角叫颜璟纪泽远的书名叫《让我的爱情没有黑夜》,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斯岑最新写的一本短篇言情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知名导演滕敬的新电影在远郊的影视基地取景,这部是战争题材的男人戏,主打实力加偶像。三位得过影帝殊荣的中年性格男星加上纪泽远这个风靡一时的偶像明星,照顾到各个观众层的需求,全力冲击年度票房冠军。今天是拍…

《让我的爱情没有黑夜》 偏巧人生何处不相逢(3) 免费试读

知名导演滕敬的新电影在远郊的影视基地取景,这部是战争题材的男人戏,主打实力加偶像。三位得过影帝殊荣的中年性格男星加上纪泽远这个风靡一时的偶像明星,照顾到各个观众层的需求,全力冲击年度票房冠军。

今天是拍两军对垒的战争场面,一大片土坡被造成了“战场”。纪泽远坐在土坡后面的战壕里候场。前面正在拍战地遭受炮击的爆破场面,炸药爆炸扬起黄土灰尘高高扬起,不时落到后面。

纪泽远躲在一个小棚子里,等待的时间最磨人,前面炮火轰隆,他却忍不住打起了哈欠。他在这个封闭片场已经待了快两个月,每天进了片场拍戏,回了宾馆排戏。日日单调规律的生活,类似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远离尘嚣,不知外面今夕是何年。

身边的中年场记递过一支烟,纪泽远见了,笑着接过来,对给他点烟的场记道了一声谢。

“前面还不知道要拍多久,滕导要求高,先解解乏。”场记看纪泽远吞吐熟练,有几分诧异:“看你不像会抽烟的样子。”

纪泽远一听便笑了,“那大哥你还给我递烟?”

场记跟着也笑:“习惯了,一不注意就递给你了。”

“在学校的时候就会抽,不过没瘾。”纪泽远知道场记话里的意思,他们这样的偶像团体一直被打造成少女心中的白马王子,不食人间烟火。就如那些少男心目中的女神会可以去地摊掏便宜好物,和小贩讨价还价,他们也可以抽烟喝酒洋洋精通。

场记见纪泽远没有架子,和他闲聊亲切有礼,丝毫没有传闻中的傲慢大牌,于是愈加轻松的和他聊起来。

“我有个外甥女特别喜欢你,房间里都是你的海报。正上着高中呢,学习也不怎么上心,就收集你的东西最认真。”

纪泽远依旧是笑,眉心微皱,“这样可不好,等长大了后悔就来不及了。我送她张签名CD,您回去告诉她安心考大学。”

“那我先替我姐姐谢谢你,小丫头现在谁的话都不听,她妈都要愁死了,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场记说完,微微叹了一口气。

纪泽远猛吸了一口烟,“不客气,年轻人前途要紧,过两年就会明白过来了。”感觉烟草在体内流转,身体里无数个毛孔熨帖舒畅。他抬头,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烟雾,遮不住朗朗晴空的湛蓝。

“第二场,第二场。”副导的喊声传来。

纪泽远匆匆扔了烟头,和场记道了别就往前面走。站在镜头前,他站在同一片土地上却进入了另一个人的人生。不再是被包装起来的偶像明星,再没有站在舞台蹦蹦跳跳的无奈,再不用对着媒体虚情假意的展露笑容。导演一声“开始”,他立马就是战场上对着敌人大举进攻而必须死守阵地的青年军人。零零落落的伤兵和仅剩下的一棚子武器就是抵挡已经围困这里好几天的敌军精锐部队的全部。眼见身前已是死路一条,但他一步都不能退。

一天的戏下来,脸上黑黑黄黄的妆粘着灰尘,身上也是一身尘土。纪泽远收工回到宾馆,洗了个澡,换了一身干净衣服,小睡了一会儿,直到罗艾迪进门推醒他。

“起来,楼下已经开始了。”

拍戏阶段已经快进入尾声,制片公司老板来探班,晚上摆宴席犒劳全剧组。纪泽远和罗艾迪到二楼宴会厅的时候,大部分人已经到了,吵吵闹闹挤满了整个大厅。

纪泽远作为主要演员被安排坐主桌。一开始他和罗艾迪一起和制片公司王老板寒暄,过了一会儿,他觉得礼数已到,就留罗艾迪一个人在那儿喋喋不休的和王老板谈论公司的发展,他的发展,下一步的合作计划。

纪泽远坐到桌子的另一边,身边是前辈演员陆秋。陆秋演技一流,惯常的角色就是外表沉稳,内心城府深不可测的秘密人物。他凭借一部谍战片拿下国内电影节的影帝,从此身价暴涨。他其实和这类角色有异曲同工之妙,为人不喜张扬,非常低调,唯一的嗜好就是喝两口。宴席还没正式开始,他就已经快解决了半瓶红酒。

经过这几月的相处,他们已经有了一定的熟悉度。陆秋一看纪泽远坐过来,立马给他面前的杯子里倒上了满满一杯红酒。

“泽远,来。”陆秋倒完酒说。

纪泽远拿起酒杯,碰了一下陆秋的酒杯,“陆哥,敬你一杯。”说完,仰头,一杯下肚。

陆秋也干了杯中酒,纪泽远拿起酒瓶立马给他满上。

“嘿嘿,”陆秋笑了一下,“什么敬不敬的,喝酒就是图个高兴,那么多规矩做什么。”

经过这几个月的相处,纪泽远知道陆秋其实是个非常简单的人,并不是像传闻那样冷然。他就喜欢两件事,安心拍戏,痛快喝酒。拍完戏回来,第二天如果没有早戏,他就喜欢带着工作人员在房间里喝点小酒,吃点宵夜。原本他喊纪泽远不过是客气客气,纪泽远是电影圈的新人,他自觉是前辈,应当照顾一下。而纪泽远也不像外表那样精致矜持,来了就和他们喝酒聊天打成一片。

那一天,他俩对饮到深夜。陆秋只觉酒逢知己千杯少,喝的十分痛快。

“泽远,拍戏感觉怎么样?比你以前辛苦多了吧,每天待在这荒郊野外的,又闷又累。”陆秋问。

“好。”纪泽远几乎不加思索的回答,“比原来好多了。”

上了戏做别人,无所顾忌;下了戏做自己,自由自在。城市的五光十色对他来说已经演变成一个牢笼。一颦一笑都有标准姿势,一言一语都有官方说法,衣着发型都有指定品牌。每日伪装,沉闷至极。这荒郊野外的寂静成全了他的清静,好歹能喘口气,呼吸到一口新鲜的空气。

老板要应酬好,工作人员要慰劳好,同组演员要陪伴好。几轮下来,到散席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东倒西歪。纪泽远脸色微红的走出了宴会厅。

回到了楼上的房间,纪泽远坐在沙发上闭上眼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罗艾迪走过来递给他一杯水,他喝了一口,张开眼,皱起了眉头。他望了罗艾迪一眼。

“瓶装水刚喝完了,你凑合一下吧。”

他起身,走到洗手间,把嘴里的水吐了出来。他不喝自来水烧开的水,那有一股怪味,只用那水漱了漱口。

罗艾迪看着他摇头,“今天累了,早点睡,明天休息一天。”

“这么渴,让我怎么睡?”纪泽远说。

“这么晚了,这里我也没地方给你买水去。”罗艾迪知道晚上纪泽远为了应酬喝了不少酒,也不忍心和他争吵。

纪泽远神色淡然,“你别管我了,回去睡觉吧。”

罗艾迪出了门口,纪泽远拿出了手机。

偌大的开放式办公室漆黑一片,只有一个隔间里的台灯的一小点光亮,此刻如夜空中的一颗孤星。颜璟坐在办公室里,一边对着电脑屏幕,一边翻着旁边的文件夹。她现在身兼两个部门的工作,加班已经成了例行。今天为了赶一份记者会发言稿到现在还在字字斟酌。

电话**响起,她按下接听键就放到耳边,眼睛还盯着电脑:“您好。”

“我想喝酸奶。”

听见这没头没脑的一句,颜璟惊了一下,这才看了手机屏幕,号码并未显示人名,但这声音是再熟悉不过。

她重新把电话放回耳边,“什么意思?”

纪泽远靠着窗台,看着外面的澄净的夜空,听着颜璟惯有的冷静语调,回答:“我这里酸奶喝完了,你帮我去买点送过来,还是老牌子,没忘吧。”

颜璟握着电话,并不意外,只在心底冷笑,“不好意思,我已经辞职了,麻烦你找自己的助理去吧。”

纪泽远酒意未散,头隐隐发痛,他开了窗户透气,“助理请假了,现在没人。1000块,带两瓶过来,这外快你赚不赚?”

颜璟沉默,纪泽远知道她在犹豫,于是加重了砝码:“我拍戏,在杨庄。多加你500块打车费,1500块一次,干不干?”

颜璟挂了电话,收拾了自己的东西,匆匆出了办公楼。到一家24小时营业的进口食品专卖超市买了纪泽远要求的酸奶,又去路边拦着出租车,200块到目的地。

车越开,人越少,路越来越暗。颜璟坐在后座有些恍惚,不由想起自己为什么深夜坐在车里去往一个遥远又陌生的地方。纪泽远的电话她现在是可以理直气壮的拒绝,但她又不忍心舍弃这外快,说来说去,她还是太在乎钱。

上学的时候哪里的时薪高就到哪里去打工,有了正式工作还是想着有外快就赚。

颜璟到了杨庄宾馆,进了大门就被前台的人拦了下来。这里已经被剧组包场,要求陌生人不能放行。颜璟知道规矩,对前台的人说:“我是九楼纪先生的朋友。”

前台电话上去,放了颜璟去坐电梯。颜璟到了九楼,在房间门口遇到了罗艾迪。

“颜璟,你怎么来了?”罗艾迪诧异。

“eddie哥,纪泽远让我买了点东西。”颜璟回答。

“唉,他晚上去应酬了,喝了点酒。”

颜璟和罗艾迪一同进了屋,罗艾迪先走向坐在沙发上的纪泽远,“你怎么让颜璟来了?这么远过来,她又是一个人。”

纪泽远不以为然:“她又不是白来。”

颜璟从罗艾迪身后出来,把手里的袋子放在纪泽远面前的茶几上。夜里路况好,也坐了一个多小时才到。她有些累,在沙发的另一端坐了下来。

“东西我送到了,付款吧,我还要赶回去。”颜璟提不起精神,低声说。

罗艾迪一听她这么晚还要回市里,忙说:“颜璟,你晚上别回去了,你一个人夜里不安全。”

颜璟刚想说明天还要上班,就听着罗艾迪说:“明天剧组休息,我早上回公司,你跟我一起回去。”

过去两年,颜璟一直跟着罗艾迪工作,遵从他的决定已经成了习惯,此时也说不出辩驳的话。就如纪泽远打电话过来让她买东西,她也会下意识觉得一定得去,就算她已经离开这个工作半年之久。

纪泽远坐在一旁,打开了一瓶酸奶自顾自的喝起来,并不理会身边的两人。颜璟坐了一会儿,觉得精神好了些,就从包里拿出了IPAD,里面存了她还没检查完的发言稿。

纪泽远安静了一会儿,突然凑过来说:“哎哟,用上这么高级的东西了?”

颜璟眼睛盯着屏幕,淡淡的说:“公司配的,工作用。”

纪泽远嘿嘿一笑,“难怪,想你泼留希金也舍不花这个钱。”

“是啊,我买不起。”颜璟没好气的回应。那时候给纪泽远做助理,他大明星不论吃穿都是能怎么讲究就怎么讲究,她要拿着工资去做学费、生活费,花销自然得精打细算,却被他说成是吝啬鬼。

“在看什么?”纪泽远又靠近了点,伸手来抓颜璟手里的IPAD.

“啧,”颜璟躲开,不悦的瞪他。

此时,他的眼睛因为酒精的关系,像是清澈湖面蒙了一层薄雾,又似清明又似飘渺,就这样幽幽的注视着,她的心底竟然涌起一种把这双眼睛蒙上的冲动。

颜璟被自己的想法吓了一跳,赶紧转回头看着ipad问:“你到底什么时候给我结账?”

纪泽远捡起了地上的一只包,在里面翻出了钱包,扔到颜璟腿上,说:“自己拿。”

颜璟不吭声,从里面抽出了15张百元大钞。说起来,她做了这份工作还是受到罗艾迪很多照顾的。以前薪水涨了好几次,聚华正式员工的补贴她一个**的学生样样都有。纪泽远骄纵成性,身边的工作人员流动的快,她一直坚持,也是想着能给这么照顾自己的eddie哥分忧。

屋子里安静了好久,颜璟检查完了,关了ipad,想去睡觉,于是问:“纪泽远,我睡哪儿?”

没有回应,她转过头,看见纪泽远躺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她靠近了看,他的眼睛闭着,身上混着酒气和奶气。

颜璟叹了口气,起身。她抓起纪泽远的双臂,绕在自己的颈上,想要把他来起来扶到床上去睡。身体是他唯一的本钱,他不珍惜,却不会想到这样会连累多少人。他到底何时才能长点心。

她慢慢地把纪泽远躺着的上半身拉起来,用力地让他离开了沙发一点。她的注意力集中在使劲这件事上,完全没注意纪泽远已经张开了眼睛。他重新坐回了沙发,她被突然的力量拉的一个踉跄,往前跌去。她抬头,正好对上他的眼睛。

静默相对,颜璟的眼里闪过无措,纪泽远的眼神已清明不少。颜璟愣了一下,见他醒了,就想松手,结果被纪泽远一把抓住,动弹不得。

“穿高跟鞋不要搬动重物,会扭到脚。”纪泽远面无表情的说。

颜璟低头看向自己的脚,确实已不是平底球鞋,而是三寸黑色高跟鞋,身上也不是宽松的运动装,而是标准的OL套装。她抬头,对上那双想遮住的眼,姿势又呈趴状在他胸前。

“别闹了。”罗艾迪走过来拍掉了纪泽远的手,放颜璟动作自由。他刚才去给颜璟找睡觉的房间,离开了一下。

颜璟站直了就听罗艾迪说:“他喝醉酒发神经,别理他。不过,你现在换工作了,有些事确实不适合再做了。穿着高跟鞋动作什么的都要小心。”

颜璟拉拉身上因为动作过大皱了的外套,点了点头。纪泽远坐在沙发上看笑话似的对着她浅笑。

“晚上和隔壁间的化妆师住一间,明天早上我来叫你。”罗艾迪送颜璟到了隔壁房间对她说。

隔天早上,罗艾迪来敲门。颜璟几乎是从床上弹起来的,她怕吵到同屋的化妆师,轻而迅速的去开了门。

“eddie哥,我还没洗漱。”昨天睡得太晚,她有点醒不过来。

“没事,我也没有,就是来叫你起床,我怕你上班迟到。”罗艾迪说。

颜璟看了窗外的天还是灰蒙蒙的,时间还早,不过他们要赶回市里是该准备出发了。

“我马上好。”

回城的路上没什么车,用的时间不多,只是怕到了城里要堵,才必须这么早出发。颜璟想到早上罗艾迪那句“怕你上班迟到”,突然觉得不好意思。

“谢谢你送我,eddie哥。害你那么早出来。”

“颜璟,你现在真是把eddie哥当外人了。你走的时候我说你帮了我很多不是跟你客气的。现在这点小事你还要放在心上?”

颜璟笑笑,心底琢磨着受之有愧,当初没被纪泽远折腾走,主要是看中薪水。

“以后泽远在让你干什么,你别理他。”罗艾迪语气是淡淡的,话是认真的。

“我,”颜璟语塞,她也不好说自己贪钱才会被他使唤。

“他也该长大了。以前说不喜欢做偶像,搞团体。现在让他出单打独斗,什么都要靠他自己了。你也是,做了律师,以后前途光明。我知道你也是想帮帮我的忙,不过,我也快解脱了。”罗艾迪顿了一下接下去,“我可能升上去做副总监,不具体带人了。”

“真的吗?”颜璟一阵欣喜,“恭喜你啊,eddie哥。”

“还没定,还没定。”嘴上那么说,罗艾迪脸上还是掩饰不住露出了笑容。

小说《让我的爱情没有黑夜》 偏巧人生何处不相逢(3) 试读结束。